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投书 > 正文

廖祖笙:“高位截瘫”的还有共产党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五十八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近日有海外媒体报称,你痛批共青团,指其处于“高位截瘫”的状态,说其“空喊口号”、“形同虚设”、“四肢麻痺”、“说科技说不上,说文艺说不通,说工作说不来,说生活说不对路,说来说去就是那几句官话、老话、套话,同广大青年没有共同语言、没有共同爱好,那当然就会话不投机半句多。”

诚哉斯言。实际情况是,党国“高位截瘫”的何止是共青团?机构臃肿的党国,尸位素餐甚而长期反向作为的机构,一直以来多如牛毛。对苦难的百姓而言,党委是虚设的,政府是虚设的,公安是虚设的,法院是虚设的······自谓“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更是长期处在“高位截瘫”的状态,鲜有真正行使执政党起码职能之时,以至这个苦难的国家,直到现在也还是乌天黑地、一地鸡毛。

挂羊头卖狗肉的“新中国”,几十年如一日实行一党专政,处在责任链末端的共产党,对于鹿走苏台、国已不国,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中共的所谓“执政”史,说到底其实也就是一部虐民史、祸国史,中国史上没有哪个统治集团,会像你党这样自掘坟墓,压根就不把民心、民权当回事,会一路裸奔祸国殃民、倒行逆施成这样。一个要靠“维稳”赖在台上的“执政党”,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长期以来造孽太多,以至民怨沸腾,民心尽失。

“文革”是一场十年浩劫,“胡温腥政”是一场十年浩劫······这些都已成为一种普遍共识。“习李新政”若还是一以贯之杀人的事不管、抢人的事不管、整人的事不管,还是继续放任暴政打手虐民害命,对苦难的百姓再无尽“空喊口号”、“形同虚设”、“四肢麻痺”,那么敲锣打鼓热闹了一番的结果,注定将无改“高位截瘫”的形态,在一团漆黑中给中国带来的,也完全有可能会是又一场十年浩劫。先生不妨扪心自问,这个党在换季之后,为苦难的百姓究竟解决了什么实际问题。

前中央政法委的最高长官周永康恶贯满盈,其任期内衍生的冤假错案无数,给中国百姓带来了深重的苦难,这毫无疑问首先是因为党的“高位截瘫”、用人不察造成的。周永康倒台后,国人普遍期望的云开雾散景象非但没有显现,相反还有进一步黑云压城之势。烂透了的政法系一样是在为所欲为,各种严重侵犯人权的罪恶大量存在,在不时出现的被死亡、被失踪、被酷刑、被牢狱、被迫害等等面前,高高在上的党在干什么呢?在“高位截瘫”,在抓耳挠腮,在拿一个惯常执法犯法的国中之国完全没辙。

“胡温腥政”时期亲人被杀、房产被抢的国人不知凡几,屯街塞巷的冤民从上一个“新政”,行号卧泣到这一个“新政”,希望能讨得一个起码的公道,遭遇的往往是雪上加霜。高高在上的党在干什么呢?在“高位截瘫”,在视若无睹,在置若罔闻,在权当各种伤天害理的罪恶压根就没有发生过,在以“三骗胡同”对苦难的冤民继续哄、骗、拖。党在语言层面好说说尽,在事实层面却同样是“空喊口号”、“形同虚设”、“四肢麻痺”,时至今天也没有确实解民倒悬,在同样公然不作为。

我儿廖梦君被一个夺命电话骗进已放假的学校,遭到惨绝人寰的虐杀,在这般令人发指的绝人之后面前,没有一个党官真正站出来,怒发冲冠拍案而起,为一个无辜惨死的孩子主持公道。我夫妇俩告遍区、市、省、中央的相关部门,遍见的是一些煞有介事混迹在公门中的行尸走肉。我向胡锦涛苦苦申述,向先生你苦苦申述,同样得不到任何回应,就连“节哀”二字也没有。一遇到苦难百姓喊冤,就像鸵鸟一样将脑袋藏在沙堆里的党在干啥?在形同僵尸,在“高位截瘫”,在一样放任杀人犯逍遥法外。

“习李新政”高喊要“依法治国”,新变种的纳粹们,在肆无忌惮阻断异议人士的一切生活来源,在对年迈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一同实行饿杀······在没人管事的“共和国”,我迫于无奈,这已是第58次向党的最高领导人先生你苦苦呼号,希望你能出一言解救之。这种灭绝人性、伤天害理的事,要是先生你都不想管,不敢管,那么也足证你的价值取向有问题,你这个党魁对我一家老小而言,也一样不过是“空喊口号”、“形同虚设”。只要我家还在这般苦苦申述,即为国家之耻,中共之耻,同时也是先生的执政之耻。

习近平先生,无可否认,你接手的是一个烂摊子,所面对的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千头万绪。要想做到拨乱反正,当务之急,该是以有效方法让各种办事机构尽快回归正途,让一地鸡毛的党国在方方面面尽快迈向有序。党国“高位截瘫”的远远不只是共青团,“高位截瘫”的,还有各种本该行使其应有职能的办事机构,还有共产党本身。若这个党真的心系万民,真的愿意为民办好事办实事,这个国家不会到现在也仍是乱世一个。党要是连一点起码的道德善念和人伦物理都不讲了,那么也就难怪会是上行下效,会总是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高位截瘫”。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9月20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9月20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4084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385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中国的多个省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因锐评刘云山被“不作恶”的谷歌删除)

廖祖笙推特:https://twitter.com/liaozusheng(在“欢迎批评”的禁评时代推特账号被冻结)

廖祖笙邮箱:曾有的谷歌邮箱、雅虎邮箱、微软邮箱全部被禁用[博讯来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