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被“劝退”的倔强少年

16岁的少年刘文展和学校闹僵了。

这个江西省于都实验中学的高中生,本该坐在高二年级的课堂里上课,但新学期开学已20多天,他还待在家里,甚至在网上卖起了手机。这像是在赌气:开学时,他收到班主任的‌‌“劝退‌‌”通知,而现在,学校劝其返校,他偏不回去。

引发‌‌“劝退风波‌‌”是他的连续举报。今年3月,刘文展多次致信国家机关,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但接下来,他被校方‌‌“谈话‌‌”。刘文展疑惑其举报人身份遭暴露,因此写下第二封举报信:投诉学校违规补课以及于都教育局出卖举报人信息。出乎意料的是,今年9月,新学期开学前,刘文展的班主任通知其母亲:不接受刘文展的报名,请换一个学校。

他将自己的遭遇在网络公布,引发舆论关注,事件发酵后,涉事班主任、执行校长均被校方解聘。而校方则向深一度回应,此举系班主任个人行为,并称已多次上门劝其返校,但刘文展拒绝返校。

9月20日晚,校方代表再次进行家访。刘文展回忆,在其他人先行出门后,他对班主任说:‌‌“老师,我恨你,你要害我‌‌”。老师回答他:‌‌“是人总要生活‌‌”。刘文展对深一度说,他觉得老师的这句话充满无奈。他突然有点后悔伤害到班主任,转而又纠正‌‌“后悔‌‌”一词:‌‌“我不后悔,伤害不是我带来的,我是心疼我的班主任‌‌”。

爱举报的少年

举报之前,他还查询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信访条例》,‌‌“如有半点捏造,愿意承担法律责任‌‌”,他说。

在举报事件发生前,刘文展并不是老师眼中的‌‌“问题学生‌‌”。

2016年9月,刘文展以580分的中考成绩(满分780),考入江西省于都实验中学。这是一所包含初中部、高中部的民办学校。刘文展的成绩排在全年级第20名,因此,他是学校的‌‌“免费生‌‌”,不需要缴纳高中的学费和资料费,包括后来被刘文展举报的‌‌“补课费‌‌”,也在免费范围内。

今年2月起,于都实验中学安排高一、高二年级补课。‌‌“每周上课六天半,休息半天,一个学期400元。‌‌”刘文展说,学校并没有给学生开发票,交了费的学生,老师会在名单打钩。

知道学校的补课安排后,刘文展很生气,尽管他是免费生。‌‌“我们这个县是贫困县,补课费相对于我们这里的孩子来说算一大笔钱。平时经济压力就很大了,很多同学因为交不起学费、补课费就辍学了。我也是农村出来的,能感同身受。‌‌”事后,他对深一度解释举报动机。

3月7日,他写好举报信件,登录国家信访局官方网站,点下发送键。没想到几天后,班主任就找他谈话,并暗示学校被举报了,此事是否与他有关。

刘文展很生气,认为有人泄露了他的个人信息,于是又写下第二封举报信:投诉学校违规补课以及出卖举报人信息。同时,他还举报了于都县教育局,他认为自己的信息泄露与县教育局有关,并且举报县教育局‌‌“放纵于都实验中学的违规补课及收费‌‌”等行为。

‌‌“这不是我第一次搞举报。初二的时候,我就举报过数学老师在外开补习班。高一下学期自学了信访制度之后,我就知道了渠道,就往信访部门投诉了。‌‌”刘文展对深一度说。

刘文展自认为‌‌“爱管闲事‌‌”。除了举报补课,他还向当地有关部门举报或反映环保、路况问题等。他对自己的举报行为颇为自信。举报之前,他还查询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信访条例》。‌‌“如有半点捏造,愿意承担法律责任‌‌”,他说。

被举报的还包括一起他亲身遭遇的‌‌“警察暴力执法‌‌”。刘文展念初中时,有一天夜里和朋友骑着电动车在街上闲逛,三个未穿制服但自称警察的人将其拦下,刘文展以为对方是假冒警察的流氓。对方提出要检查手机,刘文展没给,并要求查看对方证件。对方亮了一下,但没让他仔细查看,双方随后发生推搡。

