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酷吏是帝王工具,注定狗烹下场

核心提示:但是,来俊臣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就是工具,更没有觉察到工具只能被用于一时,时间一过,兔死狗烹必然接而上演。

来俊臣档案

雍州万年(今陕西西安)人。唐代武周时期最著名的酷吏。历任侍御史、左御史中丞。喜酷刑,擅逼供。在任期间,前后所破千余家,冤死者众。万岁通天元年(696),迁升洛阳令、司农少卿。万岁通天二年,伏诛。

来俊臣是一个代表性的病一个完美地体现了“正邪两赋”理论的典型病例。

在《红楼梦》中,曹雪芹曾借贾雨村之口说过这样一段话:“天地生人,除大仁大恶,余者皆无大异;若大仁者则应运而生,大恶者则应劫而生,运生则世治,劫生则世危。尧、舜、禹、汤、方、武、周、召、孔、孟、董、韩、周、程、朱、张,皆应运而生者;蚩尤、共工、桀、纣、始皇、王莽、曹操、桓温、安禄山、秦桧等,皆应劫而生者:大仁者修治天下,大恶者扰乱天下。清明灵秀,天地之正气,仁者之所秉也;残忍乖僻,天地之邪气,恶者之所秉也。”这就是著名的“正邪两赋论”。

由于文献不详,贾雨村所提到的众多“大恶”如何秉“天地之邪气”而生已经不得而知了,但来俊臣秉了如何的邪气出生历史记载得却异常详细。

来俊臣本不应该姓来而应该姓蔡。但因为他有个喜欢赌博的爹爹,事情的走向就发生了改变。这种改变对他最大的影响就是,让他成为了来家的后代。

话要从头说起。雍州万年乡下有一对好朋友,一个姓来,叫来操;一个姓蔡,叫蔡本。二人不务正业,喝酒赌博,无所不为。蔡本的妻子也许还有几分姿色,来操便屡屡私下挑逗勾引,一来二去,来操就和蔡本的妻子勾搭成奸了。情场得意的来操赌场也有上佳表现,短短一段时间过去,就在赌场上赢了戴着绿帽子的蔡本数十万钱。蔡本哪有这么多赌资,最后只好把自己的老婆押给来操抵账。来操和蔡本的老婆眉来眼去已久,见蔡本以老婆做抵押当然求之不得。

就这样,蔡本的老婆成了来操的老婆。这还不算,对于来操来说还有另外的“收获”——蔡本的老婆被抵押过来的时候已经有身孕在身。只是那时候人们的生育知识尚不丰富,算来算去,也算不出来蔡本老婆肚子中的孩子到底算谁的。但不论如何说,这个孩子却称得上是“应劫而生”,他既秉承了其母的风流淫荡,又继承了老来或老蔡的贪婪与狡诈。这样异常的胎教环境注定了这个孩子未来的“不同凡响”。

这个孩子就是来俊臣。

然而,“天赋异禀”的来俊臣,其发迹却十分偶然。

早年,来俊臣游手好闲,不事生产,终于有一天因犯奸盗被捕入狱。也许是为了争取宽大处理,也许是天性如此,犯罪分子来俊臣在狱中最大的爱好就是“妄告密”。有时是捕风捉影,有时干脆连一点影子都没有,来俊臣就会活灵活现地向监狱管理人员告发某某还隐瞒了什么重大罪行。由于他所告发的事情多属无中生有,狱吏查来查去,当然也不会有一点收获。但是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妄告密”,告来告去,终于引发管理层的震怒,刺史王续将他痛打了一顿——“杖之一百”。来俊臣这才老实了一段时日。

然而不久之后,痛打来俊臣的刺史王续因事被朝廷诛杀,这让来俊臣看到了希望之光。既然王续被朝廷诛杀,说明王续不是什么好鸟,他既然不是什么好鸟,按照逻辑推理,被他痛打过的人就一定不会太坏。来俊臣灵机一动,抓住机遇,继续告密。这次他告的层次更高,直接揭发王续有重大罪行,并进而移花接木,在举报信上编造自己因揭发王续曾被痛打的革命经历。

据说武则天见到这份举报信十分高兴,马上破例接见来俊臣。顷刻之间,来俊臣身价百倍,武则天“以为忠,累迁侍御史,加朝散大夫”。

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来俊臣终于由不名一文的鸡鸣狗盗之徒成为了武则天所倚重的栋梁之臣。来俊臣不负武则天重望,短短一段时间内,就有一千余家被来俊臣所抄。在审理案子时,只要不合他的心意,他必然会对犯罪人进行株连,长幼都要坐连其族。往往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案件就可以诛杀上千人。满朝文武大臣朝不保夕,噤若寒蝉。

