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孙中山曾把东北割让给日本人?

今天老萨要驳斥黑孙中山的内容,就是所谓孙中山出卖东北利益。乌贼、疯狗、脑残聚集地的大本营某血论坛曾经多次发表造谣贴:《孙中山租借东北给日本》,对孙中山进行疯狂攻击。老萨今天就好好的说一说。

老萨附注:易中天先生说,现在最喜欢讲“中国逻辑”的,主要是三种人。一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把水搅混。这种人,我称之为“乌贼”;第二种是“疯狗”,逮谁咬谁;第三就是“脑残”,人数最多。乌贼是使坏的,疯狗是咬人的,脑残是起哄的。共同特点,是不讲事实,不讲逻辑,不讲道理。

1.孙中山有没成功出让东北利益?

答案是完全没有。孙中山直到死时从没出让过任何东北利益。没有签订过条约,没有事实上割让领土,完全没有。

可笑的是,甚至孙中山一生实际上根本没有控制过东北。东北在辛亥革命开始到孙中山去世,始终控制在军阀和袁世凯手上,何谈出卖?

难道他把别人家的东西送人吗?

黑孙中山者的逻辑多么可笑。

2.孙中山有无签订过割让东北的条约?

完全没有,所谓的《中日盟约》已经被史学界证明完全是伪造的。无论笔迹,行文,印章,签字均属伪造,而且文件漏洞百出,让史学界啼笑皆非。如日方签订代表竟然是满铁株式会社理事犬冢信太郎和满铁社员山田纯三郎。涉及两国重大利益的盟约,居然让两个民间商社会员签订,堪称吉尼斯世界纪录了。一般认为,这个所谓《中日盟约》是日本小说家山中峰太郎于六十年代伪造的,目的是为了卖他所意淫的《第三次革命》一书。经过笔迹签订,盟约中的文件同山中峰太郎一致。

3.有无确切证据证明孙中山有出卖东北的行为?

完全没有。

目前黑孙中山的人唯一可以拿出来的,就是一份《日本国会图书馆所藏森恪1912年2月3日下午6时致益田孝特电》和随后的长函,讲述孙中山愿意以1000万元的代价,答应租借东北的条件。

且不谈这份资料内容如何,他是三井财阀的职员森恪向三井财阀总头目益田孝的信件。

这份信件至今已经有100多年历史,奇怪的是,再也没有发现任何其他证据。

森恪自称,先后有孙中山、胡汉民、日人宫崎滔天、山田纯三郎等人参与了这件事,奇怪的是这些人均没有任何回忆可以作为证据。只有,山田纯三郎事后有段回忆,但被认为是自相矛盾的,不能作为历史看待,最多只能证明他参加过这个会议。

只剩森恪的一面之词而已。

历史学上有个著名说法叫做孤证不取,也就是只有单方面证据,而没有侧面证据可以印证的,不能当做历史真相。

这个信件,恰恰就属于标准的孤证,即便他百分之百真实,而且是孙中山明确出卖东北的证据,也不能说成是历史真相。

更别说这个书信内容根本就不是孙中山一心要卖国那回事,大家听老萨说几句就知道了。

换句话说,没有确切证据证明孙中山有出卖东北行为?

4.孙中山有说过不要东北的话?

确实说过,但孙中山说过正反两面的话。

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在就任临时大总统的宣言中明确宣布:“国家之本,在于人民。合汉、满、蒙、回、藏诸地为一国。即合汉、满、蒙、回、藏诸族为一人,是曰民族之统一。”

同年8月,在谈及外蒙的分裂意向时,孙中山对《大陆报》记者明确说:“小国今日势孤无劲,末便兴兵。满蒙实有不可收拾之势,目下不得不暂待时机。数年之后,兵力充足,领土自可恢复。设此四万万人于数十年后不能恢复领土,则华人无保存国家之资格。余以为恢复己失之领土,而求助于邻判,似不甚可靠。”

