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移民留学 > 正文

扎根台湾半世纪 外籍传教士获国民身份后继续奉献

天主教修士欧思定2017年8月27日展示最近获得的中华民国国民身份证(美国之音记者黎堡摄)

台北—

在台湾东南部偏远的乡镇,一些外籍神职人员为传教和为当地人民的福祉奉献了自己的大半生,早已被当地人接纳为自己人。最近,政府对外籍人士国民身份作出了一项政策改变,为这些年事已高的传教士注入了新的活力和使命感。

魏主安神父2017年8月27日回忆当年初到台东的感受(美国之音黎堡摄)

魏主安神父:“那个时候,台湾本来就穷,我们台湾的东部更穷。”

今年8月底的一个下午,86岁的魏主安神父向美国之音这样描述1963年他初到台湾台东县传教时的感受。

天主教白冷传教会台湾分部设在台东市区(美国之音黎堡摄)

在魏主安被派到台东十年前的1953年,他服务的天主教瑞士白冷传教会彻底被共产党政权赶出了中国东北,并开始将他们在亚洲的传教工作转移到台湾偏远的台东县。

美国援助台湾传教士协助

由于美国当时向台湾提供了大量的人道援助物资,传教人士很快就找到了在当地起步的突破口。

魏主安神父:“那个时候,有美国来的救济品,政府把救济品分给基督教会、天主教会,而我们有名单,有政府给的老百姓的名单,就可以分发给他们。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跟老百姓接近。”

欧思定修士2017年8月27日展示教会早年服务过的当地民众(美国之音黎堡摄)

发放完那些美国来的救济品之后,这些瑞士传教士就开始了更加艰巨和漫长的扶贫工作,包括引进欧洲的人员和技术,为当地人建立医院、学校,兴建基础设施。与此同时,他们渐渐壮大自己的实力,在台湾东部各地陆续建立了几十座天主教堂。

做好扎根准备

魏主安说,从初次到达台东的那一刻,自己就做好了在这里扎根的思想准备。

魏主安说:“开始的时候,当然要学语言,台语或是国语,因为我们想,这就是我们将来要住的地方。”

而这一住,就住了半个多世纪。

今年81岁的修士欧思定跟魏主安同一时期来到台东,并一直负责传教会的行政和财务管理。

他说,台东是一个很适合他生活的地方。

欧思定说:“我好喜欢大自然,台东这里,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它有海洋,它有河流,它有温泉,它有山。所以,我很喜欢这个地方。”

保护环境奉献社会

除了管理传教会事物外,欧思定还把保护台东的生态环境作为自己的个人奋斗目标,并作出了不懈努力。

他说,几十年下来,他跟当地人完全融合在一起,彼此不分你我。

欧思定表示:“我的一切所有都在这边。我跟这边的老百姓打成一片,把自己当作他们的一份子,他们也常常说,你是我们的人,你很爱台湾,你跟我们一样。”

入籍道路漫长

也许,他们跟当地人不完全一样。他们原本来自外国,而这一点几十年来一直阻碍了他们实现在台湾加入国籍的愿望。

欧思定说:“其实我也跟马总统谈过这个事情。我跟他说,为什么不给我们。他说,你可以呀,你有资格,但你要放弃你的瑞士国籍呀。我说,那我舍不得啦。”

在彰化市担任台湾基督长老教会牧师的王进财对美国之音说,政府本来应该对这些长期奉献台湾的外籍神职人员持更加包容和开放的态度。

王进财说:“有许多天主教会,他们的神父、修女,100多年前都来了,把科技、医疗、福音传到这里来。但是很可惜,长期以来,我们的政府,不管他们在这里贡献了50年、60年,但是政府没有给他们一个身份、合法身份。他们还是用他们原居地的身份,来往于两地之间。”

入籍政策重大改革

前不久,蔡英文政府作出了一项重大政策改变,允许那些长期为台湾作出卓越贡献的外籍人士不放弃原籍也能加入中华民国国籍。

今年8月初,台东县官员受蔡英文政府的委托在一个公开场合,向魏主安神父、欧思定教士和白冷传教会的另外两名神父颁发中华民国国民身份证,表彰他们几十年来在台湾、特别是台东这块土地上作出的奉献。

对讲台东本地话比国语更加流利、熟悉台湾主体性议题的魏主安神父来说,得到中华民国国民身份证令他感慨万千。不过,跟以往不同的是,他现在可以名正言顺、大大方方地参与这些敏感政治话题的讨论。

新公民的权利与责任

魏主安说:“现在我们得到了身份证,我想,如果有争议的问题、或者社会的毛病和不好的情形,我想我们有资格、也应该讲。”

魏主安说,他希望中国大陆不要用暴力吞并台湾,也期许台湾人民勇敢面对威胁,保卫自己的家园。

寄望两岸和平

欧思定修士曾在三年前两次申请签证希望去中国大陆登山,但都被拒绝。他说,台湾难以抵御中国大陆最终吞并台湾的企图。他希望两岸之间目前的和平现状能尽可能长久地维持下去,直到中国实现民主自由的那一天。

不过,年迈的欧思定更注重自己还能继续为台湾具体做些什么。他已经签署了法律文件,决定去世后将遗体捐献给佛教慈济医院。

欧思定修士2017年8月27日自豪地展示他的园艺技能(美国之音黎堡摄)

在白冷传教会会所大院里的花园里,欧思定向记者一一介绍自己多年来的园艺成果。

欧思定说:“葡萄,我一年收一次啦,六月份收啦,然后我也不剪啦。可以剪,然后它九月份再生一次,可是我不怎么做了。”

眼下,让这位老修士更费心的是如何将花园照顾得更好,好在时机成熟时移交给热爱这片土地的新一代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