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财经 > 正文

中国8月人民币贷款和社融远超预期 M2创历史新低

中国8月新增人民币贷款 1.09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1.48万亿元,均远超市场预期。但M2货币供应同比增速降至8.9%,续创历史新低,为连续第七个月放缓。

中国8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09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1.48万亿元,均远超市场预期。但M2货币供应同比增速降至8.9%,续创历史新低,为连续第七个月放缓。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称,7月份以来,金融数据与实体经济间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背离。金融数据不错但实体数据开始疲软,原因目前仍不清楚,环保限产可能是原因之一。预计短期内货币政策和监管政策不会做大的调整。

M2增速连续7个月放缓

据人民银行数据,M2货币供应同比增速自去年11月开始一路下挫,5月跌破个位数,8月再度刷新历史最低水平:

8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64.52万亿元,同比增长8.9%,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3个和2.5个百分点;

狭义货币(M1)余额51.81万亿元,同比增长14%,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3个和11.3个百分点;

流通中货币(M0)余额6.76万亿元,同比增长6.5%。当月净投放现金422亿元。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德国商业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周浩均表示,M2增速下滑这还是个趋势性的问题,M2跌破9%并不意外。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鄂永健则称,在贷款增加较多、财政存款明显减少的情况下,M2增速再创新低,主因可能是银行配置债券同比下降较多。社会融资数据显示,当月企业债券净融资为1,063亿元,同比大幅减少2,173亿元。去年同期高基数也对M2增速产生重要影响。

社融增至1.48万亿元

央行数据显示,中国8月社会融资规模1.48万亿元,远超预期的1.28亿元,比上年同期多186亿元。

其中,当月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15万亿元,同比多增3497亿元;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减少332亿元,同比多减402亿元;

委托贷款减少82亿元,同比多减1514亿元;信托贷款增加1143亿元,同比多增407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增加242亿元,同比多增618亿元;企业债券净融资为1063亿元,同比少2173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653亿元,同比少422亿元。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蔡浩点评8月社融数据称,传统影子银行类贷款受严监管影响继续萎缩,但8月看似强劲的社融并未对实体经济有多支撑。

8月社会融资规模1.48万亿元,与去年同期基本相当,但结构有明显区别。发放实体的人民币贷款同比多增3,500亿,传统影子银行类贷款受严监管影响继续萎缩,而债券受8月流动性预期和下半月资金面明显收紧导致收益率上升的影响,企业债发行大幅减少,净融资同比减少2,173亿元,环比则减少近1,800亿元。这也表明债券和贷款资产于8月再次发生了轮转。

而从贷款结构来看,由于居民类和短期类贷款占比上升,因此8月看似强劲的社融并未对实体经济有多支撑。

新增人民币贷款超预期

中国8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09万亿元,远超预期的9500亿元,比去年同期多增1433亿元。

8月末,本外币贷款余额121.99万亿元,同比增长12.6%。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116.49万亿元,同比增长13.2%,增速与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高0.2个百分点。

分部门看,住户部门贷款增加6635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2165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4470亿元;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加4830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695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3639亿元,票据融资增加318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减少513亿元。

月末,外币贷款余额8327亿美元,同比增长2.8%。当月外币贷款减少52亿美元。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鄂永健点评称,8月新增贷款略超预期,一方面是经济企稳带动企业信贷需求,以及前期住房销售带动个人住房贷款需求;另一方面是金融去杠杆推动表外转表内。

金融数据与实体经济出现背离?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称,7月份以来,金融数据与实体经济间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背离。金融数据不错但实体数据开始疲软,原因目前仍不清楚,环保限产可能是原因之一。预计短期内货币政策和监管政策不会做大的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7月份以来,金融数据与实体经济间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背离,金融数据不错但实体数据开始疲软,原因目前仍不清楚,环保限产可能是原因之一,但应该不足以解释8月份宏观数据的全面疲软;在金融数据仍不错的环境下,货币政策和监管政策预计短期内不会做大的调整。

降准论战升级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王洋表示,货币政策去年底以来一直偏紧,但偏紧政策对经济有负面影响,后果显现又有时滞。在流动性偏紧的感受下,最近降准的呼声重新增多。

政策方面,货币政策去年底以来一直偏紧,这和经济表现有错位。即经济反弹时给了货币政策偏紧的时间窗口,但偏紧政策对经济有负面影响,后果显现又有时滞。

近期降准的呼声重新增多,这是对流动性偏紧的感受,是在基于经济改善的基本面下,而不是基于重新放水刺激的逻辑。另外,人民币升值,令降准带来的资金外流风险降低,只是满足降准条件的次要因素。

因此,降准对冲外汇占款,应该是个中性的政策。用降准替代MLF,有助于市场公平,并合理降低市场利率。继续以MLF之类替代降准,会导致流动性分配不平等的加剧。这种从央行-国有大行-中小银行-非银机构的流动性分配,实际上可能导致金融系统脆弱性增加。

而德国商业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周浩则表示,政策方面,目前降准似乎没有必要,8月经济数据其实没有那么差,主要是之前的经济韧性让市场预期偏高了,这应该是预期之内的放缓,而且降准信号作用太强,目前并不适合。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华尔街见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