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汪精卫预言:中国打不赢日本 即使打赢了中国也会赤化

问:汪兆铭(精卫)到底是广东人还是浙江人?

答:都是。汪兆铭(精卫)的祖父和父亲,都是“绍兴师爷”,所谓“绍兴师爷”,是清代浙江绍兴的特产,那个地方在那个时代,专门出产“师爷”,就是给各地衙门的一把手当顾问、当幕僚的这么一类人。汪兆铭(精卫)是“绍兴师爷”的后代、是跟随父亲在广东生活的浙江人。

问:汪兆铭(精卫)这个人的才华,与他的家庭环境有关?

答:是。汪兆铭(精卫)的祖父、父亲,都是“师爷”,都是在衙门里面当秘书长这号角色的,这一类人通常不但有文化,而且足智多谋。也可以说汪兆铭(精卫)实际上是出身于书香门第,他从小接受的教育,无论文化还是教养,都是不错的。

问:从历史的角度说,你怎么看汪兆铭(精卫)这个人?

答:我觉得谈汪兆铭(精卫)这个人,至少要将他的《艳电》、他在汪伪时期的一系列公开演讲文字、他的遗书、他和日本鬼子屡次的和谈条款都细细耕读一遍,才有资格谈这个人,否则就没有发言权。不但要熟悉史料,而且还要眼界开阔,要有横向(世界)、纵向(历史)的眼光,才可以将历史看准,否则就只能在狭隘史观的周遭打转、跳不出来。

问:你觉得汪兆铭(精卫)是不是一个“汉奸”呢?

答:普罗大众将汪兆铭(精卫)定义为“汉奸”,我并无异议,但我是写历史的,我需要对我的读者负责任,而且我也要对我自己负责任,我没有义务给汪兆铭(精卫)扣上任何的帽子,我只需要将他的想法、他的所为搞清楚,而至于怎样定义这个人,则悉随尊便,那不是我的份内事。史家只是调查员,评判是非则是法官的职责。

问:现在有一些声音认为汪兆铭(精卫)这个人很难评价、很难下一个准确的定义。

答:所以我认为不要给他下定义。在所有的问题都能公开讨论之前、在所有的事情全部弄清楚之前,作为一个严谨的学问人,最好不要急着给任何历史人物下定义、戴帽子。在我看来,没有必要给汪兆铭(精卫)戴什么“汉奸”、“烈士”、“卖国贼”、“侠客”、“英雄”一类的帽子,汪兆铭(精卫)就是汪兆铭(精卫),汪兆铭(精卫)就是一个人,这个人一生中做了许许多多的事情,而具体每一件事如何评价,则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没有必要对整个人下一个脸谱化的定义。就像我们的法官撰写判决书一样,你只需要在“本院查明”一段写明白你所查明的事实、然后在“本院认为”一段写明白犯人所应受的刑罚就够了,没有必要在判决书的最后一段还要绞尽脑汁给犯人下一个什么“杀人狂”、“无耻之徒”、“人渣”之类的定义,没有必要,实际上在司法实践中也没有这种做法。

问:汪兆铭(精卫)从重庆出走之前,他主要的意识形态是怎样的?

答:人的想法本身是无法探知的,但好就好在汪兆铭(精卫)死后留下了大量的演讲文字实录、还有遗书等,这为后世人探究他的思想,还是留下了可靠的依据。总的来说,汪兆铭(精卫)从重庆出走之前,他有三点重要的思想:1、中国打不过日本;2、即使打赢了,中国也会赤化;3、日本摆出的条件是可以谈的。这三条,在汪兆铭(精卫)的公开演讲资料、《李时雨回忆录》、汪兆铭(精卫)遗书《最后的心情》等诸多史料,都能看出来。

问:我们逐个来谈。首先第1条(中国打不过日本),蒋介石又是怎样想的?

答:蒋介石早就知道中国打不过日本,他自始至终都知道。蒋介石在重庆陪都时期的心态是“苦撑待变”、寄希望于英美等国家的援助或者卷入战争。

问:蒋介石的最坏打算是什么?

答:蒋介石在重庆年代的最坏打算,是一旦重庆沦陷,则进一步向西撤退,为此,戴笠已经在四川西昌建了楼房,准备到万一之际,国民政府将西迁到西昌办公、继续坚持抗战。再进一步就是退到苏联去,当流亡政府。

问:第2条呢?“即使打赢了,中国也会赤化”。汪兆铭(精卫)为什么会这样看?他这样看的依据是什么?

答:汪兆铭(精卫)已经看到了赤军在抗战中壮大,而且也看到了赤潮在未来五十年很有可能席卷亚洲的景象,他认为赤潮在当时是个潮流,赤俄输出革命的能量太大,国民政府是没有力量单独抵御赤潮的。

问:也就是说,汪兆铭(精卫)在抗战中期,就已经预见到,国民党用尽全力将日本势力赶出中国之后,中国必然会走向赤化?

答:是的。汪兆铭(精卫)在抗战中期,已经很准确地预见到,国民党尽管侥幸抗战胜利、将日本势力赶出中国之后,精疲力尽的国民党将独立对抗赤俄,但是赤俄更是一个强敌,所以届时就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中国的全面赤化。

问:看来汪兆铭(精卫)的预言还真的灵验了?

答:的确是真的灵验了。战后历史的走向,正如汪兆铭(精卫)所预言的,一模一样。非常准。

问:那么我们可不可以这样说:蒋介石未能预见这一点,蒋介石的眼光很差?