1915年末或1916年初,孙中山和日本陆军参谋总民上原勇作密谈,孙中山明确声明:“东北三省是中国的领土,吾等坚决维护固有的主权,虽寸土亦不容侵略”。

孙中山于1917年开始撰写的《实业计划》的小册子写到:今中国已醒觉,日本即欲实行其侵略政策,中国人亦必出而拒绝之。即不幸中国为日本所占领,不论何时何处,亦断非日本所能统治有利。故以吾之见,日本之财政家当比日本之军阀派较有先见之明,此可以东北、蒙古范围地之争持证之。以财政家得最后之胜利,如是日本即舍弃其垄断蒙古之政策,而与列强相合成立新银团。若此新银团能实行其现所提倡之义,吾中国人素欲以和平改造中国者,必当诚意欢迎之。故为万国互助者当能实现,为个人或一民族之私利者自当消灭于无形矣。

1919年“五四”爱国运动在中国掀起一波强烈的反日高潮之后,孙中山甚至已经公开表态说:“余主张,二十一条应作废,日本并应于租借期满后,退出东北各地……日本绝无可以占据胶州、青岛之理由。”

作为一个政客,为了获得政治上的利益,不可避免的会说一些口是心非的话,务必要看他做了什么。

换句话说,孙中山说的这些话,不能作为卖国证据,要看他是怎么做的,还有在什么背景下说的这些话。

5.《森恪书信》是怎么回事?

其实黑孙中山所谓证据的《森恪书信》,且不论真假,也说的很明确了。森恪是三井财阀派到中国的办事员,之前曾经达成了日本控股汉阳铁厂,借款250万元给孙中山的事情。

孙中山认为250万元远远不够,又提出新的借款要求。

老萨附注:汉阳铁厂是中国最大铁厂,但因为规划失误,经营不善,曾多次向日本借款。到辛亥革命爆发,铁厂已负债1300万元,濒临破产。铁厂和政府无奈,再次向日本借款1500万日元,让出铁厂部分股份。借款的其中一部分用于政府,一部分则交给铁厂。

他们准备将轮船招商局作为抵押,向日、德借款1000万,但由于英国作梗,最终没有实现。

于是,才有了这些书信。

1912年2月3日的《森恪书信》中,明确写到:中国财政穷乏,在年底(当系指旧历年关而言)以前如无一千五百万元,即难以作战,而革命政府亦将陷于混乱。现因汉冶萍公司之五百万元借款业已成立,故又以招商局为担保,向我国邮船会社及英、德、美国等进行交涉,拟再借款一千万元。此项借款,如在五日之内仍无实现之希望,则万事休矣(孙中山的军队和政权垮台),孙、黄即可能与袁世凯缔结和议,将政权转让与袁。关于租借东北,孙文已表应允。日本为防止革命军瓦解,如能在汉冶萍公司五百万元借款之外(其中一半交给孙中山政府)再借与一千万元,则孙等与袁世凯之和议即可中止,而孙文或黄兴即可赴日订立关于东北之密约。如借款不能到手,则军队大有解散之虞。南京动摇,孙文必遭变故。故我国如有决心断然实行东北之事,即请在四日之内以电报示知,续借一千万元。如是,即可使其中止与袁世凯之和议。

