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科教 > 正文

硅谷开始充斥着血的气息:科技巨头引发了美国两党的政治警觉

随着科技巨头在美国政治领域的权力和影响力剧增,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对此感到警觉,分拆这些科技巨头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美国媒体BuzzFeed今日发表社论,称科技巨头充斥着人们的生活,他们对经济和政治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俨然成为了“老大哥”(Big Brother)。

他们资金雄厚,内心贪婪,对于既有的成就毫不满足,就像上世纪的石油财团那样令人厌恶。

对于还未生长成型的竞争对手,他们只要斥巨资收购就能解决问题,极大地阻碍了美国的创新。他们还把手伸向了美国的各个行业,从运输到零售,从政治到石油。

美国学术界一直在讨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原因。他们认为,Twitter和Facebook等社交媒体发挥了重要作用。在这些平台上,越是娱乐性的人物,越是能获得更高的曝光率,从而赢得公众的关注。社交媒体们极大地改变了美国的政治生态。

BuzzFeed称,华盛顿对科技巨头们的作用已经开始感到不安,就连民主党人也开始有所微词。外界对分拆这些科技巨头的呼声越来越高,硅谷已经开始“充斥血的气息”。

科技巨头引发了美国两党的政治警觉

科技巨头不断垄断着人们的生活,其影响力也日益扩大到政治领域,这引发了美国两党的高度警觉。

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FEC)委员Ellen L. Weintraub发起了关于在互联网上修改关于政治广告免责规则的投票。Weintraub在Twitter上写道:“我们必须更新联邦选举委员会的规定,以确保美国人知道他们在互联网上看到的政治信息是由谁购买的。鉴于过去几天有关国外机构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秘密购买数千个互联网政治广告的启示,我们迫切需要修改互联网免责条例。”

这封信已发送给主席Steven T. Walthier。Weintraub表示,他们将进行为期30天的公众意见征询,随后再召开听证会。

科技巨头权力暴增

向外国出售政治广告只是冰山一角,事实远非这么简单。

扎克伯格和他的妻子以关心社会事务著称。他们大力投资慈善事业,对教育、医疗和犯罪等议题深表关切。今年8月,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和其妻子聘用了奥巴马和希拉里高级顾问Joel Benenson,作为“陈-扎克伯格倡议”慈善基金的顾问。这越发加深了扎克伯格进军政坛的猜想。没人知道,如果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为自己打一份竞选广告,会有多少人支持他。

谷歌的政治倾向比Facebook更加强烈,其“白左”政治正确氛围人尽皆知。尽管其CEO Edward Page不像扎克伯格那样广泛参与社会公众事务,却占据美国搜索广告市场约77%的营收,还野心勃勃地想要进军石油行业。从今年开始,Google花在国会和白宫游说上的金钱激增,这些钱主要用于劝说政府使Google免于因垄断而遭遇分拆。

亚马逊虽然不像Facebook和谷歌那样,能直接影响人们的观点,但该公司已经控制了美国43%的网上零售,这一比例还有扩大趋势。亚马逊还开始大力进军线下零售业,对实体零售商带来了很大的冲击。

微软命运的重演?

谷歌和Facebook之所以能够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功,是因为1998年克林顿政府时期,美国起诉微软公司将其网络浏览器与Windows操作系统捆绑在一起,以削弱其竞争对手网景公司。

法庭判决微软应该被拆分。尽管这一决定在上诉中被推翻,最终案件交由小布什政府处理,但微软在互联网领域的主导地位受到打击,其发展速度被大大减缓,从而为后起之秀腾出了生长空间。

芝加哥教授Zingales认为,今天的垄断企业就是昨天的创业公司,一个健康的系统需要为新来者腾出空间,而不是让寡头们和老人们垄断市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华尔街见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