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党史军史上 忌讳四野前身的内幕

——中共是摘桃老手

所以在中共党史军史上,关于东北的内战,对共军四野的前身“东北民主自治军”从来都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因为其中有李运昌曾克林的功劳,如果李曾没招降纳叛,收编十几万满洲国伪军和各部抗联土匪,并武装到牙齿,哪来的“东北民主联军”和四野?林彪摘了这两人的桃子不说好吃,反而得了便宜卖乖。

最早听说摘桃这个词,是初中的历史课,说是“抗战胜利了,躲在峨眉山上的蒋介石开始下山摘桃了,于是中国人民在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保卫胜利果实,开展了解放战争”。何谓下山摘桃?就是不劳而获,坐享其成的意思,类似于黑社会的强收保护费,这的确是个很形象的比喻,问题是,到底谁摘了谁的桃?

中共教科书口口声声说是蒋介石摘了“中国人民抗战胜利果实”的桃子,其实正相反,毛泽东这人,历来是惯于倒打一钯贼喊捉贼的,中国抗战究竟是谁打的?这个真相,得助于互联网,今天已经大白,毋庸置言。

下山摘桃早就是共产党的老传统了,例如苏俄十月革命就是摘桃子,列宁抢夺了俄国资产阶级的革命果实,口号是“一切政权归苏维埃!”接着中共也效仿苏共摘中国资产阶级革命的桃子,因“四一二”受拙没摘成。再接着,就是摘国民党抗日的桃子,也和俄国内战一样打了三年,终于摘到了手。

中共是摘桃子的老玩家,它自己内部也互相摘桃子,瞿秋白摘陈独秀的桃子,李立山摘瞿秋白的桃子,张闻天李立山的桃子,王明的共产国际摘延安的桃子,刘少奇摘高岗的桃子....。毛泽东则是摘桃高手,依次摘了张闻天、周恩来,张国焘、刘志丹、王明、刘少奇的桃子。

再讲个共军内部的摘桃功夫,1945年八一五光复,共军迫不急待抢占东北去“接收”,接收初期闹了一场沸沸扬扬的“新兵新枪,老兵老枪”内斗,上演了一场全本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摘桃大戏,总导演是林彪。共军摘桃急先锋冀热辽军区司令员李运昌、第16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等,不但劳而无功,还被扣上本位主义、山头主义大帽子,被林彪摘了桃,以至中共党史对这个创建了冀东根据地的开国大功臣一直低调处理,在文革中受害更甚。咋回事呢?

当时苏军把沈阳苏家屯的一个大型军火库悄悄地移交给共军,这军火库的武器可装备60万军队,不过此前,斯大林已经与蒋介石签定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答应了把东北交给国民党,所以斯大林玩了两面派,默许曾克林从军火库里搬运了三天三夜,二万多支步枪、1000多挺机枪和100多门火炮,并获许看管军火库,一下子得到这么多好枪好炮,曾克林急忙去延安邀功。接着,中共东北局也到了沈阳,苏军又信誓旦旦的告诉彭真,哈尔滨那边还有一个可装备十万人的军火库也会交给中共,东北局也立即把这特大喜讯电告延安。

但苏军把军火移交给八路军的消息传到重庆,老蒋十分震怒:这叫啥事?美国也向苏俄提出交涉:你这不是成心支持中共打内战吗?斯大林迫于国际压力,又急忙收回了苏家屯军火库。

那时候,资讯不灵光,全靠无线电台发密电码联络,延安依据曾克林和彭真的汇报,已经致电挺进东北的共军各部,将手里的破烂枪炮留给地方,到东北之后再配备新枪新炮,各部共军当然兴高采烈。没料到苏军变卦,结果千里迢迢赶到东北后却两手空空,这些部队都是经过长征的共军主力,一看先到东北的“县大队区小队武工队”出身的都扛上了三八大盖歪把子,就急眼了,认为李运昌是吃了独食,先自武装了自己扩充的新兵。“新兵新枪,老兵没枪”的说法一时噪起,老红军们对彭真和李运昌骂起了娘。

其实没过个把月,李运昌就把他的十几万冀热辽合编部队全部移交给了东北局和林彪,所以也就根本不存在所谓“新兵新枪,老兵没枪”的问题。对李运昌极为不满的主要是黄克诚和梁兴初,二人联合向林彪狠狠的奏了李一本。于是林彪派人去清查李部的北票军火库,结果库里只有1500支部队换下来的旧枪。事实虽已查清,林彪还是别有用心的把本位主义、山头主义、分散主义的大帽子实实地扣在李运昌头上。文革中黄永胜则亲自出马,给李运昌贴大字报列出三大罪状:一、到东北接管是抢占地盘;二、在东北扩军是招降纳叛;三、把武器都发给自己的部队是军阀。

所以在中共党史军史上,关于东北的内战,对共军四野的前身“东北民主自治军”从来都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因为其中有李运昌曾克林的功劳,如果李曾没招降纳叛,收编十几万满洲国伪军和各部抗联土匪,并武装到牙齿,哪来的“东北民主联军”和四野?林彪摘了这两人的桃子不说好吃,反而得了便宜卖乖。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原创首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