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 > 正文

北韩绑架获释日本人 透露生活在监视中

《福井新闻》报导,曾被北韩绑架后获释,返日后住在福井市小浜市的地村保志,向相关人士透露在北韩时的生活情景指出,「(北韩是)彻底的秘密主义,几乎不知道招待所里住着哪些人。」「即使只买一样东西,都有人开车载你到平壤的专门店,若店内有其他客人,则要求你在车上等。」

地村指出,在北韩时,吃饭等生活上并没有不便之处,受到过去日本殖民地的影响,负责照顾的女性当中,也有很会说日语的人。另外,还有人可以理解两人的烦恼,常常在旁加油、打气,也会教富贵惠(地村的太太)做菜。

不过,北韩的社会体制与日本明显不同,若没有经常歌颂国家元首就无法过日子,说了反社会的话就立刻被逮捕,两人的脑中一直要牢记这些,即使自杀都会被追究叛乱罪,其家人还会遭受被送到外地等处罚。

在职场中监视的人也是无所不在,在招待所负责照顾我们的女性也负责监视的任务,因此即使只剩下夫妻两人,都不敢批判体制,自然而然的,连夫妻之间的会话都变成韩语了。

保志在北韩时,负责在1个小房间里教3、4名情报员日语,后来中途换成翻译新闻等工作。负责将经中国辗转寄来,晚了2周至1个月的日本几家报纸的报导分类翻译,富贵惠则在家将翻译好的新闻打字,再将印好的资料交给情报员。

为何保志中途被换工作呢?他个人认为,可能是受到日本动向的影响。《產经新闻》1980年报导,保志等多对情侣可能被北韩绑架。1987年发生大韩航空爆炸的恐怖攻击事件,北韩的犯案人称,她的日语是日本女性教的。1988年时任日本国家公安委员长的梶山静六在国会上答辩时还表示,保志等3对情侣失踪,很可能是遭北韩绑架。

保志向日本相关人士表示,「可能是北韩绑架日人事件逐渐明朗化,才让他改做不与情报员接触的翻译工作。」大韩航空恐攻事件使绑架被害人田口八重子曝光,所以很可能是怕北韩情报员被逮捕时,又说出日本绑架受害人的姓名。

北韩劳动党的党报《劳动新闻》一直否认绑架日人。富贵惠清楚的记得,1990年前自民党副总裁(副党魁)金丸信访问北韩时,《劳动新闻》报导了日本和北韩恢復邦交的动向,那时她感到很不安,心想着,「我们会如何呢?会不会被带到深山里去」。

保志也表示,「当时我想,平壤若有了日本大使馆,我们会不被送到外地去。」因为绑架事件若是曝光,可能会影响北韩与日本建交。

日本1997年成立了绑架受害者家族联络会,保志当时将日本的报纸带回家给妻子看,从报纸上看到,手拿着两人年轻时的照片的家人。1998年《劳动新闻》的报导仍坚决否认有绑架事件,后来还加强检阅翻译的日本新闻,且涂黑的部分越来越多。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中时电子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