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投书 > 正文

【首发】仲维光:RFA中文部主任冯晓明篡改七五乌鲁木齐大屠杀报道 堪比六四袁木

读者可以看到,这个七百多字的简短报道,居然就有四处红字部分被伪造删改。而所有这四处红字部分的伪造删改,清楚地表明冯晓明目的何在,冯晓明为谁工作。

1.六二八报道事件经过

二〇〇九年七月五号新疆乌鲁木齐大屠杀惨案发生后,由于案发在边远地区,因此海内外不仅了解真相困难,而且把它和举世皆知的六四大屠杀相提并论对于那些亲中的媒体人来说,都是禁忌。更为严重的是,当时维吾尔人在海外的组织,例如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被中国政府以恐怖组织的嫌疑妖魔化。因此,维吾尔人迫切需要把知道的事实传播出去,让国际社会了解事件真相。然而,国内外维人的处境直到二〇一二年并没有发生根本的改变。因此,二〇一二年七月五号纪念日前夕,我决定尽可能地客观报道一些当地维吾尔人组织的活动、以及他们看到的和想到的。为此我采访了流亡荷兰的维人拜合提亚先生,他是荷兰维吾尔族协会的负责人,也是欧洲蒙维藏汉协谈会的副主席,六月二十八号电台播出了这个报道。让我始料不及的是,六月二十九号清晨拜合提亚打来电话,非常生气地对我说:“你怎么能够制作这样的新闻报道,完全篡改了我的意思,上面都不是我说的,请你立即修改,或者立即撤下这个新闻。不然的话,我在维吾尔人中无法继续生活。”

我大吃一惊,马上追问是怎么回事。他说,“我说的,六月二十六号广东韶关厂内发生汉族和维吾尔族工人殴斗事件,打伤维吾尔族人一百八十多人,打死二十多人。你怎么能够给我改成八十人和二人?为了说明七五事件不是我们维人编造,我特别引述了BBC记者的采访,说他的报道中说,一位汉族市民亲眼看到七个维吾尔族人的尸体在地上躺着。你怎么能够改成三个?”

拜合提亚的指责让我目瞪口呆,因为我不可能做这种手脚,也不敢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于是立刻调出头一天发到台里的稿件来看。我发出的稿件完全是根据拜合提亚所说如实报道,没有任何这些变动。于是,我不但感到事情的严重性,而且感到冯晓明这个人的问题的严重性。他竟然如此毫无顾忌地在一个以宣扬和维护民主自由为宗旨的电台上做这样的手脚,一定是有背景。但是他的背景究竟有多深厚,我吃不准。

我一方面向拜合迪亚道歉,另外一方面给他看我发出报导的原件,向他解释。中文部主任冯晓明就任一年多来我所一直被他封杀、刁难甚至个人侮辱,在这篇报道之前,他已经封杀了我十几个报道,涉及的都是中国政府感到不快的问题。其次,我们这些特约记者没有任何维护自己新闻和自己权利的能力,如果我为这个新闻和他冲突,不仅我很可能要丢掉自己的饭碗,而且他们也将失去了一个报道他们活动的记者,因此我希望他忍耐一下。拜合提亚思索一下后对我说,“那就这样,如果维吾尔人中没人因这则报道来找我,那就让它暂时放在那里;如果有人来找我,那我就一定要找自由亚洲电台的领导,请他们解释这个问题。”

为此,二〇一二年六月二十八号这则伪造的新闻、这个经过篡改而帮助中国政府消音、维稳的报道,就这样在自由亚洲电台的网站上堂而皇之地存留至今: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r-06282012101410.html

2.冯晓明“编辑”伪造新闻,肆无忌惮

我把这个六二八报道的原件和冯晓明编辑伪造后的文件对比如下(红字标出后被篡改或删去的内容):

A.2012年6月28日发到台里的采访报道原始文字稿:

流亡欧洲的维吾尔族民众及团体筹备纪念七五乌鲁木齐事件三周年,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在新疆发生的种族及其文化灭绝现象。以下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二零零九年在中国新疆乌鲁木齐发生的用军队镇压民众的事件,像北京八九年天安门事件一样引起了欧洲社会的震动。从那以后,越来越多的维吾尔族民众逃亡到欧洲,并且每年都会在七月五号,在欧洲各地举办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关于今年的活动,记者在七五的前一周,六月二十八号采访了流亡荷兰的拜合提亚先生。

