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文集 > 正文

何清涟著:移民美国:梦想与现实的改变

美国总统川普在白宫提出一项减少移民人数的立法提案,国会参议员汤姆·科顿(左)和戴维·帕度站立在两边。(2017年8月2日)

移民是中国过去20年来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当然也是各阶层达成最大一致的行动,不仅富人、官员及其亲属、中产阶层家庭包括社会底层都八仙过海,共赴移民之道,美国则是国人移民的首选之国。据联合国人口司的分析,到2013年为止,中国移民当中大约四分之一到了美国,其余的多奔往加拿大、韩国、日本、澳大利亚和新加坡。但是,从2017年开始,川普政府试图扭转移民过多过滥的大潮,中国人因此受到影响。面对美国移民政策的改变,哪些人可能碰壁,哪些人依然可以一圆美国梦?本文分析美国移民问题的现状以及移民政策改变的动向。

美国移民政策改变的国际大背景

目前国际社会出现了与移民有关的两大潜流,潜流之一是,发展中国家大批人口希望移民高福利国家,让发达国家的纳税人供养。欧洲首当其冲,今年春夏,连靠近中国的孟加拉都有大批人口远程绕道北非和意大利,试图进入德国享受永久性高福利。这种现象的出现,源自近年来欧洲国家敞开接收难民(其实大多为贫困移民)并承诺提供优厚福利,结果大批西亚、非洲人以“难民”身份进入欧洲。欧洲各国虽然深感头痛,但一则受到意识形态的自我束缚,一时之间不能转变,二则与建制派各政党多年坚持“多元文化”政策有关。只要欧洲不关闸,估计亚非移民会继续涌向富裕的欧洲,直到造成的麻烦逼近临界点。美国虽与欧亚大陆远隔重洋,但拉美移民通过美国与墨西哥防范疏漏的边境,源源不断地进入美国,总数远多于进入欧洲的移民。

难民在意大利岛屿兰佩杜萨的海岸线附近向民间人道组织“地中海救援”的船只“水瓶号”求救(2016年4月17日)。当时跨越地中海进入意大利的难民人数大增加。

潜流之二是,发达国家多数已陷入政府债务陷阱,入不敷出,难以为继,如不节省政府开支,这些国家将丧失未来。而发达国家为移民提供的福利,是他们债务负担日益沉重的原因之一。以美国为例,过去几十年来每年有上百万人获得绿卡,但其中只有7%的人是靠技能由雇主协助获得绿卡,其余的93%多数是依亲移民;与此同时,大约一半移民家庭领取社会福利,也就是说,虽然很多依亲移民来美后找到各种低薪工作,但每1百个有依亲移民的家庭中,有54个家庭的生活还是得靠美国其他纳税人来补贴。

川普的“美国优先”政策反映出白宫应对这种国际潜流的态度,那就是,只有顶住上述两大潜流,改变奥巴马时代的“三个放手”政策,即放手移民、放手支出社会福利、放手举债,才能扭转美国经济所面临的潜在威胁。

以上是美国移民政策开始转变的大背景。虽然美国国会出于各议员选区的利益考虑,会设法修改川普提出的新移民政策改革方案,但美国政府收紧移民政策的动向大体上不会逆转。

华人移民知多少?

根据华盛顿的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发布的《在美华人移民》(Chinese Immigrants in the United States)报告,45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移民主要是老侨民,多来自于港台,总数大约是40万,此后的华人移民主要来自中国大陆;1993年老布什总统为在美国的中国人提供“六四绿卡”之前,美国的华人移民大约是70万;2000年,华人移民数字上升到120万;2013年底,达202万,其中来自大陆的约为160万人。这2百来万华人移民当中54%已归化为美国公民,也就是说,这些移民中109万人拥有美国的选举权。此外,截至2012年1月,在美国还有21万非法居留的中国公民。

