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李怡:长子自杀的蔡副局长是共产党的旗手

——恶心•寒心

自2015年以来,香港年轻学生自杀成为风潮,两年共有71名学生自杀身亡。然而,只有蔡“大旗手”丧子才赢得一片问候之声,好像71个生命都不是生命,而只有蔡之子的生命才是生命。71人的轻生,很大程度与香港的教育有关,而蔡某正是荼毒教育的推手。孙晓岚悲愤到想以死控诉,个别年轻人因愤懑而有不当言辞以至激进行为,是否情有可原?

教育大学民主墙出现“恭喜蔡匪若莲之子魂归西天”字句,由于林郑月娥及一众掌权人物的迅速、严厉和用上最高级词语谴责,因而引起社会极大回响。教大校长张仁良表示愤怒、痛心和内疚,说行为“超越人性道德底线”;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对张贴言论的2人将来成为老师感到担心;教大校董会主席马时亨更称要追究到底,磨刀霍霍之声令人不寒而栗。林郑月娥第一时间发表声明,表示对“有违道德的冷血言论极度遗憾”,予以“强烈谴责”,对事件“极度关注”。

“极”!“极”!“极”!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外就是对一个许多教师和学生憎恶的人遇到不幸表示幸灾乐祸罢了。作为一个文明社会有教养的人,当然不应有幸灾乐祸之心,然而出现这种标语,掌权者是否也应该反躬自问:是不是有些事情出错了?而不是立即对作出此言论者磨拳擦掌。市民也不要立即道德主义上身,未搞清是非就和应权贵。

2006年接连两名教师跳楼身亡,时任教统局常任秘书长的罗范椒芬说:“如果是(与教改有关),为何只有这两名教师(自杀)呢?”2016年10月,教育局长吴克俭在防止学生自杀委员会报告出炉前说,大专生自杀因为生涯规划做得不好。够凉薄吧,何以不见厉声谴责?

前港大学生会会长孙晓岚日前发表文章,说她和蔡若莲同为防止学生自杀委员会成员,会中有“说人话、站在青年人一方的委员,但蔡不是其中之一”。而最后报告出来,使她绝望到“甚至曾想过要带着委员的身份以死控诉,想到美好的日子离年轻人很远很远……很难不感到悲愤”。

蔡不是“说人话”的人,她是什么人呢?在2006至2013年出任教育局课程发展主任,她参与的计划均加入普教中元素。她后来担任教联会副主席,教联会于2012年出版国情教学手册,指共产党是“进步、无私与团结的执政集团”,这本书成为反国教示威的导火线。早前“香港01”引述消息人士指,原来北京属意蔡若莲坐正做教育局局长,因为教育政策是政府的“重中之重”,需要信得过的人任“大旗手”,惟林郑担心蔡若莲“红底”会引致民情反弹,才将蔡“降一级”任副局长。6月传出她会担任副局长消息,教师在网上发起联署反对任命,有17,000人联署。

自2015年以来,香港年轻学生自杀成为风潮,两年共有71名学生自杀身亡。然而,只有蔡“大旗手”丧子才赢得一片问候之声,好像71个生命都不是生命,而只有蔡之子的生命才是生命。71人的轻生,很大程度与香港的教育有关,而蔡某正是荼毒教育的推手。孙晓岚悲愤到想以死控诉,个别年轻人因愤懑而有不当言辞以至激进行为,是否情有可原?

我同情所有年轻的轻生者,包括蔡某之子。但对权贵们的虚伪的、双重标准的“道德”感恶心,对他们的“极度遗憾”感遗憾,对他们的“强烈谴责”感到要谴责,对他们“追究到底”的用心感到寒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