刘文展举报后,当地警方联系刘文展去接受道歉。

挨打还手的孩子

举报事件发生后,父母要求他去学校道歉,他拒绝,因此挨了打。‌‌“我也还手打他们了。我又没有错,我很理性啊,他们错了还打人,是不是该打?‌‌”他反问采访他的记者。

深一度在网上查询到,于都县教育局于3月16日发布的《关于反映实验中学违规补课及收费等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书》显示,调查核实认为,于都实验中学组织周末补课问题‌‌“基本属实‌‌”,但收取补课费‌‌“与事实不符‌‌”。

对于这样的结果,刘文展称他‌‌“不满意‌‌”。在他发出举报信后,学校多次找他谈话。而学校在2017年上半年仍在补课,刘文展也照常参加补课,但保持每周在网上或线下发一封举报信。

刘文展和学校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

今年9月初,班主任突然发微信通知刘文展的母亲:‌‌“接到学校通知下学期不接受刘文展的报名,请换一个学校‌‌”。刘文展得知后,索性不去学校,在家里通过二手平台网站卖起了手机。

他将自己因举报被劝退的遭遇发布在知乎网上,引发舆论和媒体强烈关注,随之而来的则是学校的道歉。

9月19日,于都县教育局及实验中学派人到刘文展家中,校方代表向其道歉。9月20日晚,校方再次派代表家访,劝其返校。

针对刘文展举报补课一事,9月20日,于都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陈桂华在接受深一度采访时表示,于都实验中学组织周末补课问题‌‌“基本属实‌‌”。

于都县教育局相关负责人接受深一度采访时说,发送劝退短信是‌‌“班主任自己的行为‌‌”。于都县教育局信访办肖姓负责人表示:‌‌“班主任一气之下发送了信息,没有跟学校沟通过。希望刘文展可以尽快重回校园,不要因此对上学有仇视心理。‌‌”

但刘文展表现出‌‌“不一般‌‌”的倔强,坚决拒绝返校。‌‌“我现在不继续上学,不需要家长的同意,他们没有决定权。还有人建议我转学。但我暂时不想继续上学了,想去深圳和朋友一起卖手机。‌‌”

刘文展的母亲对张春华告诉深一度,他的丈夫常年在外地做体力活,自己则在本地一家餐厅打临时工,每天早出晚归。母子间通常的交流是:儿子快吃,明天还得早起上学。‌‌“他总说我们没文化,不懂。但是孩子需要什么要买什么,我们就给他,缓和家庭矛盾。‌‌”

张春华说,现在儿子能回校认真学习,学校不再追究相关事情,是她目前最大的心愿。‌‌“我还是希望他至少完成高中学业。挣钱很苦,但只要他去读书,家长来尽力赚钱‌‌”。

‌‌“他们觉得老师永远是对的,都觉得我是错的。‌‌”刘文展和父母想的不一样。

他认为,父母受世俗观念的影响。举报事件发生后,父母要求他去学校道歉,他拒绝,因此挨了打。‌‌“我也还手打他们了。我又没有错,我很理性啊,他们错了还打人,是不是该打?‌‌”他反问采访他的记者。

‌‌“心疼我的班主任‌‌”

他对最后走的赖晏斌说:‌‌“老师,我恨你,你要害我‌‌”。老师回答:‌‌“是人总要生活。‌‌”

在父母的劝说下,刘文展也‌‌“低过头‌‌”。张春华说,老师曾强迫刘文展向当地教育局写一份说明书,称自己的举报是伪造的。‌‌“我和刘文展的爷爷觉得老师对我们有恩,也都劝他写,他就写了。‌‌”

但此事之后,刘文展经常生气,指责家长‌‌“纵容包庇老师,让自己做了不愿意做的事。‌‌”这之后,刘文展比过去更倔强,‌‌“做决定也不跟我们说了,也不经过我们的同意。‌‌”

在张春华的回忆里,儿子成绩从小学开始就很好,和同学也没什么矛盾。初二时,曾因为没有完成作业,他在全班同学面前挨了班主任的打。‌‌“这件事给他带来一些伤害,他后来举报老师打他。‌‌”

在刘文展的初中同学李文(化名)眼中,刘文展‌‌“是个挺爱学习的人,能排进班级前十名,对同学也不错。‌‌”

李文说:‌‌“这位(初中)老师虽然脾气不好,但人不错,还会帮同学们补习功课。刘文展的举报在当时看来挺解气的,现在感觉好像有点过了,毕竟老师还是可以自己改正错误的。‌‌”

刘文展则坚持自己所认定的‌‌“正确‌‌”。

上高中后,他对班主任赖晏斌挺有好感,并且最喜欢他的英语课。举报事件前,他觉得老师对自己‌‌“挺冷淡的‌‌”,‌‌“后来,班主任可能觉得我举报学校,也担心举报他,对我更加容忍了,我经常迟到,老师也不会生气了。‌‌”