华人移民的结构与大陆社会结构一样,呈现明显的两极化,移民当中知识精英与英语能力差的低收入阶层各占一半左右。来自中国的25岁以上的合法移民里,47%拥有学士或更高的学位,这个比例比同期来美各国移民的平均文化程度要高近20个百分点,说明中国移民里知识精英比例很大,这与国内名校毕业生争相留美的普遍印象一致。另一方面,62%的5岁以上的华人移民承认(5岁以下语言能力未形成,不在调查范围),自己的英语水平有限,这说明,有小部分在国内受过大学教育的移民因专业局限或年龄偏大等原因,在美国难以充分适应,而一半多一点的华人移民未上过大学。在美华人移民的这种两极化结构也体现在收入方面:19%的华人移民处于贫困状态,比美国本土出生人口的贫困比例还高4个百分点,这些家庭的主要成员受教育少、英语差,是他们生活贫困的重要原因;而另一方面,虽然华人移民中贫困户几乎占五分之一,但因为另一端的华人知识精英家庭的收入高,拉高了华人总体的收入平均数,结果华人移民家庭的平均收入达到57,000美元(2013年),比美国本土出生人口的家庭平均收入高7.5%。与国内流传的“移民美国、享福一辈子”之类的“美国梦”相比,美国的华人移民小社会的现实,其实十分“骨感”。

中国人是如何移民美国的?

移民美国主要有五种方式:工作绿卡、投资移民、依亲移民、政治庇护、特殊机会(如特赦非法移民、“六四绿卡”和杰出人才)。国内一般只介绍前两种,很多国人也以为,能移民美国的,当然多半是精英中的成功者。但上述华人移民结构的两极化不免让读者们产生一个疑问,那些英语能力差的低收入阶层是如何移民美国的?答案是,申请依亲移民和政治庇护。

我分析了美国国土安全部公布的2009年移民年鉴的数据,2009年共有6.4万华人获得绿卡,其中通过雇主协助申请工作绿卡的占17.5%,仅1.1万人;配偶或未成年子女获得绿卡的占17.1%,而父母或兄弟姐妹获得绿卡的占36.1%,通过政治避难获得绿卡的则占28.7%,后两项加起来占近三分之二。到了2013年,情况稍有变化,据上述《在美华人移民》报告披露,28%的华人移民获得了工作绿卡;配偶或未成年子女获得绿卡的占33%,父母或兄弟姐妹获得绿卡的占19%,另有约20%的华人通过申请政治庇护获得绿卡。据该报告称,没有中国公民是以难民身份到达美国的,但中国人以旅游签证或通过非法入境进入美国后,申请政治庇护的比例高于任何国家,2013年财政年度美国共批准25,200人的政治庇护申请,其中8,500多人来自中国,占当年各国政治庇护获准者的34%。

将2013年的数据与2009年的相比,可以发现,获得工作绿卡的华人移民相对增加,但并未超过移民总数的30%;他们的配偶或未成年子女获得绿卡的比例上升明显;由于为非直系亲属申请移民需要等待年度配额,而申请人太多导致等候年限越来越长,于是非直系亲属获得移民绿卡的比例有所下降,但仍占近五分之一;政治庇护获准者在当年移民中的比例虽然减少了,但仍占五分之一。

美国新移民政策的调整方向

美国总统川普最近推出新的移民改革计划,仿效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国的“择优计点”制度,以“精英优先”的新移民政策,取代目前的“广揽亲友”、以福利供养他们的移民政策。其中关键是三条,其一,终止除配偶和未成年子女之外的非直系亲属的“移民跟随链”;其二,申请绿卡时按照英语水平、学历、年龄、技能等打分,高分者优先;其三,新移民不得依赖美国纳税人养活。

在北京美国大使馆前排队等待签证的学生(资料图)

很明显,这项新政策对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里的佼佼者而言,是个利好消息。同时,由于今年揭发了若干印度公司长年包揽约40%的工作签证申请、导致大批工作签证被送往印度这一移民申请处理过程中的弊端,今后每年定额的8万工作签证里,中国留学生获准的机会将有所增加。但是,中国每年来美留学的人数多达40到50万人,他们的绝大多数可能无法获得工作绿卡,而必须回国就业;据国内媒体报导,事实上目前占留美学生80%以上的人也有这样的思想准备。

对那些正排队等待获得绿卡的华人移民的父母或兄弟姐妹来说,川普的移民改革计划则是一个利坏消息,这扇门可能从此关闭,而且,即便是那些已经获准移民来美的非直系亲属,他们今后或许无法再享受美国的社会福利。特别是那些在国内已经退休并领取养老金,准备在美国隐瞒收入和财产,骗取美国的穷人救济来享受晚年的人,他们的“美国梦”可能就此破碎。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