白色恐怖笼罩大地,国人道路以目。

“酷吏”来俊臣终于横空出世。

为了满足事业的需要,来俊臣可谓绞尽脑汁,体现出来了极大地创造性。他所发明的刑具都代表了时代所能达到的高度。譬如他发明了一种叫做“突地吼”的刑具。凡是上了这种突地吼枷的,都要在地上不住地转圈,于是,受刑的人先是上吐下泻,接着四肢瘫软,如果还不认罪,那就继续转下去,直到受刑的人晕倒为止。不论怎么说,突地吼还算比较温柔的刑具,“铁圈笼头”就没有这么“体贴”了。顾名思义,铁圈笼头是用粗铁丝做成的圈。这件刑具的独到之处是,每当审讯犯人时,就将铁圈套在犯人的头上,如果犯人老老实实地承认自己的罪行还好,否则,来俊臣就指示手下往铁圈里加木楔,很多人因此脑浆迸裂。来俊臣的刑具就是这样别出心裁,争妍斗奇。

来俊臣还善于进行心理战术,在审讯囚犯之前,他的习惯动作是将所有的刑具撂出来,先向囚犯展示一番。据说,大多数囚犯见到刑具即已魂飞魄散,为了躲避酷刑,只好一切都顺着来俊臣的意思来说。

在来俊臣的倡导之下,他的手下掀起了刑具研发热潮,没有发明能力的普通狱卒就比赛谁对囚犯下手更歹毒,谁更冷酷。而其中的“佼佼者”往往可以得到来俊臣的重赏,朝廷对此也是大力提倡。在这样的氛围之下,整个国家简直成了人间地狱,来找来俊臣告密的人,络绎于途。来俊臣与其手下“起告密之刑,制罗织之狱”,以致“生人屏息,莫能自固”。

于是,来俊臣与他的党羽王弘义、侯恩止、周兴等一起,不论是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杀人不绝。当时的监狱设在丽景门内,只要进入此门,一百个人里也难活下来一个人。因此,王弘义就曾得意地将丽景门戏称为“例竟门”。“例”者,惯例也,“竟”者,结束也,“例竟”者,按照惯例即将结束也,“例竟门”三字合在一起的意思就是凡是进入此门者,依照惯例,必将为自己的生命画上句号。

在这样大的背景之下,朝官们人人自危,晚上脱下鞋子,都不知道第二天能不能再有机会穿上。早起去上朝更是忧心忡忡,说不定走到哪里就会遭到袭击,更说不定哪一天全家就会被诛杀。因此上朝前,朝官都会与家人告别时都会说:“不敢说再见!”

大将军张虔勖、范云仙等都被来俊臣审讯过。在洛阳州官署里,虔勖等不堪忍受痛苦,自诉对于国家有功,来俊臣就命令卫士把他乱刀砍死。范云仙更是不识好歹,在被审讯时也是历数自己一生侍奉先朝的丰功伟绩,声言自己遭遇司法不公,来俊臣就下令割去了他的舌头。

如此的案例数不胜数!

同时来俊臣还是个好色之徒。如果看上了哪个女人,他就利用工作之便,先将所看中的女人的丈夫构陷入狱,然后取而代之。来俊臣的正妻就是这样被逼娶过来的。

来俊臣是一个将“酷吏”当成事业来做的人,他不可能对任何人有恻隐之心,即使对待自己的“亲密战友”。

有一次,武则天接到举报,内容是告发周兴与人联络谋反。武则天大为光火,严令来俊臣查明此事。周兴是来俊臣的得力干将,心狠手毒,狡猾异常。来俊臣知道,仅凭一封告密信就制服周兴实在有些难度。可是也不能因此放过周兴啊,这可是皇上亲自督办的案件!眉头一皱,计上来俊臣的心。

来俊臣在家里置办了一桌酒席,又是海参又是鲍鱼,丰盛异常。他把周兴请到自己家里,两个人你劝我喝,一幅推心置腹的样子。三杯酒下肚,来俊臣愁眉苦脸地说:“我个人碰到了个技术难题,只好请兄弟你来帮忙出个主意。就是我刚接了个案子,皇上都亲自批示了,要我一定审个水落石出,但是那个小子就是不承认,不知你遇到这样的情况会有什么高招?”

看到上司居然向自己请教问题,周兴难禁喜气洋洋,他得意地说道:“好办,好办!”他喝了一大口酒,不以为然地说道:“建议您先找一个大瓮,四周架上炭火,这样那个大瓮就如同一个熔炉,这时候你再把犯人放到瓮里面去,不论犯人是什么材料制成的,他一定会老老实实地召认所有罪行。”来俊臣连声称高,随即命人抬来一口大瓮,按周兴说的那样,在四周点上炭火,然后回头对周兴说:“宫里有人密告你谋反,皇上命我严查。对不起,现在就请您自己钻进瓮里体验一把吧。”闻听此言,周兴随即吓得变成了一滩烂泥。还有什么会不招供呢?