刘文展说,今年3月份,班主任赖晏斌曾问他,学校最近接到举报,你应该知道吧。随后,班主任规劝他要改正错误,把心思多花在学习上。他当时表现得很镇定,理直气壮地说:‌‌“改正?我没有错要我怎么改?‌‌”当天,刘文展继续发出举报信,投诉于都县教育局泄露他的个人信息。

9月20日上午,赖晏斌回应深一度:‌‌“我想我对学生的教育比较失败,呕心沥血,我认识到自己的某些错误,现在也已经被学校解聘。‌‌”

9月20日晚,校方代表再次进行家访,一同前来的还有被学校解聘的老师赖晏斌。这个16岁的少年多次质问:究竟是谁出卖了我的信息?场面一度紧张,没有人答复他的提问。刘文展事先将手机正对客厅放置,并且在QQ空间里开通网络直播,手机静静记录下了沟通的全过程。

有1000多个网友围观了这场直播。有人发出弹幕评论:‌‌“教育局好凶‌‌”,‌‌“你好厉害‌‌”。对于网友评论他有正义感,刘文展表示,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多有正义感的人,但我愿意做一只出头鸟,让这个世界多一点光。‌‌“我就是喜欢管闲事。‌‌”

刘文展回忆,9月20日晚,家访结束,在其他人先行出门后,他对最后走的赖晏斌说:‌‌“老师,我恨你,你要害我‌‌”。

老师回答:‌‌“是人总要生活。‌‌”

刘文展觉得老师的这句回话充满了无奈。他对深一度说,突然有点后悔伤害到班主任,转而又纠正了‌‌“后悔‌‌”一词。‌‌“我不后悔,伤害不是我带来的,我是心疼我的班主任‌‌”。对于班主任发来的‌‌“劝退‌‌”微信,他认为,那是在给学校‌‌“背锅‌‌”。

另附:

网易知道|因举报被威胁退学少年:以后遇不平事仍会举报

作者|庞礴

半年内,刘文展向国家信访局发出多封信举报学校违规收费补课,却被教育部门泄露身份,之后不断被学校约谈,直至开学前得知学校不会接受自己的报名,事情在最近几天有了转机,9月21日早上,班主任赖晏斌因擅做决定拒绝学生报名而被学校解聘。尽管学校表示他可以报名、返校读书了,刘文展还是表示,他想离开学校。

我想离开学校

记者:今天早上班主任被解聘了。

刘文展:我听说今天早上老师没有来学校,还不知道这是不是事实。我希望得到书面答复。

记者:这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刘文展:不是。教育局把责任推卸得特别干净,起初说我心理有问题,后来又把锅甩到我老师的头上,说假传学校的旨意,而教育局的领导根本没有问题。我和班主任,我们是食物链最底层的人。

记者:学校说开除你是班主任擅自做决定,你不相信。

刘文展:你觉得学校要我相信,我就相信?

记者:刚开始老师通知你不能上学,到他从学校离开,你是什么看法?

刘文展:我就觉得他是活该,只要带着这口锅,哪怕学校承受不住压力、把他开除了,学校也会给他安排后路的。我没有理由同情他,他伤害我的时候有同情过我吗?他想过我吗?

记者:你的老师从头到尾,没有跟你坐下来谈谈?

刘文展:他不敢。从头到尾都是跟校长和校领导一起的。前天下午,他来我家的时候,我问他,老师,这是不是你一个人的决定,他说‌‌“我只是希望你能好好学习‌‌”。我说你回答我,他依然说‌‌“我希望你好好学习‌‌”。昨天我说老师我恨你,你在害我,他说了一句让我心痛的话,他说是人总要生活。明显非常无奈,可是我不可怜他。

记者:而教育局还是没有给你进一步的回应?

刘文展:他们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说并没有泄露我的信息,却不能对班主任有我的联系方式作出解释。

记者:你会还非常想要他们的回应吗?

刘文展:当然了。我希望他们道歉,负法律责任。

记者:你本来说想换一所学校读书,现在却说想离开学校。

刘文展:他们的态度依然是在狡辩。我对他们已经失望了。

记者:班主任离开学校,都不会想回去吗?

