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朱韵和——当年穿军装的89一代

1989年中国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参加者既有学生市民,也有中国军人。本台记者最近在美国旧金山采访到的朱韵和,就曾经是他们中的一员。

1989年时的朱韵和(朱韵和提供)

朱韵和接受记者访问回忆89民运和六四屠杀(CK摄)

1989年中国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参加者既有学生市民,也有中国军人。本台记者最近在美国旧金山采访到的朱韵和,就曾经是他们中的一员。

89民运的历史记录上,不知道有没有记下这样一批参与者:他们是军事院校的学生,是当年穿军装的89一代,朱韵和便是其中的一位。他曾与北京的学生、市民一起阻挡军车进城,六四那天目睹身旁的人中枪倒下。他为参加89民运付出了沉重代价,但从来没有后悔。

89民运期间,天安门广场上和平请愿的学生中,有两队穿军装的学生,一队是国防大学的学员,一队是国防科工委情报研究所的研究生。那时,朱韵和即将研究生毕业,89民运兴起,他就卷了进去。

朱韵和不久前来到美国旧金山。六四27周年将临之际,这位当年穿军装的89一代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说:“4月初的时候,我们就到北大、清华的校园看大字报、听各种演讲,然后学生到了天安门广场,我们基本上每天或者隔天都过去,对每个过程都了解,就一步步卷进这个事件里面去了。我们游行的时间,正好是戒严令的前一天。戒严令后部队就要进来,我记得5.20还是5.21夜里,我们跑到长安街的最西边,在那里堵军车,我们跟许许多多北京市民一道坐在马路中间,不让军车进城。”

军队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军事院校的学生不准到天安门广场,但研究所的领导每天警告学生不得外出。朱韵和首先把国防大学的学生去天安门广场的消息告诉了自己的同学,因此他被领导认为是情报研究所的研究生们参加89民运的鼓动者之一。他很清楚记得他和同学们冲出研究所大门的那一天:“我们大约20个人,都穿着军装,骑着自行车,打着部队的番号,沿着长安街一直到广场。我们出来的路上,可能是被美联社记者拍照了,有照片,香港《大公报》转载了。我们后来遭到部队隔离审查,最后给我们定罪也是由这个引起的。”

《人民日报》发表4.26社论,把天安门广场上要求反腐败、反官倒、实现政治体制改革的和平请愿定性为动乱,并且调动24万野战军进京戒严。当年广场上的百万学生和市民,没有一个要反对和打倒共产党,但六四血腥屠杀的枪声一响,一切都变了,包括朱韵和。他说:“真正的变化是在6月3日晚上和6月4日凌晨,我正好在西单路口,看见装甲车开过来了。就在我边上,有个人站在机动车、自行车的隔离台上,‘砰’的一枪就倒了。我当时就有一种欲哭无赖的感觉,使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非常的悲哀。我们中国的老百姓辛辛苦苦挣了钱支持政府。生产了装备,养活这么多军人,然后军人又反过来对我开枪。在6月3日晚上之前,我对共产党还抱有一些希望,但从那时开始,就把我推到了共产党的对立面。”

六四后,国防科工委情报研究所对参加89民运的研究生们进行了长达半年的隔离审查,同学们互相保护,使朱韵和免遭牢狱之灾。但他被强制转业,不予安排工作。20多年来他靠在私人服装厂打工维持家庭生计。朱韵和如果当年不参加89民运,当然后来的艰辛不会发生。27年后,回首89民运,这位当年穿军装的89一代的心态和大多数89一代一样。他说:“绝对不后悔,我觉得我对民族的发展,做了一个最起码的事。如果不介入这里面,我可能一生良心都不安。一个正常的稍微有点良知的人,任何人都会卷进去,任何人都会做这种决策。不做这种事的反而不是正常人的心理反应。”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