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调查土改反人类真相 重庆高校教授谭松遭开除

土改因为涉及中共政权革命合法性问题,是中国现代史中最敏感的禁区,敢于触及的学者少之又少。一位土改民兵连长李朝庚接受谭松采访说,土改时忠县有个未婚女子梁文华还未结婚,本身不是地主,因为是全县著名美女,就被十多个土改民兵抓去轮奸致死。谭松调查后叙述,一个地主媳妇交不出金银,被脱光衣服遭受碳烤活人酷刑,烤得乳房和肚皮往下滴油。

外媒报道重庆师范大学涉外经贸学院教授谭松,透露已被校方强行除名。近年来谭松一直在进行中共建政以来的若干历史真相的调查,包括川东长寿湖右派调查、川东土改调查、大邑刘文彩庄园收租院泥塑真相调查等。谭松说,土改调查最艰难,土改的恐惧,是我所有调查中遇到的最恐惧的。2002年在进行右派调查后,谭松曾遭国安逮捕,关押了1个月才取保候审。

10日自由亚洲电台发表对谭松的专访报道,谭松在周六(9日)发出的文章显示,他是在上一学期放假时,就接到被解聘的通知,但为了抗议学校试图静悄悄赶走他的企图,一直到周五(8日)他才前去人事处办理手续。谭松对自由亚洲电台亲口证实这些细节,并指现在学生也被压制,禁止讨论他被开除的事。

谭松认为,被开除是迟早的事。他一直是让学校头疼的敏感人物,学校党委书记周焱专门负责对其进行维稳。

谭松被开除的消息,引发广泛的关注,其发布的文章,在数小时后就有数万人阅读,但很快有关文章就遭屏蔽。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致电重庆师范大学涉外经贸学院党委书记周焱,但电话一接通就挂断,其后更不再接听。

谭松说:实际上7月份就开始了,7月3号就通知我解聘吧。但是我当时没有去办那个手续,因为那个时候学生全部都走了、老师全部都走了,他们就希望我悄悄的就从校园里面消失,我不接受,所以我就拖到开学我才去办。老师现在基本上不敢说甚么,学生们呢倒是很激动。我也很感动,但是呢,我看学生们说的不准他们讨论。当然我也能够理解学校想不要产生很大的影响,所以他们尽量想把这个事淡化,他们不要学生再去讨论我的事。

谭松表示,他一直希望学校作出1个书面的说法,但学校一直不给。校长给他的答覆,只是学校正常的调整。谭松称,压力来自上面,学校也不敢说。他认为,自己被解聘有3大原因,包括今年以来,高校里的意识形态压力剧增。

谭松说:第1点就是我长期在课堂上呢,说些他们认为不该说的话。

第2个就是做历史真相调查,这个也是当局它特别忌讳的。加上那些围攻我的爱党、爱国人士说,我们的高校里怎么还能容许这样的教授在里面上课呢?

谭松说,再加上大形势,今年从开年以来明显不同于以往的1种高压。我记得3月份召集我们开会的时候,党的书记就很严厉地告诫大家,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一定要小心。包括甚么意识形态出了问题1票否决,不要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诸如此类的话。

近年来谭松一直在进行中共建政以来的若干历史真相的调查。比如,川东长寿湖右派调查、川东土改调查、大邑刘文彩庄园收租院泥塑真相调查,都涉及到颠覆中共基于意识形态的表述。

谭松透露,在进行右派调查后,2002年他遭国安逮捕,关押了1个月才取保候审。在取保期进行了川东土改调查,有关调查中所揭露土改的残酷性震惊各界。而即使是隔了几十年后,土改当事人的极度恐惧,依然触目惊心。

谭松说,我做的所有调查当中,就是土改调查最艰难;当事人极其恐惧。这个土改的恐惧,是我所有调查中遇到的最恐惧的。

土改是中共无法抹去的一段残酷血腥史

重庆师范大学的副教授谭松

土地改革是中共建政后发动的一场暴力血腥运动,从1950年冬开始,到1953年结束。

《开放杂志》2013年曾经报道重庆师范大学的副教授谭松关于调查川东土改的调查。谭松教授表示:那些血腥惨烈的场面他自己也难以承受。

谭松2013年在香港的演讲中说,土改中最血腥残暴最恐怖下流的行径还不是斗争诉苦会,而是向地主逼浮财这个阶段,索要金银珠宝,逼不出来,贪婪的土改积极分子就使出种种丧尽天良的残暴下流手段和酷刑。

谭松讲述种种酷刑,如诸如”背火背篼”(在铁皮桶里装满烧红炭火强迫背在背上)、”抱火柱头”(把钢管烧红强迫人手抱)、吊木脑壳(把头部用绳捆起来上吊)、”烧飞机洞”(脱光女子的裤子用火烧下身)”点天灯”(在头上用粘土围一个圈,注入桐油点灯,或双手手心向上绑起,手窝盛满桐油点灯)等等。

谭松调查后叙述,一个地主媳妇交不出金银,被脱光衣服遭受碳烤活人酷刑,烤得乳房和肚皮往下滴油。

谭松调查后叙述,土改积极分子民兵多是地痞流氓,暴力被合法化,使他们得以公开对地主女子施行残忍的性虐待。他们强迫未婚女子脱裤分开两腿被人摸下身,将木块、铁条和脱粒后的玉米棒插进女人下体反复朝里捅。

一位叫黎明书的男子回忆说,他的姐姐黎琼瑶当年二十出头的未婚女子,被逼交出洋钱,交不出先被暴打灌辣椒水,然后被扒光衣服用猪鬃毛扎乳头,无法忍受当天跳堰塘自杀。

一位土改民兵连长李朝庚接受谭松采访说,土改时忠县有个未婚女子梁文华还未结婚,本身不是地主,因为是全县著名美女,就被十多个土改民兵抓去轮奸致死。

斗地主

谭松说,利用地痞流氓当革命先锋,是当年被共产国际派来中国发动革命的苏联顾问鲍罗廷发明的。

谭松曾演讲结束时表示,将他调查到的死于土改的受难者名单一一在视屏上打出来。他说,每一位受难者都不应该被人遗忘。

土改因为涉及中共政权革命合法性问题,是中国现代史中最敏感的禁区,敢于触及的学者少之又少。谭松本人他在之前做川东右派调查被重庆当局关押了三十九天。

据有关专家保守估计,当年中共土改杀死了200万所谓的“地主分子”。一位美国学者估计有多达450万人在土改中死亡。而土改时农民瓜分了地主、富农的土地,中共随即又通过互助组、合作社将土地收走。

前广东省副省长杨立在《带刺的红玫瑰–古大存沉冤录》一书中透露,1953年春季,广东省西部地区的土改中有1,156人自杀。当时广东省流行的口号是:“村村流血,户户斗争。”

阿波罗网林亿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