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芝加哥产妇心跳骤停37秒 濒死经历震惊医生

美国一位高龄产妇接受剖腹产手术时,因并发症心跳骤停37秒。而后儿子健康地生下来了,她也被救了过来,不过却留下了心理创伤。所幸治疗师用催眠方法帮她恢复了记忆:濒死一刻她不但看到了手术过程,好友已故的弟弟也和她沟通,所述经历震惊医生和好友。

斯蒂芬妮在生下儿子时,由于严重并发症,心跳骤停37秒。后来她回忆起了自己濒死状态下手术室发生事情的细节,还有一些更奇怪的经历。图为手术室医生资料照。 

 

美国一位高龄产妇接受剖腹产手术时,因并发症心跳骤停37秒。而后儿子健康地生下来了,她也被救了过来,不过却留下了心理创伤。所幸治疗师用催眠方法帮她恢复了记忆:濒死一刻她不但看到了手术过程,好友已故的弟弟也和她沟通,所述经历震惊医生和好友。

抢救过程历历在目

2013年5月30日,41岁的芝加哥产妇斯蒂芬妮(Stephanie Arnold)在生下儿子雅各布(Jacob)时,由于严重并发症,心跳骤停37秒。

图为斯蒂芬妮抱着儿子雅各布。(Courtesy of Stephanie Arnold)

给斯蒂芬妮做剖腹产手术的西北纪念医院(Northwestern Memorial Hospital)医生希金斯(Nicole Higgins)博士说:“她向我描述了医护人员站的位置,比如说,我站在哪里,谁在做胸部按压。她也提到除颤器当时出状况,我们不得不换一台。她描述得很准确。”

斯蒂芬妮后来写了一本书,题目是“37秒:绝处得证神助”(37 Seconds: Dying Revealed Heaven’s Help)。在推广影片中,她的产科主管医生莱维特(Julie Levitt)博士说,当时斯蒂芬妮心脏停跳,“如果她不是在另外的状态下,是没有办法知道这些事的”。

产科主管医生莱维特(Julie Levitt)博士在史蒂芬妮《37秒》一书的推广影片中出镜。她说,当时斯蒂芬妮心脏停跳,“如果她不是在另外的状态下,是没有办法知道这些事的”。(视频截图)

更不可思议的经历

斯蒂芬妮不仅回忆起手术室里的情况,还记得与另外空间生命──或许是一些魂灵的沟通。比如,她看到一个长得很像她好友的小男孩。男孩说:“告诉我姐姐,我想念她捻我的发绺。”

之后斯蒂芬妮告诉好友罗莎琳德(Rosalind),自己可能看到了她过世的弟弟。斯蒂芬妮并不知道罗莎琳德的弟弟长什么样,所以不是很确定那就是她弟弟。但当她复述了男孩的话,罗莎琳德“放下手机,开始痛哭”。她问斯蒂芬妮:“你怎么知道的?他小时候,我每天晚上都捻他的发卷哄他睡觉。”

莱维特医生则说,斯蒂芬妮还告诉她,当时听到她一遍遍说着“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我确实是(说过),但只在心里自说自话。”莱维特回答她。

预感到分娩会致命

不仅如此,斯蒂芬妮在通过体外受精怀孕20周时做超声波检查,就开始有种不好的预感。当时医生告诉她说,她有前置胎盘的问题。之后她头脑里不时就会浮现出大出血的情景。到临产几周前,她更有种强烈的预感:自己分娩时会死掉,她确信会这样。

医生们说,她的想法只是孕产妇焦虑不安的表现,不过还是有一位医生重视了她的话,做了超越常规的防范。正因为提前做了准备,才救回斯蒂芬妮一命。

分娩时,她发生了羊水栓塞,这种严重并发症是羊水、胎儿细胞等透过胎盘进入母体血液所诱发的发炎反应,会引致心肺功能衰竭和休克。平均40,000名产妇中约有1名发生羊水栓塞;一旦发生,死亡率达七八成。如斯蒂芬妮所说:“这完全是不可预测、不可防范的,多数情况下是致命的。”幸好她有先见之明。

斯蒂芬妮的丈夫是一位重视数据的经济学家,发自内心地不愿相信妻子的经历背后有实证科学不足以解释的因素。他和斯蒂芬妮一起苦苦寻找答案,最终夫妇俩得出结论,灵魂离体的体验是真实的,灵魂在大脑之外还独立存在。

斯蒂芬妮与丈夫、女儿及新出世的小雅各布。(Courtesy of Stephanie Arnold)

斯蒂芬妮在不少医疗会议和医学院校(如芝加哥大学普里兹克医学院)做过演讲,分享她的经历。医生们告诉她,他们很尊重给她动手术的医生,而且她的案例真的显示,目前医学所理解到的是有局限的。

医生:科学有局限天外还有天

西北大学医学院的卡梅尔(Elena Kamel)博士说:“那天发生了不寻常的事,有种超越我们所有人理解的强大力量。”(视频截图)

据先前报导,许多医生在医治病人时都会在某种程度上相信自己的直觉,还有不少医生遇到过有准确预感的患者。斯蒂芬妮也告诉医生们,别忽视自己和病患的预感,而且也要知道,患者丧失意识后还是可以知道周边发生的一些事。

她在一次受访时表示:“如果你有种感觉,就说出来。说是母亲的本能也好,直觉也好,你的身体在提示你──也可能是来自他方的某种精神力量,你不要怀疑……如果我按照大家说的行事,或许会犯下错误,今天就不会在这里。”

希金斯医生则说:“作为一名医生,我们相信科学,我们学到的是要看真凭实据、从依据出发,如果是不太容易加以证明的事,我们就会怀疑。但这次的经历给我一种感觉,也许真的还有其它(科学没认识到的)东西。”

“万事万物的运作或许不仅仅基于科学,很可能有其它因素在影响着我们每天做的事情。”她感慨道。

斯蒂芬妮一家五口合影。(Courtesy of Stephanie Arnold)

相关影片(来源:YouTube,如遭移除请见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