答:不能这么说。蒋介石预见了美国参战,而且也灵验了。所以说,蒋介石也有其高明之处。相反,汪兆铭(精卫)没有能准确预见美国参战,所以汪兆铭(精卫)也有眼界狭窄的时候。其实大家都是凡人,没有必要跳大神。政治家看问题是有远见,但却并不见得一定准确。有灵验的时候,也有失灵的时候。不必神化。对任何人都不必神化。

问:我们说第3点吧。汪兆铭(精卫)认为“日本摆出的条件是可以谈的”,那么日本在1938年末,提出了什么谈和条件?

答:梅思平和日方代表于1938年夏秋之际在香港谈判,日方初步确定了“不要领土、不要赔款、两年内撤军”的和平条件。梅思平转告了汪兆铭(精卫)。汪兆铭(精卫)考虑之后,决定出国、呼吁中日和谈。汪兆铭(精卫)去了越南河内之后,1938年12月12日,日本首相近卫文麿发表了《第三次近卫声明》,内容为:1、日中亲善;2、共同防赤;3、经济合作。

问:紧接着汪兆铭(精卫)就发表了《艳电》?

答:是的。《第三次近卫声明》发表仅仅17天之后(12月29日),汪兆铭(精卫)发表了《艳电》,呼吁中日和谈。

问:为什么叫“艳电”?

答:所谓“艳电”,不是汪兆铭(精卫)向日本鬼子“搔首争艳”的意思,“艳”字只是“29日”的电报代码,仅此而已,没有任何特别的意思。当时的电报员,如果打“二十九日”,需要打四个字,而打一个“艳”字,只需要一个字,就代表了“二十九日”的意思。当时电报费用贵,从简效率高。

问:据说《艳电》并不是组织伪政府的宣言?

答:这是世人最误解汪兆铭(精卫)的地方之一。事实上大多数历史爱好者都没有读过《艳电》的原文。其实汪兆铭(精卫)在《艳电》里仅仅是说了一个意思:呼吁中日和谈。汪兆铭(精卫)在《艳电》里,既没有主张向日本投降、也没有主张建立傀儡政府。

问:那么,当时的日本人有没有诚意?

答:有没有诚意这是心理活动,很难断定。但是要了解近卫文麿这个人,也不是没有资料,大家可以读他所著的《日本政界二十年:近卫手记》。但问题是:近卫文麿有没有诚意并不重要,因为《第三次近卫声明》发表之后不到一个月,1939年1月5日,近卫内阁就倒台了。

问:当时的汪兆铭(精卫)在哪里?

答:当时汪兆铭(精卫)人在河内。近卫文麿倒台的消息对汪兆铭(精卫)打击很大。这个时候,汪兆铭(精卫)和他的幕僚们就在河内产生了犹豫。

问:犹豫什么?

答:犹豫的就是,近卫文麿倒台了,之前的《第三次近卫声明》,继任的日本内阁还认不认账呢?很犹豫。整个团队都很犹豫。汪兆铭(精卫)在这一段日子里,曾经打算去法国、远离这个是非之地,撒手不管了。

问:汪兆铭(精卫)有法国关系,倘若他纯粹是为了自己,其实他在法国可以过一个安稳的后半生。

答:正是。所以说:汪兆铭(精卫)投敌不是出于名利动机。这一点应该是很清楚的。

问:那么后来为什么又断然决定投敌呢?

答:关键就在于“河内刺汪”一案的爆发。1939年3月底,戴笠派出陈恭澍远赴越南河内,刺杀汪兆铭(精卫),将汪兆铭(精卫)的心腹兼亲戚曾仲鸣杀死。从此之后,汪兆铭(精卫)停止了犹豫、开始了和日本鬼子合作的历程。

问:也就是说,汪兆铭(精卫)在河内的时候,仍然没有决定要当汉奸,而只是在犹豫当中,其实是蒋介石的刺杀行为,使汪兆铭(精卫)大受打击、并果断走上了汉奸之路?

答:正确。河内刺汪案件发生之后,汪兆铭(精卫)就没有退路可走了。自己已经在蒋介石的刺杀黑名单上了。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是伤透了心。关于汪兆铭(精卫)在这一段日子的思想和行为举止,大家可以读高宗武的《深入虎穴》、陈公博的《苦笑录》、陶恒生的《高陶事件始末》等资料。

问:汪兆铭(精卫)最后是不是被日本人毒死的?

答:这种说法早就已经被汪兆铭(精卫)的女儿汪文惺、女婿何文杰所断然否认,不值得采信。汪文惺与何文杰在汪兆铭(精卫)最后的日子里,一直陪伴在汪兆铭(精卫)的身边,他们最有发言权。事实上,日本方面给汪兆铭(精卫)治病的,都是当年日本国内的名医、是教授级的专家。诸位可以读一读高伐林采访汪文惺、何文杰的文字记录。

问:抗战胜利之后,中国的历史,被汪兆铭(精卫)言中了。

答:是的。赤化是当时亚洲和东欧的大潮。汪兆铭(精卫)当年和日本合作,相信并希望扭转这个历史大趋势,是他的重要动机之一。

问:投敌之后,汪兆铭(精卫)承认了“满洲国”,他的心态是怎样的?

答:没有办法。他的心态是“壮士断臂”——与其全国赤化,不如放弃满洲。蒋介石的心态就与其不同,蒋介石是——既不要全国赤化,也不能放弃满洲。结果汪兆铭(精卫)和蒋介石,一个是清誉扫地、一个是败退台湾。

问:所以我们现在回头看历史,我们发现在1920-1930年代,无论是谁当中国的领袖,似乎都搞不好?

答:是。恐怕是谁都搞不好。当年中国面临的国际形势十分凶险,既要对抗殖民主义,又要抵御赤色大潮。很难办。我们中国走到今天,它的历史脉络是很清晰的。历史总有其合理性所在,无论你喜欢还是讨厌,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哲人说得对——存在就是合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