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前总统府高官轰绿蔡:国军也被去中国化

蔡英文释出政军兵推影片,却被发现,她连中华民国国军的迷彩服也要"去国旗化"。这类似的事情已不是第一次发生,蔡英文真的那么讨厌国旗吗?蔡英文到底怎么了?

我们可以从她去年的几次重要演讲说起,来看看,蔡英文对中华民国一切象徵的爱恨情仇。

以去年蔡英文的胜选、就职以及国庆演说来比较,在去年1月16日胜选演说中,"中华民国"她1次也没提到,倒是用"这个国家"称中华民国5次。去年就职演说,"这个国家"增加到13次,可能是因为引起了很大的批评,到了去年国庆演说,"这个国家"减少为8次。

如果拿马英九的演讲来对比,差别就会更鲜明。在2016年1月1日,马英九卸任前最后一次的元旦文告中,他提了"中华民国"12次,"这个国家"用了0次。

大家看到差别在哪里了吗?在马英九的想法中,我们的国家毫无悬念、毫无违和、毫无犹豫的是"中华民国",因此,用"这个国家"在马英九的逻辑里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就算真要考量一些"变化修辞",偶然用个1、2次已是极限,绝无可能连用8次、13次。

但蔡英文不是,"中华民国"是一只寄居蟹逼不得已寄居的宝特瓶盖,蔡英文对"中华民国"没有认同,也没有情感,甚至有的也只是负面情感,她心仪的是"另一个国号",但在宪法之下,在考量两岸关系与国际舆论的压力下,这样的"心仪"她说不出口,又不是那么甘愿委屈自己的情感,把"中华民国"4个字说出来,只好发展出一种特别的中间体语汇──"这个国家",以一种模煳、暧昧的口吻,迴避她不想说的中华民国,也隐藏她不敢谈的"另一个国号"。

由这样的无奈心情就可知道,这次蔡英文国旗臂章的"被消失",即便不是她有心为之,也是下属揣摩上意,讨好蔡英文而有意为之。这和日前蔡英文会见巴拉圭总统,巴国总统3提蒋介石,但翻译就3度不翻译蒋介石,两件事如出一辙。

因为蔡英文不喜欢中华民国,她的文胆在写演讲稿时,就会创造出"这个国家"来替代;因为蔡英文不喜欢听到蒋介石,她的翻译就会自动漏翻跳过;因为蔡英文不喜欢中华民国国旗,所以国防幕僚就会让青天白日满地红在她的肩膀上消失。

从某种角度来说,我是为蔡英文感到同情,她不敢说出她心中真正想要的国号,也不敢在肩膀上别上她心中真正想要的国旗。但我更同情中华民国,有一位这么不喜欢中华民国这个名字的中华民国总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中时电子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