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魏京生:反人类的共产主义怪胎会不会是第二个纳粹?

——马列主义在中国 (3)

由于这个变种继承了马列主义的专政,所以它实行的资本主义就有了比早期资本主义更残酷剥削的特征,吸引了东方和西方的资本家们蜂拥进入中国,分享残酷剥削造成的超额利润。这是西方资本家们控制的政府帮助共产党发展经济的动力。共产党的经济实力很快就追上了西方民主国家,马列主义的专政已经蜕变成为全世界资产阶级的联盟。

思主义发展起来之后,很多人发现了他们的目标共产主义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目标。马克思自己也承认,要实现共产主义,只有等到“社会产品充分涌流”,人们不再为挣取财产而贪婪的时候才有可能。

这个辩解实在过于苍白。社会财产涌流得再多,也不会停止人们的贪婪。因为人的欲望会随着财产的增加而扩大,扩大的速度永远超过获得财产的速度。看看那些亿万富翁们仍然在夜以继日地赚钱,就知道这种从动物时代继承而来的,原始的,本能的储存欲望有多强。

因此,迅速扩大的马克思主义运动,产生了修正主义的分歧。以德国和欧洲为主的社会主义,改变了马克思主义的专政理论。其主张在即存的民主制度里,以维护社会平均的口号吸引群众,制约政府。他们成功地在西方民主制度里发展壮大,成为西方社会稳定发展的压舱石。

这是因为市场经济有它自己的规律,人类社会可以利用它,但也必须制约它,就像必须用缰绳制约牛马一样。早期的资本主义理论崇尚自由市场,认为有那个看不见的手就可以公平自由的发展经济了,不需要政府来干预。

但是市场经济也包括穷人更穷,富人更富的规律。很快就出现了严重的社会不公,贫富差距。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是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根本问题之一。和完全自由市场经济的资本主义对抗的社会主义理论,恰好成为制约市场之恶的重要工具。

市场能够符合经济发展的规律,它给人类社会带来经济效率的大幅度提高。而社会主义限制了富人更富的规律,使得市场更好地服务于人类,而不会变成魔鬼。两者相辅相成,制造了人类社会近百年的快速而稳定的发展。修正主义走出了一条正确的道路,成为西方社会民主政治必不可少的主流之一。

向另一个方向发展的修正主义,以马克思、恩格斯为代表,坚持使用无产阶级专政替代既有的民主体制,试图创建一种专政的民主制度。列宁和斯大林对它进行了修正:保留了专政和平均分配的经济体制,把民主修正成为一小部分人的民主以便适合专政。这就是俄语所说的苏维埃制度,一种只有投票没有自由的假民主。

人类社会的进步始终遵循着一个规律:就是在保持社会稳定的前提下,给予个人越来越大的自由和人权保障。自由和人权是个人能够充分发展的条件,只有个人发展了,社会才能够发展。马克思和列宁的专政,恰恰违反了这个规律,它的专政是以剥夺个人自由和权力为基础,所以封建农奴制是它首选的模式。

中国曾经被苏维埃国家判定没有实行共产主义制度的条件。因为它有深厚的市场经济历史和文化,人民不太容易接受农奴制的模式。中国有太长久的自由和权利保障体系,倒退回不自由的专政可能会遭受剧烈的反抗。现代化的专政工具是否有效,苏维埃的理论家们没有把握。

历史的偶然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在苏维埃半信半疑的支持下,在美国人骄傲的胡作非为下,共产党的统治在中国成功了。和苏维埃的理论家们估计得一样:平均主义的经济受到早已习惯市场的人民的反抗和怠工,造成了发展迟滞;专政的蛮横造成了剧烈的反抗。人们为争取自由不惜大量流血牺牲,以手无寸铁对抗坦克机枪。这就是令全世界震惊的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

其实在这之前,社会各阶层不同形式的反抗此起彼伏,甚至在统治阶级内部产生了所谓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坚信马列主义的毛泽东,使用他恶魔一样的天才击退了现实主义的同伴,但他的假社会主义的实验很快就以失败告终,并且在中国人的语言中给社会主义制造了臭不可闻的坏名声。

中国共产党经过将近十年的酝酿,第一次共产主义实验就遭到了惨败。由此造成的大饥荒,两年就饿死了四千多万人,超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八年中国死亡的人数。因此在我家乡农民的口中,共产主义是一个绝对贬义的,臭不可闻的名词。这对少年时代的我造成了极大的震撼,坚定了我反对共产主义的信念。

毛泽东之后的邓小平,创造了一个新的模式。他对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的马列主义做了新的修正:改变平均主义的经济模式,保留一党专政的政治体制。所以它仍然是修正后的马列主义,一个新的变种而已。

由于这个变种继承了马列主义的专政,所以它实行的资本主义就有了比早期资本主义更残酷剥削的特征,吸引了东方和西方的资本家们蜂拥进入中国,分享残酷剥削造成的超额利润。这是西方资本家们控制的政府帮助共产党发展经济的动力。

共产党的经济实力很快就追上了西方民主国家,马列主义的专政已经蜕变成为全世界资产阶级的联盟。但是它扩张专政模式的自信和野心,也随着实力的增强而增长,并没有消失在腐败的享受之中。这是生活在民主自由社会环境中的西方人难以理解的现实。

共产主义没有了,可是马列主义的核心理论专政体制,仍然在发展壮大。社会主义没有了,可是成功的资本主义仍然在发展壮大。这个违反人类进步规律的怪胎会不会是第二个纳粹呢?下一次节目我们再做进一步的分析。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