这就是著名“请君入瓮”典故的来历。

来俊臣不满足于事业上的巨大成功,他开始了理论的探索和创新,他的理论成果最后集结为《罗织经》。这是一部专讲罗织罪名、角谋斗智的书籍。言简意赅,每个专题为一卷。全书字数不多,分为十几卷。每一卷专讲一个问题,譬如“治敌卷”、“问罪卷”等。它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部制造冤狱的经典,更是酷吏政治中,第一部由酷吏所写,赤裸裸的施恶告白。传说宰相狄仁杰阅罢《罗织经》,全身颤抖,冷汗迭出;女皇武则天面对《罗织经》,仰天叹道:“如此机心,朕未必过也。”

在“瓜蔓卷”中,来俊臣这样总结自己的经验:“事不至大,无以惊人。案不及众,功之匪显。上以求安,下以邀宠。其冤固有,未可免也。”也就是说,不把案子搞成惊天大案,就不能引起大家的注意。不让案子牵连住一大批人,就不足以显示出办案人的能力。而这样做,会让上级有安全感,更会让下级获得宠幸。在这一思路的指导之下,来俊臣揣摩着武则天的意图,一旦发现蛛丝马迹,马上“招集无赖数百人,令其告事,共为罗织,千里响应”。有时来俊臣想整哪个人,就想方设法让武则天注意自己要整的那个人。一般的方法就是,来俊臣指示手下把密告信投于匦院而让武则天知道。武则天收到密报之后,往往会委派来俊臣前去审理,来俊臣接着就将被告的对象屈打成招。

慢慢地,朝野已经被来俊臣打理一遍,没有人敢再和来俊臣及其党羽对抗。此时的来俊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人容易自我膨胀,来俊臣也不例外。来俊臣太习惯于整人了,而现在却找不到方向,为什么,因为可整的人基本上被整光了。来俊臣在寻找新的猎物。他把目光停留在了武氏诸王以及平时不拿正眼看自己的太平公主等人身上,阴谋罗织罪名将这些人陷害下狱。

尽管所有的人都怕来俊臣,但武氏诸王和太平公主等根本没有把来俊臣放在眼内,但是,因为有武则天的保护,外人想扳倒来俊臣却没有那么容易。这时候,一个叫卫遂忠的人站了出来。

卫遂忠是来俊臣的挚友,有一天,卫遂忠酒喝得有些多,迷迷糊糊来到来俊臣家的门口。当时来俊臣正与妻子的家人聚会,门卫看卫遂忠有醉态,想打发他离开,就对他说来俊臣出去了。谁知酒后卫遂忠的耳朵特灵,听到了院子里面来俊臣猜拳行令的声音,知道了是门卫在骗他,就硬闯了进去,趁着酒劲羞辱了来俊臣一番。

酒醒过来后,卫遂忠越想越后怕,他太了解来俊臣的为人了,来俊臣决不会这样善罢甘休。为了自保,他决定投靠到武氏诸王那边去。于是,他先发制人,向武则天和诸武揭穿了来俊臣的阴谋。

武氏诸王和太平公主岂是好惹的,他们联合起来,抓住时机,将来俊臣斩杀于闹市。长安市人早就对来俊臣恨之入骨,听到他被武氏诸王所杀,大家无不拍手称快,拍手称快还不解恨,大家决定痛打落水狗,前去剐他的肉。须臾之间,来俊臣的尸骨就荡然无存了。

后来,武则天下诏追认了来俊臣的罪行,并且决定将来俊臣家族予以剪除,以平民愤。“冷酷到底”的来俊臣以这样的方式走向了自己的末日。

点评:来俊臣的出现是历史的必然。

在武则天上台的初期,其合法性大受怀疑,对于这位刚走上高位的女皇,李唐宗室与勋臣们自然不服,整个社会也迷漫着一种抵制的情绪,甚至有人打着恢复大唐的旗号起兵。不杀一批死硬的顽固派,武则天统治的基础就很难稳固。武则天必须通过白色恐怖保住自己的皇位,来俊臣因此应运而生。

我们注意到了来俊臣的残酷和残暴,但我们却忽视了来俊臣的后台老板其实就是武则天。凶残的来俊臣充其量不过是武则天的一个工具。

但是,来俊臣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就是工具,更没有觉察到工具只能被用于一时,时间一过,兔死狗烹必然接而上演。当已臻疯狂的来俊臣两面出击,同时指控李氏和武氏的皇室成员谋乱之时,他的死期也就到了。武则天将用来俊臣的死亡来树立自己的光辉形象,营造各界大和解的温馨气氛。

应运而生的来俊臣自然也将应运而“灭”。

这是所有酷吏的必然下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