拜合提亚先生是维吾尔族协会的负责人,也是欧洲蒙维藏汉协谈会副主席,他对记者介绍说,“荷兰我们七月五号,我们维吾尔人联盟和青年团联合在海牙举行一个示威游行。我们示威游行的目的就是我们纪念七五事件。”

关于七五事件的发生,由于信息封锁,很多汉族民众并不了解,为此,拜合提亚简单介绍说,“七五事件的原因是,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一日八百一十九名维吾尔族农民到六千公里以外的广东省韶关的一个玩具厂做工。六月二十六号突然一些汉族民众冲到维吾尔族农民的宿舍,打伤维吾尔族人一百八十多人,打死二十多人,其中包括十名妇女。”

拜合提亚说,问题严重在对于民众之间冲突的“政府的态度”。对此他说,“整个晚上警察没有到现场来进行治安活动,无法无天。这就是中共的种族灭绝政策。当时BBC的一个记者采访一位汉族市民,他说,亲眼看到七个维吾尔族人的尸体在地上躺着。

因为这个事件发生后,中共政府一直沉默,不讲话。这引起维吾尔族人对这种情况的不满。在首府乌鲁木齐维吾尔族人起来,搞示威游行,抗议政府,要求公道。但是政府的那些官员,也就是王乐泉这些人,他们动用了国家的军队等来镇压示威游行的维吾尔族人。在乌鲁木齐二零零九年七月五号后的一个星期内,死了的,失踪的总共有一万多人。”

为此,对于七五事件拜合提亚说,“这种惨烈的状况比六四天安门事件还要惨烈!所以我们全世界二十多个维吾尔族组织机构和团体要纪念七五事件,要用各种方式来抗议中共的这种国家恐怖!抗议中共的这种罪恶!”

以上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我的报道原件和冯晓明篡改的红字部分(仲维光提供)

B.冯晓明“编辑”的删、改和伪造

读者可以看到,这个七百多字的简短报道,居然就有四处红字部分被伪造删改。而所有这四处红字部分的伪造删改,清楚地表明冯晓明目的何在,冯晓明为谁工作。

关于被伪造的部分:

第一段“打伤维吾尔族人一百八十多人,打死二十多人,其中包括十名妇女”,被冯晓明先生编辑为“打伤维吾尔族人80多人,打死二人”。不仅删去了“其中包括十名妇女”,而且悍然把“一百八十多人”改为“80多人”,把“打死二十多人”改为“打死二人”,整整降低了一个数量级。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他还对被访者原声做了修改,播音为语焉不详的“打死打伤维吾尔族人多人”。这不能不让我震惊。

第二段关于转述BBC记者看到的部分“当时BBC的一个记者采访一位汉族市民,他说,亲眼看到七个维吾尔族人的尸体在地上躺着”,拜合提亚告诉我被伪造成“三名”。大约是他在声音中找不到“三”字,伪造不成,就在网页上这一段全都删了。

第三段的“在乌鲁木齐二零零九年七月五号后的一个星期内,死了的,失踪的总共有一万多人”,和第四段的“这种惨烈的状况比六四天安门事件还要惨烈!”,都为冯晓明的“编辑”完全删去。

细心的读者不难看到,配合中国政府的说法,删改和伪造后的报导把“七五”乌鲁木齐惨案、把韶关事件变成了暴民动乱。

身在自由亚洲电台的冯晓明,到底在为谁工作?身在严守新闻客观独立的西方,他为什么能够对新闻道德和规范置之不顾?

这样的手法堪比八九年天安门事件发生后的国务院发言人袁木,他居然说六四没有任何死人,是暴民反对政府。这样的手法早在东德五三年六月十七号的东柏林工人起义后,东德官方宣传也是如此——否认、掩饰、消音,在能够封锁的时候就无所不用其极地封锁。不过真的很遗憾是,它竟然发生在一个旨在为自由民主发声,为被害民众发声的自由亚洲电台,而且发生在我经手的报道上。而更让我痛心的是,我这个在自由世界的记者,作家,竟然毫无能力捍卫新闻的尊严,捍卫良心和人的尊严,眼睁睁地看着维吾尔人被枪炮,被各种权力,甚至被信息所蹂躏侮辱。

2017.10.3德国·埃森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来稿照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