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石涛:香港非建制派议员再失资格 共产党本不该存在

刘晓波已经病逝一天多了,这件事情造成了轩然大波,这件事情和中共本身的邪恶完全匹配到了一起。刘晓波是近百年里,第一个死在服刑期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二战时,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德国人还是死在了被释放的状态下。中共的邪恶和纳粹对等。

对于刘晓波的事件,中共政权做出答覆。在全球以人性的角度去探讨的时候,中共的表现就是对人性的侮辱。即使是反共的人,当以灭绝人性的角度去思考的时候,不是这个人有问题,而是这个制度就灌输了这些东西。在几乎人人都从人性角度上看待这件事情的时候,中共仍然是表现出没有人性。所以,那个制度是扼杀人的,邪恶的是这个制度。在这个制度中利益者,无论是拥护中共的,还是一部分反对中共的,同样给中共注有活力。符合我们的,我就接受你,不符合我们的,我就打死你。

〝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指,中国已向美国、德国、法国和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提出抗议。中共外交部周五(7月14日)曾凌晨回应刘晓波逝世的消息,指处理刘晓波案是中国内政,外国无权说三道四。〞

如果一个家庭,父亲强奸女儿,邻居该不该干涉?道理是完全一样的,中国法律是内部政策,所以你可以以中国法律的名义把中国人都杀了,因为他们应该遭受着一份管制。被共产党的理论洗脑之后,一些人也用共产党的侮辱的方式打击共产党,那与共产党有何不同?不能站在生命的角度理解现实中的现象,那就是站在利益的角度,伤害的同样是自己。

〝外交部发言人指,刘晓波是触犯中国法律而被判刑的罪犯,而中国〝从人道主义出发〞,向刘晓波提供肝癌治疗。〞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刘晓波应该感谢党。所以这个社会的制度是真正杀人的制度,如果不杀你,那就很对得起你了。你应该感恩戴德。这份罪恶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个社会让人承认自己是高级动物,是龌龊肮脏的,用邪恶的做法去反对邪恶,埋葬邪恶,反倒成了邪恶的助纣为虐者。共产党让很多人失去了基本的道义和准则。共产党已经那么邪恶了,你还能用邪恶的方式推翻它,你不是比它还邪恶?

关押刘晓波的锦州监狱,一位监管人员上吊自杀,〝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13日不幸逝世引发诺贝尔和平奖评审委员会批评中国对刘晓波病情恶化得不到应有治疗负有重大责任的批评之际,中国传出曾负责刘晓波医疗事务的锦州监狱副监狱长王洪博离奇上吊自杀消息。不过该名副监狱长传前年11月就上吊身亡。最新消息传出,曾负责刘晓波医疗事务的锦州监狱副监狱长王洪博上吊自杀。

设址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资讯中心今(14)日指出,刘晓波在前年下半年发现肝硬化,但监狱方面为了不让他保外就医而篡改报告。

该资讯中心表示,他们刚开始时接触一名锦州监狱管理人员亲属,透过对方了解刘晓波健康状况,但后来这名家属突然失联,负责刘晓波医疗的王洪博也在前年11月在家自缢身亡。〞

查出刘晓波肝脏有问题是2015年11月,消息传出的时间又符合了某种环境,这一切需要时间给予答案。

刘晓波病逝一天多的时间里,香港还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情,很具有现实意义。

BBC报导《香港立法会宣誓风波:高院裁定非建制四议员丧失议席》中说:〝2016年立法会开议之际,一些民主派与〝港独〞派议员的宣誓被认为不庄重,时任行政长官梁振英联同律政司司长先后提起两起诉讼,要求撤销合共六名议员资格,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也针对香港《基本法》的公职人员宣誓条文颁布〝释法〞决定。

香港高等法院原讼庭法官星期五(7月14日)颁布判决书,裁定四人宣誓时不庄重,因此失去议席,有效期追溯至去年10月12日宣誓当天生效。〞

BBC报导(网站截图)

