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装甲兵司令员许光达之死 比刘少奇彭德怀惨

打手们故意将面条倒在楼梯上,逼迫许趴下去舔了吃,并放肆呵斥说:“你中央委员有什么了不起?你大将有什么了不起?我们想什么时候斗你就什么时候斗你!”装甲兵保卫部的某位副部长,在审讯时捏紧拳头带头朝许光达当胸一拳,打手们纷纷赤膊上阵,几次打得许光达心脏病发作昏死了过去。在场的医生将他弄醒,打手们接着再打,直打得他内伤累累,却不见出血。

许光达(右一)

刘少奇死得惨,彭德怀死得更惨,但在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文臣武将中,最惨的还得数装甲兵司令员许光达大将。

1967年3月6日,装甲兵成立“斗许光达、张文舟(装甲兵副司令员兼装甲兵学院院长)专案组”。组长是装甲兵政委黄志勇中将,以善搞逼供信闻名,被徐向前元帅誉为“整人专家”。

从1967年12月起,专案组提出“血洗许光达”的口号,不断罚站、弯腰,三天三夜不让休息的车轮战,并将许光达伙食标准下降为犯人标准,即每月8元。

打手们故意将面条倒在楼梯上,逼迫许趴下去舔了吃,并放肆呵斥说:“你中央委员有什么了不起?你大将有什么了不起?我们想什么时候斗你就什么时候斗你!”装甲兵保卫部的某位副部长,在审讯时捏紧拳头带头朝许光达当胸一拳,打手们纷纷赤膊上阵,几次打得许光达心脏病发作昏死了过去。在场的医生将他弄醒,打手们接着再打,直打得他内伤累累,却不见出血。

打手们打得他站不住了,就把他按在藤椅上打。有一次,一个狗熊般粗壮的汉子飞起一脚,将许光达连人带椅踢翻,然后又把他揪将起来扔回椅子里,鲜血浸透了他的白衬衣和被强行扒掉领章的军装。

都曼林、党志壁都是身高一米八以上的大块头,一左一右地反持住许光达的胳膊,将他的腰摁弯了九十度,硬要他承认是“贺龙兵变总参谋长”,许坚决不承认,姓党的一拳又一拳地猛打许的腹部,边打边狂叫:“我干脆让你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算了!”姓党的打累了,姓都的上,同样边打边叫骂:“你过去说我是小贝利亚,老子今天就打你这个老家伙!’”直打得许口中的鲜血顺着嘴角往外流。

许的身体终于被打垮了!1968年11月到1959年1月入院治疗六十天,仍受审七十九次,被逼写所谓的交代材料二十五份;又一次住院八十一天,受审二十九次,逼写材料二十九份。

1969年5月23日,许光达已报病危,专案组仍加紧审讯。5月31日,即许光达悲辞人世的前三天,人已卧床不起,专案组还将他拖下地向毛主席的像请罪!

1969年6月3日晚十时二十分,许光达在既无医护人员看护、又未获准亲属陪护的情况下,惨死于病房厕所的马桶上!

许光达含冤去世后,专案组企图将其骨灰一扬了事。毛泽东得知后作出批示:“许光达同志的骨灰盒应该放它应该放的地方。”这样,许光达的骨灰盒得以放进八宝山革命公墓第一室。

许死后六天,即1969年6月9日,贺龙元帅于上午八时送到301医院,于下午二时也离开了人世。

批斗彭德怀时,殴打、侮辱彭元帅的两个中将李钟奇、王紫峰都曾是彭德怀严厉批评过的下级军官。

许光达专案组的这两个打手都曼林、党志壁也都是曾经受到过许光达尖锐批评的下级。

如果不是文革,李、王、都、党之流也许一辈子也找不到机会向他们的顶头上司发难报仇。文革给了他们机会,使得他们成为组织上依靠重用的人,才能够以革命的名义,泄私愤报私仇。

这是在部队上,如果在地方上,这些人将不仅仅是文革积极分子,而且将成为造反派。所以造反派的成份是复杂的,对于青年学生出身的造反派,大多数是动机纯洁的;对于社会上诸如此类的人,则是沉渣泛起。

令人不解的是毛的态度,许光达死前挨整这么长的时间,他不肯说一句公道话,及至人都死了,却放了那么一个“软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