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中国文化 > 正文

错判冤案拿命来抵 哪里逃?

苍天有眼,人要为自己的所做所为负责。(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俗话说:“身在公门好修行”,公部门是一个面对群众事务的位子,身处其中可以洞悉民瘼,因此也是利益众生、行善积德的好机会。

“公门”之人只要心存百姓,设身处地为人民设想,尽心尽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很容易累积功德;相反的,如果利用职权谋一己之利,巧夺豪取,作威作福,辜负了所在的职位,那么罪过也是特别的大。

过去中国是君主社会,县令被称为“父母官”,管理地方百姓很有威严。主管衙门的官员,审理大小案件,手操生杀大权,亦相当有权威。

身为地方父母官或是判官之类的司法人员,更应该探求民隐,仔细衡量是非对错,勿枉勿纵,公正廉明,否则,一个疏忽可能造成无辜民众受罚,甚至含冤丧命,家破人亡。

我们看古书中、小说里不乏冤假错案的例子,错判了怎么办?您看“窦娥冤”中窦娥临刑前指天发誓,死后将“血溅白练而不沾地、六月飞雪三尺掩其尸、楚州三年大旱”全部应验,草菅人命的贪官污吏也都受到惩罚。可见人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含冤莫白,老天爷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以下这个故事中发生的案子虽然判错了,但及时发现错误,有弥补的机会,无奈“一错再错”,最终无法挽回,可叹!

黄某不愿同往袁州另有隐情

话说宋代元符年间,袁州司理向子长有一天到南安府办理公事以后,和新昌县令黄某、别州的判官郑某一起返回。

当时,郑某恰好有事情要去袁州处理,想说三人可以结伴同行,就和向子长共同邀约县令黄某一同前往袁州。黄某不愿意去,但并未说明原因,经两人力邀之后才勉强同意,但是心里不情愿,脸色也不好看。

经过一段路程才到袁州,但是黄某三心二意,又改变主意说想在城外居住,向子长硬是将他拉入官署内。不料,进到官署大厅没多久,黄某忽然间腹部剧痛,额头冒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抱着肚子不断呻吟,整晚哀嚎,通宵不停。

向子长认为事出必有因,就对郑某说:“你本来根本不愿意来的,只因为我二人竭力邀约才答应前来,你似乎有什么隐情,不妨告诉我们吧!”黄某说想要面见母亲和妻子,向子长立即修书一封,派人火速送往其家。

搜捕盗贼一无所获如何交差

黄某遂忍着痛苦说道:多年以前,我曾经在此当司理,那时候宜春县都尉派了三位弓箭手去村庄买鸡和猪,结果他们一去却音讯全无,过了四十天还没回来,生死未卜。

三位弓箭手的妻子心急如焚,告到郡守那儿去,郡守和都尉有旧交,都尉就欺骗他说:“地方上出现了一批盗贼,不时出来作乱,危害百姓,所以我派遣这三人前去侦察,如今未归,恐怕是凶多吉少,可能已经死于盗贼手中了。我立即派兵前去查看,希望能抓捕这些盗贼。”

郡守听闻都尉的说法,自然就相信他,让他赶紧率兵前去搜捕盗贼,以维护治安。士兵们在山上仔细搜索,留守了两个月,却一无所获,无法交差。

都尉心里也急了,这案子再拖下去如何了结?这不是显示我办事不力、领导无方吗?

设计陷害憨厚村民即将问斩

这时,刚好遇到四个模样憨厚的村民在野外耕作,都尉心生一计,想设下圈套让他们当替死鬼,就叫属下拿来两万钱,召集他们说:“有三个弓箭手被盗贼杀死了,都尉奉命来追捕,可是搜查了很久都没有抓到犯人。你们四个人就假装是盗贼去应付一下,等到结案以后,不会真的处斩,只不过打个十大板就会释放你们了。这儿有两万钱你们拿去,一个人分得五千钱去养活一家老小,改善贫穷的生活,这不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吗?你们放心,绝不会有问题的,等到了有关部门,如果询问你们是否杀人?就回答杀了。你们安心吃饱了牢饭,过不多久就会放你们回家了。”