刘文展:不想。信访实名,我那么相信他们。就像你跟着一个人,到人家家去,他们就把你卖了。你生气吗?我是希望教育局的局长都换掉。泄露信息这件事他把自己的责任撇得很干净,甩给我和我的班主任,我是心理有问题,班主任自己决定开除我。有证据吗?

记者:那么如果教育局受到惩罚,你会回去吗?

刘文展:不会了。

记者:想过退学之后的出路吗?

刘文展:想过。我要去华强北,等赚够钱了就自己出国留学。我现在在咸鱼上有卖手机的生意,一个月能赚到几千块,我已经几年没有跟爸妈拿过钱了。

记者:很难的。

刘文展:这只是梦想。现在我每天都在读书,而且希望将来能接受更好的教育。希望未来能出国留学。

记者:昨天和前天下午,校长和老师都到你家中;昨天教育局的人也来了,他们已经有所改变了。

刘文展:他们明显是作态给网友看的。我问袁校长,你怎么知道是我举报的学校,他说因为教育局下发的信访函里有我的联系方式。我说教育局给我的关于泄露举报人信息的回复里说并非泄露信访人任何信息,包括姓名、电话、住址,然后为什么袁校长的说法和教育局的不一样?当时袁校长非常尴尬,他的面部表情非常抽搐。他马上改口,说可能我表达有点失误。

记者:那么教育局的人呢?

刘文展:昨天我问他们两封信访函为什么有不同,2月9号说学校补课收费、责令停止,3月9号却说学校补课属实、收费不属实呢?他们没有仔细核对的。教育局的领导说这个事情不归他管。

记者:你们没有什么共识。

刘文展:是的,他们故意转移话题。我问他们后悔吗?他们说当然不后悔。他们说我有没有做错,我们是在拯救你。说这个话的时候,他们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记者:你的同学知道这些反应了吗?

刘文展:中午他们给了回应。大部分都是说支持。他们的态度几个月以来都没有变化的,从来没有人说我是欠考虑的。

我最初是带着希望的

记者:为什么会举报学校违规收费?

刘文展:我们这里是贫困县,很多同学每天中午一包一块钱的干脆面,平时也没有衣服可以换洗,别说补课费,就是学费都是凑的,上个学期我亲眼看到一个同学因为费用辍学了。补课就算了,还违规收费。我是免费生,和学校签协议免掉了学费、补课费,其实揭发与否都和我没关系。

记者:你反对的是收费和补课这两件事情?

刘文展:我反对的是收费。我可以理解补课这件事。如果我无法改变全国的状态,我宁愿不改变这个县城。不然的话,我国的教育资源已经很不均匀了。穷的越穷。可这一切不改变,只改变我们县城的话,我们只能越来越穷。这是很无奈的决定。

记者:有人说你很自私,影响了其他想补课的同学。

刘文展:网上有人说我很自私,但我不是举报学校补课,教育资源已经很不均了,我举报的是收费而不是补课。而且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我已经很负责任了。

记者:政治课学了信访制度几天之后就发出了信访信?

刘文展:是的。

记者:然后老师找到了你?

刘文展:对。他指着我的请假条问那个电话号码是谁的,我说是我的,这是我举报的时候留下的电话。老师一脸神秘的样子,然后校长的电话,说这个电话是我的。他一脸惊讶,说我这样会害那些想读书的同学也没有办法读书。我就说我没有做错,从第四节课讨论到放学。

记者:当时很生气吗?

刘文展: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记者:当天晚上发了第二封信。

刘文展:对,除了学校违规收费补课、教育局不管,还增加了学校威胁我、教育局出卖我的内容。

记者:当时还是觉得信访会有效的。

刘文展:对,但后来事情没有解决,我就几乎每个星期都发一封,可是每封回复都是一样的,日期都一样,我就失望了。

记者:信一次又一次回到了你的学校。

刘文展:对。我的班主任、年级组长和校长都找我谈话,他们还觉得我心理有问题,就带我去心理辅导室做辅导,说的都是一样的话,说我错了,让我改正。学校还威胁我说如果不道歉的话,就把我之前免掉的学费全部收回去。

记者:中间有没有比较信任的老师?

刘文展:有啊,我的历史老师,也是我高一上半个学期的班主任,收集了我整个学期的‌‌“劣迹‌‌”,给校长,想找个理由开除我,其中包括。我那么相信他。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的关系都很尴尬,我一直躲着他。

记者:你以前觉得他是个正直的人吗?

刘文展:是的,但出了这件事我觉得呸了,池中之物。

记者:你现在在学校里有能信任的老师吗?

