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遇古老修炼法门 一位癌末比丘尼身上的奇迹

曾出家为尼的阮黄鸳因罹患胃癌的契机,结缘法轮大法修炼,康复后选择还俗。还没从越南一所大学的法律系毕业,就选择剃度出家,成了一名比丘尼。过了几年,她被查出患有胃癌。正当她默默开始准备后事时,奇迹发生了。

曾出家为尼的阮黄鸳(左三)因罹患胃癌的契机,结缘法轮大法修炼,康复后选择还俗。

阮黄鸳(Nguyen Hoang Uyen,音)还没从越南一所大学的法律系毕业,就选择剃度出家,成了一名比丘尼。过了几年,她被查出患有胃癌。正当她默默开始准备后事时,奇迹发生了。

以下是阮黄鸳的自述:

祖母经历让女大学生出家为尼

26岁时,我决定出家当比丘尼(即佛教尼姑)。我是在当尼姑的祖母过世后做出决定的。

祖母六十多岁时出家,78岁时死于癌症。她对这种致命疾病的态度让我很敬佩:面对癌症的痛苦,她并未抱怨。直到人生最后一刻,她还在诵经礼佛。

祖母去世三天后,家人为她举行了盛大的葬礼,许多著名僧人出席,我希望父母去世时也可以有同样的厚仪。葬礼花费不赀,超出了我家的承受力,所需费用都是其他佛教徒捐出的。

祖母的葬礼后,我找到一座寺院的比丘尼住持请求出家,只是我对严格素食有些拒斥。她告诉我说:“只是吃的东西,没关系。”她说的没错,从第二天我就可以吃素,完全没影响。我很欣赏这位比丘尼住持。

我剃度时,还是法律系四年级的学生,并且还在学习中。尽管家人反对,但我决定把这些都放下,开始我的新生活。而当比丘尼住持告诉我“一人出家,全家得福”时,我的心意就更坚定了。

阮黄鸳(音)辞别法学院和家庭,成了一名尼姑;后因罹患胃癌的机缘了解了法轮大法,走入修炼。(ntd.tv)

身处寺院年轻比丘尼有困境

越南有句谚语:“鞋子哪里夹脚,只有穿者知道。”

寺院里的生活并不像我想的那么容易。我看到尼姑和僧人像常人一样沉溺于情欲、怨怼和妄念。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怎么能开悟呢?我觉得陷入了一种困境,却不知道如何解脱。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对着佛菩萨像昼夜礼拜。

我一直在求佛让我找到一位能引领我开悟的明师,而修行的停滞不前,让我感到孤独。

在寺院里,我每天要给250名尼姑和僧人做饭,同时昼夜祈求佛菩萨让我遇到一位明师。就这样,我在无望的状态中等待着。

找到真正的道路

正式成为尼姑一年后,我被确诊患有胃癌,而且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肠道和子宫,一个站起来的动作也会让我痛苦不堪。尽管如此,我仍然竭尽全力完成我的日课和职责。很快,我的身体变得非常虚弱,不得不回家治疗。

我按照一个朋友的建议接受各种治疗。她对我非常好,定期给我送药品,也陪我做治疗。抱着最后的希望,我们四处寻医问药,遍访了以治疗癌症闻名的所有医生和气功师,但全都无功而返。我的病越来越重。我并不惧怕死亡,只是担心父母,如果我这么年轻就死去,他们会有多痛苦。

阮黄鸳(音)在阅读法轮大法书籍。(ntd.tv)

正当我放弃希望时,一位朋友推荐了一种包括打坐的自修方法,叫做法轮大法。她让我去公园找其他修炼者学炼。

起初我很不情愿,但她对我很好,坚持说我应该尽力寻找能让我活命的修炼道路。她向我介绍法轮大法,以及修炼者在实践中身心受益的情况。她诚挚的话语让我感动,我决定试一试。

那时候,我又住进了寺院,很难出门。我不得不谎称自己需要出门治疗,搬进了朋友家,以便能去公园习炼。令我惊讶的是,在公园里和别人一起炼了一个月后,我的疼痛减轻了,感受到康复的愉悦。

我回到了寺院,晚上读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并偷偷炼功,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已经走上了一条新路。

世俗中的修炼

这样过了一个月,我决定离开寺院,开始一种新的生活——一个在常人社会中修炼的生活。法轮大法属于佛家修炼大法的一种,但鼓励修炼者不离世俗修炼,在复杂的环境中提高境界,同时保持正常的工作和家庭生活。

当我做出这个选择时,不得不面对许多批评。比丘尼住持问了我很多问题,最后同意我离开。可我的家人却对我的决定感到不安,他们希望我以后能像我姨妈一样——她在平阳省一座寺院任住持,并且能去印度精研佛法。在他们眼中我非常有“晋升”前途,他们把这看得比心灵升华更重要。

图为修炼法轮大法的阮黄鸳(音)在炼打坐、阅读《转法轮》。(ntd.tv)

但我心意已决,没有人能阻止我。不仅是因为修炼法轮功让我康复,也因为我知道,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真正的修炼道路。读《转法轮》时,我感到豁然开朗,因为这是一本真正修炼的书。我不明白的关于生活、业力、修炼的一切,书里都有清晰简明的解释,引起我非常深刻的共鸣。

当我第一次炼法轮功时,我感到一股温暖的能量通贯全身,非常舒服。这种感觉之美妙,难以用言语形容。我目睹了自己身心的巨大变化,在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半年后,我所有的病都好了。

目前,我完全恢复了健康,以教英语维生。每堂课后,学生们都和我坐在一起读《转法轮》。听说我通过习炼这种功法癌症都好了,我学生的父母都想让孩子修炼法轮大法。

我还记得离开寺院那一天,我不得不面对很多困难:我没有钱,没有工作,也没有地方住。现在,我周边都是暖心、真诚而纯净的法轮功学员,让我很高兴自己做出了正确选择。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和挑战,我的身心状态都安稳平定。我相信我可以克服困难,因为我走在一条正路上。

英语课结束后,阮黄鸳(音)带学生一起读《转法轮》。

最终,我的父母开始支持我修法轮大法。当看到我健康、平和、自由而真诚地生活着,他们很开心。我了解到出家30年的姨妈想让我回寺院,但我以前的比丘尼住持告诉她:“别找她了,她现在走在正路上。”她是最了解我的人,她也深知佛法修炼的关键在于修心,在于内心的改变。也因如此,在世间修行是最难,也是最有效的途径。

我非常感激慈悲的神佛听到了我的祈求,示我以真正的修炼大法。或许只有体验过末期疾病的死亡危机和痛苦的人,才能明白我是多么幸福,以及对于找到通往健康和觉悟的真正道路是多么感恩。

我相信一切的发生都有原因,而且是命中注定。如果你碰巧读到了我的故事,我希望它能让你获得裨益与启迪。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陈柏圣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