2月8日,又一份《森恪书信》明确写到:孙中山表示,如今各省赞同余等主张者,自动举起革命之旗,加入余等行列,余等既缺兵权,又缺财权,故在贯彻主张时不能无所顾虑,凡大事必须由众议决定。其尤要者,最近革命政府之财政匾乏已达极点,缺少财源,无以供应军队,几陷于完全破产之境地。倘近数日内,无足够之资金以解燃眉之急,则军队恐将解散,而革命政府亦将面临瓦解之命运。在此严重时刻,倘余等数日间不能露面,恐将产生余等穷极逃走之流言。基于以上实情,在旧年年末以前,不论采取何种手段,亦须筹得足以维持军队之资金。之所以断然实行汉冶萍日中合办,以取得五百万元资金者为此,此次又苦心焦虑,欲以招商局为担保,筹措一千万元借款者,亦为此。然而,虽经种种筹划,而时光茬苍,交涉迄无结果。一面,军费之困穷日益严重,于军队解散、革命政府崩溃之前,作为最后之手段,唯有与袁世凯缔订和议,以防天下大乱;而后徐谋军费供应,策划再举,以武力扫除北京势力,拟定革新天下之方案。近来已频频与北方就和议进行交涉,谈判已渐趋成熟,双方条件大体一致,只要南方决心一下,南北休战言和,合为一体,随时均可实现。然余等对于获得财源,仍怀一线希望。倘或有幸,此刻能获得防止军队解散之足够经费,余等即可延缓与袁议和,侯年关过后再进一步筹借资金,而后继续排袁,仍按原计划,坚决以武力消除南北之异端,斩断他日内乱祸根,树立完全之共和政体,此即余等之设想。但据迄今为止之经过情形看来,获得财源,仍无希望。倘或不幸,在五天之内,即至9日,旧历年关之前,意欲筹得之一千五百万元经费,如仍无成功之希望,则万事休矣。只好在革命政府未倒之前,掌握机先,达成南北和议,将政权一时让与袁世凯,除此别无他策。而政权一旦转入袁氏手中,其后事态如何演变,实难逮料,而与日本签订密约之类,恐将无望。

孙中山表示,如果能够在几日内日本借款1000万元,即可在事后:余或黄兴中之一人可赴扫本会见桂公,就东北问题与革命政府之前途,共商大计。

2月11日,第三份《森恪书信》写到:顷据孙、黄所见,招商局借款之前途,难关尚多,颇费时日,故已不能依靠,目前军队大有解散之虞。在旧历年关以前,除汉阳铁厂之五百万元借款外,尚须另行筹措一千万元,是乃绝不可少之需要。如此项款额不能到手,彼等即不可能离开南京。彼等业已答应租借东北,要求在十天以内提供一千万元。如能承诺,则黄兴可即日前往日本,以签订秘密合同,究应如何办理,希火速给予明确回答。兹事千系甚大,万望全力以赴。

不过之后就没有类似书信了,因为日本不愿意借款,孙中山只得南北议和,交出了手中的权力给袁世凯。

对比三份书信,我们发现一个什么情况,就是孙中山非常急迫的要借款,而且一定要短期内获得,这是为什么?

6.《森恪书信》的背景是什么?

《森恪书信》于1912年2月3日,而他的背景是什么?

是辛亥革命成果随时会被袁世凯抢走,孙中山的军队和政府随时可能垮台。

1911年10月10日革命军在武昌打响第一枪,在之后的时间里南方各省纷纷宣布独立,清朝统治呈土崩瓦解的状态。

袁世凯率领大军逼近武汉,同时压迫孙中山谈判,不战而屈人之兵。这边,孙中山政府却有极大困难。他们本来没有自己的地盘,即便几十人上百人的武装起义均靠海内外华侨捐款。辛亥革命成功以后,多达20多万军队和庞大的政府要靠孙中山政府养活。由于革命刚刚2个月,地方实际上是独立的,孙中山根本无法在控制区收税,孙的财政陷入极大困难。据当事人回忆:在最紧张的时候,临时政府的账面上只剩四元钱。张謇曾从商界募捐十四万两白银(约合银元二十万元)送给政府,但他断然拒绝财政部长的任命,因为他不敢做。张謇认为:即使有盐税和上海海关的收益,政府仍然面临着八千万两的年度赤字。

张謇在《新政府财政之意见书》中算了一笔账:“如是估计,中央政府每年支出,以极少之数核计,须有一万二千万两。”他建议临时大总统努力争取到一笔为数五千万至一亿两的各国借款,直至各省的税收能够支持中央政府为止。

