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外交部惹大祸 中共以后不能制订国际规则

提出来改变规则的那一方,他首先要让人家相信改变以后的规则他会遵守的,那么他就要有遵守规则的历史,让人家相信改变规则以后你会遵守。如果原有的规则都不遵守不尊重,谁会同意让你来制订规则呢?谁会来遵守你主导制订的规则呢?订了规则首先自己就要准备遵守,而不是说力气大了你就能任性。

此前,中共外交部表示“中英联合声明”作为一个历史文件,不再具有现实意义。不久后,中共外交部又表示“开罗宣言”是重要国际法文件,具有深远历史意义和重要现实意义。中共两种不同态度,遭到网友批评,有网友表示“无耻无极限”,还有的称“真流氓。如何在国际社会受尊重?”那么,“中英联合声明“和”开罗宣言“有何不同,中共给出的理由是否存在,专家还分析指出,不遵守规则的人是不能制订规则的。

中共两张完全不同的脸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陆慷6月30日表示,“中英联合声明”是一份“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也不具备任何约束力”的历史文件,英方对香港特区无监督权。言论引起英国反驳,亦引来国际专家质疑中国对国际协议的尊重。

7月13日,台湾将在高中社会科的课纲中取消“开罗宣言”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开罗宣言”是重要国际法文件,具有深远历史意义和重要现实意义。

当被记者问及“你提到“开罗宣言”有重要的历史和现实意义,但外交部另一位发言人之前说过“中英联合声明”是历史文件,不具有现实意义。这两份文件有什么不同?为什么会有两个不同的解释?”

耿爽回答说,“中英联合声明”和“开罗宣言”是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文件。

但耿爽并未进一步说明,这两个文件的性质是如何不同。

资料显示,“中英联合声明”是中共政府与英国政府就香港问题共同发表的一份声明,于1984年12月19日由中共国务院总理赵紫阳与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在中国北京签订,当时在场的还有中共军委主席邓小平,中共国家主席李先念,英国外交大臣杰弗里。豪等。两国政府在1985年5月27日互相交换批准书,并向联合国秘书处登记,“中英联合声明“正式生效。

专家分析:陆慷的两个意思

7月14日,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在希望之声的评论中表示,英国外交大臣在29日说:法治,独立司法体系和自由媒体是香港取得成功的关键,香港未来的成功也将取决于“中英联合声明”赋予香港的权利和自由。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也谈到了对香港公民自由和新闻自由的关切。“环球时报”就在30日的外交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提了这个问题,发言人就是这样回答的。

横河表示,陆慷的话可能就有两个意思,一个意思是,历史文件是没有约束力的,就是说现在中共不管怎么样去影响,或者破坏香港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司法独立,都不受这个文件的约束;另外一个就是,这个文件已经是历史了,一旦香港已经移交给中国以后,英国和美国都不能对香港的问题进行发言就是这两个意思。

实质上,他就是否定了“一国两制”。但是他这个说法是经不起推敲的。香港是1997年移交,它移交的依据就是“中英联合声明”,因为在“联合声明”当中提出来,英方要把它移交给中国,然后中国要把主权接过来,也就是说现在香港的地位,就是说作为中国的一部分,包括“香港基本法”,都是基于那个历史文件,也就是说现在的现状依靠的就是那个历史文件,所以和现实你就不能把它分隔开来。

第二,联合声明宣布“一国两制”50年不变,现在才20年,也就是说“联合声明”管的不仅仅是1997年的移交,也管到今天法律上延伸至少50年既然。这个“联合声明“里面讲了50年不变,也就是说”联合声明“管50年,并不是说是一个事件的一次性的历史性文件,说这个过了1997年就不生效了,它实际上是有效文件,它有50年的管辖权。这是双方承诺的,不仅是英国方面提出来,也是中国方面提出来的,是跟现实有直接关系的有效文件。

不遵守规则的人是不能制订规则

横河表示,陆慷说中方强烈敦促美方恪守在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中作出的严肃承诺。比较一下,“中美联合公报”和“中英联合声明”,它都是双边条约,不是属于国际上很多国家签署条约,是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中美联合公报实际上是中国大陆和美国之间的关系,“中英联合声明”是中国和英国之间的关系,而且它都是历史文件,都是严肃承诺的。

在“中英联合声明”当中,中方是严肃承诺“一国两制”50年不变;英国其实是没有严肃承诺的,英国就是主权移交就可以了而中美联合公报,美国从来就没有承诺过不出售武器给台湾,所以中共确实是违背了自己的承诺,而美国出售武器给台湾并没有违背承诺。

其实中共明白这一点,所以它说违反的是中美公报的“原则”,不是违反了中美公报,因为公报上条款很清楚,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他没有说过不向台湾出售武器。而原则的话就可以选择了,我认为这条原则,联合公报的原则是不能出售武器,其实条文里面没这样规定。

横河认为国际条约就是国际条约,不能用机会主义的思维,就什么对我有利,今天有利我就这么解释,明天没有利了我又那么解释,你不能老变,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来说的话,基本上有保持你的前后一贯性,和自己的承诺自己要承担责任的这种心态,这才能够成为国际大国。

横河表示,“中英联合声明”是中国自己订的,当时就没有人强迫你签字,连那个你都不打算遵守,你怎么可能去制订新规则?仔细想想就可以想定了,就是不遵守规则的人是不能制订规则的,不管这个规则对你有利还没利。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中国强大了,那么原来的国际规则可能确实有不合理的地方,确实可能有,当然它就有修改和改变的余地。但是提出来改变规则的那一方,他首先要让人家相信改变以后的规则他会遵守的,那么他就要有遵守规则的历史,让人家相信改变规则以后你会遵守。如果原有的规则都不遵守不尊重,谁会同意让你来制订规则呢?谁会来遵守你主导制订的规则呢?订了规则首先自己就要准备遵守,而不是说力气大了你就能任性。

特别像《中英联合声明》,《中英联合声明》是中国自己订的,当时就没有人强迫你签字,连那个你都不打算遵守,你怎么可能去制订新规则?仔细想想就可以想定了,就是不遵守规则的人是不能制订规则的,不管这个规则对你有利还没利。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李宇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