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陶杰:拥有技术不是罪 养大邪恶才是罪

——原题:地狱之旅的起点

北韩拥有了氢弹,正本清源,责任在英美。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美国研制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接近成功,但雇用的许多物理学家,早已经被苏联渗透得一塌糊涂。

其中一个,是德国富克斯。在莱比锡大学读书时加入共产党,一九三三年纳粹上台,他逃去加拿大,转往英国读博士。在英国读书时主动接触苏联大使馆,请缨为苏联做间谍。

富克斯后来转往美国的实验室,将氢弹秘密交给苏联。一九四九年,苏联也试爆了氢弹,富克斯被查,供认一切,入狱十四年。

还有美国犹太夫妇罗森堡,也是物理学家,双双被判死刑。

这些“自由知识份子”主动做苏联间谍,有两个原因:一、纳粹希特勒太过残酷,非黑即白地,二三十年代的西方知识份子觉得苏联的社会主义才是公义的力量,至少制衡了希特勒。

二、美国在广岛长崎投下原子弹,顷刻屠杀平民十多万。研制原子弹的物理学家觉得对不住良心,想到战争结束之后,美国成为拥核的唯一国家,万一美国总统疯了,世界会因此而终结。为了拯救人类未来,最好是让苏联也拥有原子弹,保证可以共同毁灭,才可以约束美国的霸权。

这些左翼知识份子的天真,除了误信斯大林、对美国资本主义制度的自我疑虑(Self-doubt)以至西方殖民主义的自我罪疚(Self-guilt),他们的短视在于不知道苏联拥有原子弹秘密之后,还可以扩散;而且几十年之后,扩散到巴基斯坦和伊朗,还交叉感染向远东的北韩。

美国总统是民选的,美国总统受宪法和文明制度的制衡,美国不可能出现独裁,也有足够办法牵制总统。美国和西方以外的“文化”,没有议会民主,出现狂人暴君的风险比美国高千百倍,而且那时还不知道有几种轻度精神病,叫抑郁症,还有躁狂症,到了网络手机的廿一世纪,可以如此普遍。

富克斯和罗森堡种下的恶因,一时保障了美苏冷战时互不敢动手的“和平”,没有拯救世界,留下了恶果。今日的美国左民,只懂得耻笑川普,好像川普随时会毁灭人类。如果人类或西方,由这种蠢人做所谓的“意见领袖”,毁灭是迟早的事,自取灭亡,亦不足惜。

欧洲的伊斯兰人口已经在膨胀,拥核的野蛮国家也在增加。三十年代一批戴着圆眼镜、气质非凡、学识深厚的科学家,见到苏联试爆氢弹成功时,一度感极落泪,他们以为高于政治家,在拯救世界,其实世界从那一刻起,正在滑向这些幼稚园学生用纯洁和善意铺成道路的地狱。

所以毛泽东说:书读得越多越蠢。虽然不应一概而论,但天真和愚蠢,许多时候确只一线之差。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吴莉亚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