军队和政府没有经费,前者会哗变,甚至反咬一口,后者肯定会解散。

就军队来说,1912年1月上旬,孙中山组织了六路军队北伐,但是,各路几乎没有进展,因为根本没有军费。

黄兴曾在《复张誊书》中表示:“援滦兵(北伐部队)可即日出发,惟苦于无晌无械,不能多派。”又称:“派军舰去烟台与援滦同一事,以海军以烟台为根据地也。派人去天津之说,亦是要事,惟刻苦无款耳。”

北伐成不成功另说,由于部队没有军饷,连饭都吃不上,如何应对袁世凯北洋军的进攻?

当时军队已经混乱,很多开始倒戈投靠袁世凯。孙中山致章太炎信中所说:“(南京军队)每日到陆军部取晌者数十起”,“年内无巨宗之收入,将且立赔”.“无论和战如何,军人无术使之格腹.前敌之将士,犹时有哗溃之势。”

如果军队一跨,辛亥革命所有成果也就成为袁世凯的,那么共和的梦想和那么多烈士的鲜血也就白费了。事实上,袁世凯随后没有多久就称帝了。

到了这种地步,就像孙中山自己说的那样:倘近数日内,无足够之资金以解燃眉之急,则军队恐将解散,而革命政府亦将面临瓦解之命运。在此严重时刻,倘余等数日间不能露面,恐将产生余等穷极逃走之流言。基于以上实情,在旧年年末以前,不论采取何种手段,亦须筹得足以维持军队之资金。

正是由于到了绝境,孙中山才不得不想方设法搞钱。

7.日本人乘火打劫

日本财阀本来是试图利用孙中山的困境,在中国捞一些经济利益,比如汉阳铁厂这种。但随后他们见孙中山他们焦急万分,胃口就越来越大了。“东北”租借或割让要求是三井财阀头子益田孝、日本政界元老井上馨、山县有朋等先后提出的,并胁迫孙承诺。森恪不过是个小职员,是在他们和内阁授意之下与孙会谈的。在日会谈中森对孙说:应该说,东北之命运早已确定(日本会占领东北)。革命政府之前途,想必有诸多困难,倘若没有在地理上和历史上具有特殊地位之日本的特殊援助,完成革命或属疑问。若阁下放弃命运既定之东北,决心将其委于日本势力,得日本特殊援助以为其代价,以图完成革命之大业,日本必将“应允其要求,立即争取必要手段”“不知阁下决心如何。”

租借不是孙中山提出,而是日本人强迫提出的。

8.孙中山是在骗钱,还是真的要租借东北?

有意思的是,日本方面断然拒绝了孙中山的要求,他们原因很简单,孙中山根本没有出让东北的诚意,不过是在骗钱。

原因是显而易见的:

第一,孙中山要求先给钱,然后再派人去谈判。钱捏在手中,可以要挟孙中山,如果把1000万钱都给你了,还怎么要挟你?难道以为日本人是傻瓜?

第二,孙中山的言语含糊,显然没有诚意。孙中山在日本人要挟下,同意派人去谈判,但具体谈什么?不说。除了森恪自称孙中山原意租借东北以外,孙没有任何直接的说法,仅仅说“就东北问题与革命政府之前途,共商大计”,什么大计,不知道。甚至,孙中山还说:时至今日,业已丧失时机。当其时,凡革命军之事皆可由我与黄兴决定方针。今则不然,各省均赞成我等之说,任意揭出我等之旗号,加入我等行列,因而缺乏兵权和金权的我等不能任意实行其主义,大事须有众议才能决定。这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这种大事我一个人说了不算,要大家拿主意。那这还谈个屁,孙中山一个人谈了有什么用?

