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民生 > 正文

格斗孤儿改变人生的梦想

没有人征求这群平均年龄13岁孩子的意见,现场只有强迫、反抗、冷漠、泪水。

被置于镁光灯下的格斗‌‌“孤儿‌‌”,甚至试图用‌‌“格斗‌‌”的方式去抗争已无法改变的命运。

‌‌“没人关心孩子们经历了什么,这对他们而言就像一个梦。‌‌”恩波格斗俱乐部的运营总监朱光辉指的是7月到8月间,孩子们在这里度过的与之前天壤之别的生活以及短暂快乐的时光。

打破这份快乐的是一个短视频。7月20日,梨视频一则五分多钟的短视频,在网络引爆。那则视频取名为‌‌“格斗孤儿‌‌”。视频里的小男孩在八角笼里进行格斗。

他们来自凉山、阿坝州,家庭大多贫困,没钱念书也缺少亲人照顾。来到恩波格斗俱乐部最大的愿望是,能参加MMA(综合格斗)顶级赛事UFC。

远离城市和家,选择职业格斗,这也许是脱离贫穷唯一的道路。

视频一出,公众的双眼向扫描仪一样扫过这些黝黑沉默的孩子,格斗还是回去上学?练格斗是不是太残忍?迅速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很快,相关部门也介入此事。

8月16日,最后的12名越西县的‌‌“格斗孤儿‌‌”被家人接回大山,离开俱乐部。签字接收证明的现场,孩子和教练们哭成一片。一名叫阿杰的孩子被爷爷硬拽着手按了指印,泣不成声。阿杰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他知道走了之后所有的梦想就都没有了。

‌‌“孩子是家长送过来的‌‌”

四川省成都市的恩波格斗俱乐部,在过去十几年里,一共培养了四百多名出身贫困的孩子走上了格斗之路。

恩波是恩波格斗俱乐部的创办人,是一个藏族汉子。早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恩波说自己服役期间经常会看到一些孩子在山上、在街边游荡。‌‌“正是上学的时候,他们不上学干吗?‌‌”后来打听了一下,发现这些孩子几乎都没有家人照顾,有些是孤儿,有些是家里太穷管不了。

有媒体报道,2001年,恩波退伍后通过从事建筑工程积攒了一些资金,组建了一支武术散打队,开始招收孤儿进行培训。

舆论对恩波格斗俱乐部的争议主要在于三点:孩子为什么会来到恩波;恩波只教格斗,是否能给未成年保障文化教育;恩波是否把未成年作为牟利的工具。

对于这些争议,朱光辉向记者作了解释:

首先,恩波格斗俱乐部的孩子并非全是孤儿,也并非是俱乐部收养了他们。12个越西县的孩子里,只有一个是孤儿。整个俱乐部里,孤儿的比例不超过10%,这么多年俱乐部陆陆续续培养了400多个孩子,有媒体直接把标题写成了‌‌“收养四百多个孤儿‌‌”,误导了公众。

此外,俱乐部并非收养这些孩子,而是资助和培养。‌‌“我们根本不知道从哪里找这样的孩子。‌‌”朱光辉表示说,恩波在圈子里一步步沉淀下来后,有了名气。藏民的圈子小,村与村之间的消息链很长,有的人家听说小孩在恩波打拳成名了,就把孩子送过来了。‌‌“没有强迫行为,完全是自发的。‌‌”

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恩波格斗并没有剥夺孩子们的九年义务教育的权利。

朱光辉告诉记者,恩波格斗为孩子们找过很多学校,同时这中间也面临过很多问题。有的学校因为孩子学籍不在本地,对方拒收。还有一种情况,因为教育资源有所差别,小孩们普遍文化成绩差,上了一段时间课以后,学校以此为由,又给退回了。在这之后,恩波格斗俱乐部又请了老师过来教,但从事运动训练的小孩,文化课比重不高,不能跟正常上学相比。

‌‌“我们在做了一切的努力,只是经验不够丰富,没有找教育部门解决这个问题。‌‌”朱光辉说。

另外,俱乐部的主体是阿坝州的散打队,下一步是市场化,让俱乐部长久走下去。

朱光辉说,恩波格斗的主体是阿坝州的散打队,会代表阿坝州和四川参加全运会,8月2日刚刚参加了一场散打锦标赛。而MMA虽然受国家认可,但还没有相对应的上行管理部门,目前还是一个偏商业化的体育项目。