我相信还有上诉的可能,〝法院宣判时,四人正在立法会参加委员会会议,有关会议被马上暂停,会议主席其后宣布四人已丧失参加会议的资格。

这是继此前被裁决宣誓无效的两名年轻当选议员游蕙祯和梁颂恒之后,另外四名被禠夺资格的立法会议员——六名议员全为非亲北京派议员。〞

这件事情带来的影响就是泛民主派议员失去了在立法会的多数,后面会不会补选还是会怎么样,只能看进一步发展。但这种压缩空间把香港变成深圳的做法,是显而易见的。在我看来,共产党在崩溃前,把人性的一面压制到极致。有朋友问我,共产党什么时候崩溃,我说当你翻不出墙来的时候就崩溃了。当逼得大家没有任何回旋余地的时候,共产党基本就完蛋了。

〝周五被撤销资格的四人在宣誓当时被监誓人裁定有效,但之后政府向法院提请司法覆核,法院最终作出撤销资格的裁决。

四名议员被指宣誓时不庄重:姚松炎在第一次试图宣誓时在誓词中间加入了额外字句,刘小丽以每字间隔长达六秒的超慢速读完誓词,梁国雄携带像征2014年民主抗议运动的黄色雨伞宣誓,罗冠聪则将誓词中〝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字提高声调。

法官在判词中指,四人的宣誓方式清楚显示,他们没有打算作出真诚的宣誓,无意履行宣誓的责任,有违宣誓的原则。〞

这个用词,〝真诚的宣誓〞挺有意思,这是主观的评判标准,不是客观可以衡量的东西。作为法院和香港,司法是独立的,但这个司法独立却遭到人大释法、张德江出现的做法的影响。习近平在访问香港的时候拒绝跟梁振英握手,梁振英接机被踹下来。在香港包括司法独立,包括一国两制,都处在了大变革的年代,极其冲撞的年代。有人说,司法独立已经确立了香港本身还是拥有自己的自由度的,但人大释法本身就是对司法独立的直接伤害,以及权力的干涉。法官本身也是人,同样在利益中,同样在那样的环境中。很难确保法官不违法。

〝无意履行宣誓的责任〞这个东西就很难说了,法律的本身如何去解读,人中有着相生相克的道理,当这些年轻人宣誓的时候,法官以这种方式解读,那就是自己的道理了。我认为这是中共对香港政权直接的伤害。

这一切事件表明,政治改革已经死亡,共产党不该存在,现在问题是转型的过程中用什么样的方式,我个人认为中华民国是不可或缺的。

《纽约时报》登了一篇非常长文章,谈到世界末日,一些组织从民间筹集了资金,把地球上能到找到的物种基因,包括人、植物、动物,留下基因。大洪水的诺亚方舟是把动物的物种留下来。现在是把基因留下来,以后可以用这些基因繁衍物种。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是他们认为地球上的生命要遭受到末日式的灾难。西方和东方的宗教和民间的传说都提到了这样的灾难,所以人们想留下物种。人们都意识到这一点,但现实的利益就在那里,就没有想到现实的利益就促成人类灾难的根本。

《封神演义》中跟大家讲过,西伯邑周文王本来可以逃出纣王的控制,结果有人设计,让他给纣王算命,让他说出纣王不得好死,纣王是商纣的最后一个王。纣王要杀他,有人给他求情,说他只是使用了伏羲的演演算法,不是真是有什么本事。商纣的命运那时就定下了,否则他算不出来。然后,纣王让他算一件事情,他算出太庙会起火,太庙供奉的是商纣历代祖先,为了避免明火,纣王都没给祖宗上香,结果第二天真的应验了,太庙起火。所以,周文王没有被杀。换个角度来解释,伏羲的八卦那时候就算出那时候将要出的事情,已经算出商纣有多长时间。所以,一切都在造化中。在造化中,就是要精华人的灵魂。人生命的永恒在这种过程中,到底是善和恶。在人的低层的角度讲,叫得到和失去。但再高层次中,其实就是一个过程,开车出门,下车回家,就像人出生到死亡。人越是看重现实,现实就越给人带来灾难。

——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NTD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