四个人一听有这笔钱可以让家人过上一段时间的好日子,就欣然同意了,于是差役将他们捆来县衙。当时由于县令刚好空缺,交由司户官来主持政务,经过审核之后,四人认罪无误,就送府查办了。

当时这工作正是由我主管,我根据案情审理,做出判决,要将四人斩首,就择日要到街市行刑。不过,我观察这四个人,都是老实本分的老百姓,根本不像凶恶的盗贼,心生纳闷,就支开差役询问他们,他们却都坦承无讳,说并不冤枉。

我只得对他们说:“如果你们真的杀了人,犯下这种滔天大罪,明天就要处斩了!”他们吓得面色惨白,大声哭着说,怎么会这样?我们以为只要受点皮肉之苦就可以回家,拿到钱改善家计,不知道真的要死啊!我们被骗了,于是将实情全部都供出。

势单力孤无力回天勉强画押

我听了大吃一惊,马上将他们的捆绑全部解开。都尉发觉了,就暗中向郡守密报,说我接受犯人的贿赂,以致将此案件翻供。

第二天我到官府汇报时,郡守很生气的责骂我:“这个案子是你自己已经审完定案了,怎么能够收受贿赂来妄加改变审理结果呢?你这不是自打嘴巴吗?这案子要拖到哪时候?”

我据理力争:“之前审理时未能查出实情,现在既然知道他们是冤屈的,人命关天,我哪敢不替他们辩白?哪有什么收受贿赂的事?有何证据?”郡守虽然很生气,但也不得不再将案子移到记录部门,又移转到县上再审,按照法律,应当再向司法部门进行申诉。

后来,郡守对我说:“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地区的冤假错案就非常多了。”于是仍然逼迫我,要维持原判。我再三力争,但经过十多天还是得不到昭雪。

将要行刑时,郡守说:“倘若黄司理今天不愿签名认可,有朝一日必定不会放过我,肯定会把我告上朝廷。”

所以他派遣同僚来游说我:“这几个犯人非死不可,你这么固执和郡守作对有什么用处呢?你一个人对抗的了他们吗?为了这几个和你毫无关系的人和上面闹翻,值得吗?我劝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今天就在案卷后面签个名吧!大家都知道这事情是郡守决定的,你也帮他们争取这么久了,你又有何罪过呢?”

我自知力量单薄,无力回天,再坚持下去恐怕也得不到翻案的机会,就放弃了,勉强画了押,也导致四个人无辜死去。

两天以后,两个县吏和院中的两个官员莫名死去,隔了没几天,代理县令也死了,都尉已经调职,却被雷打死,郡守中风不起,前后也才相距一个多月的时间。相关人员接连出事,我心里有数,这是“报应”啊!

上天惩凶罪无可恕缓死三年

有一天晚上,我在恍惚之中,看见那四个冤死的人来对我作揖,说:“我们四人被欺骗,冤枉而死,到了阴间向天帝申诉,已经获准了,天帝打算要逮捕你,我们知道你曾经为我们奔波力争,就恳求说:‘我们的冤情是黄司理力争才被提出来的,现在相关的七个人都受死了,足以抵偿我们的命,请放过黄司理,我们愿意原谅他,不要再追究下去了。’

可是天帝不同意:‘你们错了,如果他不画押,你们四人根本就不会死,原来上报定罪的案卷就是以他为首,怎么可以饶恕他?!’我们不忍心害你,哭拜于天庭四十九天,上帝最后才答应让你缓死三年,三年之后,当大限到来,我们就要到这里找你了。”

他们四人又拜过我而去,刚才我一进门,见到他们四人已在此处等候。我之所以不想来这儿,就是这个原因,我自知躲不过制裁,现在已无话可说了。

向子长和郑某听后甚为讶异,就向苍天礼拜祈祷:“黄君即将死去,看来情势是不能改变了,但是祈求上天能让他减轻痛苦,和母亲、妻子诀别以后再带他走。”果然,黄某感到病痛减轻,不那么难受了。几天以后,他听说母亲和妻子赶来了,就出到院门外迎接,掀开母亲的轿帘一拜,感谢母亲养育之恩,然后就死去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文化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