为了更好地运营MMA,恩波注册了一个公司,朱光辉说这家公司没有任何经济效益,主要是为了运动员参加赛事时更加方便。

朱光辉介绍,恩波格斗俱乐部培养的这些孩子,不收他们一分钱。而整个俱乐部一年下来,在运动员和孩子的支出上高达四五百万。‌‌“先开始花积蓄,花完了就贷款和抵押。我们也拒绝捐赠,不是因为有钱,而是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真实情况其实是度日如年。‌‌”朱光辉说。

不过,身为俱乐部运营总监的朱光辉也表示,接下来恩波要考虑市场化的转型。他对记者强调,绝不是要利用孩子干什么,主要方向是体育市场化、体育带动旅游经济,会尝试让俱乐部逐步实现营收,让俱乐部长久地走下去。

‌‌“我真的不想走‌‌”

朱光辉说,签接收证明时,他就坐在孩子的对面,全是哭声。反应最强烈的就是阿杰,他哭得上气接不上下气,他拒绝按手印,说自己不要回去,被爷爷硬拽着手按了红指印。

根据媒体报道,阿杰父亲去世后,母亲改嫁丢下兄妹三人离开。几年前,爷爷把阿杰送来恩波。几天前爷爷打电话告诉阿杰,如果不回去,就把他的腿打断。

事实上,阿杰是被爷爷送到恩波俱乐部的。当相关部门介入之后,爷爷的态度发生了180度转变。

朱光辉说,他不敢看阿杰的眼睛,‌‌“我当时想,如果阿杰不签字是不是可以不走了。‌‌”

朱光辉很后悔当时让梨视频来拍摄视频。媒体拍摄完,拍拍屁股走人,却不知道给孩子们留下的是什么。‌‌“这些孩子不傻,他们识字,他们的感受是什么。没有人考虑这些。‌‌”朱光辉说大部分只看到一个点,没看到事情的整个全貌,‌‌“7月到8月,这里的孩子的经历像是一个梦。‌‌”

事情爆出后,相关部门来检查俱乐部,以此来排查恩波格斗是否存在某些经营上的问题。朱光辉告诉记者,凌晨两三点到早上七点钟,熟睡的孩子被一个个叫起来配合检查。恩波的工作人员,除了无奈,内心很崩溃。

阿杰曾经对朱光辉说,‌‌“哥哥我求求你,能不能帮帮我,我真的不想回去。‌‌”他说自己现在无法兑现对阿杰的承诺。

朱光辉说,这些孩子回去只能在田头,也有可能流落街头。‌‌“我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想起我们。阿杰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孩子,他知道,他走了之后他所有的梦想就都没有了。‌‌”

走了的孩子再也回不来了吗?朱光辉无奈地说,除非他自己跑回来,但肯定也会被送回去。只有一种情况,等到成年以后再回来。‌‌“虽然过了黄金时期,但他们体格基础已经定型,希望他们不忘初心,哪怕很艰苦的情况下,每天出早操一样训练,保持一个好的状态,以后还可以再回来‌‌”。

这些孩子大多来自四川省的山区或者贫困地区,虽然孤儿占比少,但大多是‌‌“贫儿。‌‌”怎么脱离贫困,怎么改变命运?读书?在那样贫穷、闭塞、教育资源匮乏的山区,显然难上加难。离开恩波的孩子,坐在巴士上吸气努力忍着不哭,但啜泣声依然此起彼伏,教练趴在窗边嘱咐‌‌“回去之后,不要打架,不要偷东西。‌‌”

早在今年3月,VICE就去了四川,拍摄了一个短片,主角是恩波格斗俱乐部的班玛夺基,他被导演选中,成了电影《金色腰带》的男主角。

今年这个藏族少年19岁,7年前,因为学习成绩差、家里又交不起学费被送到恩波格斗。视频里,少年说自己刚来恩波要去坐公交上学,但因为不识字、不会说汉语,连公交车都不太会坐。班玛夺基羞涩地说:‌‌“我以为自己这辈子都学不会汉语了。‌‌”

班玛夺基觉得,自己如果不来恩波一定是在放牛放羊、做小生意,或者偷牛偷羊,一定不比现在好。

8月8日,VICE在公众号上发表了这则视频,标题是《恩波格斗的藏族少年,一个用铁拳改变命运的故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AI财经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