刘文展:没有。

记者:家长呢?

刘文展:软磨硬泡的叫我跟学校道歉。他们怕我被学校开除。

记者:学校有什么切实的把柄,说能够开除你吗?

刘文展:他们说违反校规,我说你指出来具体的校规,只要你指出来,我马上道歉认错、自动退学,但他们就说是校规。

记者:他们到底是怎么知道是你举报的?

刘文展:信访函是到了县教育局的手中,除了他们不会有别人了。

没想到事情是这样的

记者:六个月写这封举报信的时候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

刘文展:没有。我一开始是相信教育部门能把这件事解决好的,但现在很失望乃至绝望。

记者:最开始期待的结果是停止收取补课费。

刘文展:结果是我被教育局卖了。我之前那么相信他,还多次投诉。后来失望之后就停止了。

记者:很多人不喜欢收费补课这些事,可是没有勇气向你一样说出来。

刘文展:那是因为你没有出事。出事了才会有想要反抗的心理。你才会明白,没有纸包不住火这件事,他们所想的只有掩盖和辩解。他们不会认错的。但我不忍耐,我也不将就。

记者:所以选择了这一步。

刘文展:对,这样的选择从很早以前就可以预料到。我初中的时候就举报过班主任,也是因为收费的事情,他在校外开办补习班,把学生拉进去补习,然后我在‌‌“问政江西‌‌”举报他,但一直处于待回复状态。当时我的举报也是实名的,之后老师就到我家找我,之后就在班里给我穿小鞋,我就转学了。

记者:你一直信访、举报,家人是怎么看的?

刘文展:他们觉得老师都是对的,觉得我站在老师的对立面,就觉得我是错的。他们没有文化,当时收到世俗观念的影响。

记者:妈妈会很生气吧,有这么一个不愿意在这些事上服输的儿子?

刘文展:对,他们看到老师来找我,就说我一定是违法了,警察会来抓我的。可是他们如果查阅了相关的法律和文献,我觉得可以理解,可是他们没有。

记者:你觉得他们不理解你。

刘文展: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人理解我。但是我不会放弃的,闲事我就管到底了。

记者:信访事前会跟人商量吗?

刘文展:不会,我做的是对的事情,为什么要跟人商量?

记者:那同学或者朋友呢?

刘文展:我跟他们讲干嘛?等着被出卖、报复?这些事只要你跟他们说了,他们就会被老师套话,如果不说实话就会被学校报复。他们就是要跟学校讲,那我敢跟他们讲吗?

记者:之前有过类似的经历吗?

刘文展:我周围有过这样的事。大概就是有人举报了学校,学校就威胁,说如果你们知情不报被查出来了,就不要在这里读。

记者:这些事让你害怕吗?

刘文展:我要是害怕的话,能做出来吗?这件事情一直让我很淡定。没什么值得害怕的。

记者:你做之前就知道学校可能报复你。

刘文展:我知道。但我不说不是怕同学告发,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说出来干嘛啊?看了那个《潘金莲》之后,我知道很多人去北京信访,没出火车站就被拦下来了。让我觉得背后一凉,倒吸一口冷气,很失望。

记者:你会看不起那些成年人吗?

刘文展:我讨厌那些坑我的人。他们就是跪久了,站不起来了,腿已经变形了。

记者:你会觉得自己是下一个韩寒吗?

刘文展:他是我的偶像,他不同于现在教育所培养出的学生,我觉得我比不上。

记者:这半年的事情会让你对这个社会有什么困惑吗?

刘文展:这是因果关系,你的学生成绩好就可以升职,就要补课;可是他们有禁止补课。为了升职他们就只能冒着巨大的风险。这是很矛盾的地方。我不知道为什么其他人有没有看出来。

记者:或许他们正忙着补课,没法出来反思。

刘文展:这是个利益集团,大家是互相牵扯着的。

记者:反而是你一个在下游的学生看出了不合理。

刘文展:是的。这个教育制度是不合理的,你既要求她们不能补课,又要老师通过成绩决定职位的升降,成绩好的才能升职,怎么可能做得到。

记者:这几年不断举报,对你来说是不断失望的过程。

刘文展:对。从失望到绝望。

记者:你还是想做些改变的。

刘文展:我已经失望了,但说是这样说,但是见到不平,我见到错误的事情,我就会去举报、投诉,我就是爱管闲事,看到这些事情解决了,我就是高兴。

刘文展的举报记录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深度人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