第三,孙中山压根就没有控制东北,岂不是空口说白话。现在东北还控制在清政府和袁世凯手中,即便孙中山原意租借,他也做不到。等于是今天江苏省省长说,我将来收复了台湾,就把台湾租借给日本,这不是扯淡吗。

第四,孙中山有过多次耍日本的先例。在辛亥革命成功之前,孙中山多次去日本游说借钱,许诺会给日本在新中国的一些特权。在辛亥革命成功以后,孙中山对这些许诺完全无视,完全不兑现。日本方面极为恼怒,认为被孙中山耍了,此次也不愿意在上当。

曾任田中内阁铁道大臣的小川平吉也有一段回忆,在《孙逸仙之革命与东北独立》一文中写到:孙逸仙与黄兴俱长期流亡日本,接受有志人士之援助,与我辈亦有长期交往,我辈亦曾经给予相当援助。彼屡屡向我辈陈述:日本需要东北,东北与日本有不可隔离之关系。其地原为东北人之土地,对我中国汉人来说并非绝对必要。我辈革命如能成功,如东北之地,即使满足日本之希望,当亦无妨。上述主张,孙逸仙在座谈中一再重复,此在有志人士之间殆为众所周知之事实。小川并埋怨,辛亥革命后,革命党人实行汉、满、蒙、回、藏统一,创制五色旗,完全忘记了当年说过的话。

第五,在国际政治上,没有实力担保的条约是无效的。就像斯大林对蒋经国说的那样:我告诉你,条约是无效的。

即便孙中山真的签订了租借东北的密约给日本,但到时候不兑现,日本有什么办法?难道去联合国告状?当时还没有联合国。联合国的前身也是1919年才建立的。

综上所述,孙中山忽悠日本以骗钱的目的很明确了。之前以汉阳铁厂作抵押,日本公开入股,然后借款给他500万元,这就是孙中山无法耍赖的,只得接受,毕竟铁矿管理权控制在日本人手中了。但所谓租借东北,基本就是忽悠。

9.日本人也不是傻瓜

森恪一再要求先签约再给钱,孙中山则要求先给钱再签约。

正是断定孙中山是在骗钱,对于《森恪书信》建议,日本方面很冷淡。日本军政界的精英,自然不会被孙中山的小手段欺骗,况且他们对袁世凯政权更有好感,认为袁力量更强。

《森恪书信》的建议,很快就被日本方面拒绝。以陆军大臣石本新六为例,他们认为东北必须通过武力攻占,绝不相信中国人的任何虚假提议。

加上孙中山很快达成南北议和,这个所谓租借东北的骗钱行为,也就不了了之了。

10.以上的东西可以证明孙中山出卖东北?

第一,《森恪书信》只是单方面的证据,不能当做历史真相,所以《森恪书信》所写的一切,均只能当做野史来看,不能说明什么。

第二,退一万步说,即便《森恪书信》是真的,事实上孙中山并没有出卖东北一寸领土和特权,也没有签订任何合约,根本谈不上卖国一说。

第三,孙中山利用东北骗钱,以应付政府军队马上要垮台的行为已经非常明确。即便,孙中山曾经口头忽悠日本人可以租借东北,所谓租借东北不过是一个诱饵而已,目的就是骗钱。事后,孙中山绝对不会履行协定。更况且,孙中山一生压根就没有控制东北,根本谈不上出卖东北。

第四,日本方面也不是智障,他们也明白孙中山在忽悠,根本不予借款。这就从侧面说明,他们识破了孙中山骗钱的把戏。

11.怎么看待这件事

孙中山为了革命,他必须竭尽全力筹款,使得革命成功。

而中共即便有苏俄支持,红军四处打土豪杀地主的目的,也是为了钱;贺龙在湘西绑票地主,不给钱就杀人,也是为了筹集军费;陕北抗战期间种植大烟,在今天也不是新闻;中央苏区时代和军阀秘密交易钨矿,抗战时期和伪军日军进行秘密贸易。

就孙中山而言,在军队和政府就要解体,革命果实会被一心想称帝的袁世凯抢走的情况下,孙无奈之下拿租借东北为诱饵忽悠日本人骗钱,也是走投无路而已。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