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 > 正文

韩国最怕与朝鲜开战 揭秘金正恩骨肉相残从出生就开始

谁最怕朝鲜再次爆发战争?有分析认为,非韩国莫属。美媒近日也报道称,18个月以来,韩国每天2次致电朝鲜,希望和朝鲜缓和局势,但朝鲜从未接听。此外,关于金正恩同父异母的哥哥金正男被毒杀一案开庭,媒体报道,金正恩下令〝剁碎金正男遗体,不许留任何痕迹〞,而这部最惊悚的的骨肉相残剧,早在两人的母亲成蕙琳、高英姬的宫廷斗争就开始了。

韩国最害怕朝鲜爆发战争?

彭博社10月4日报道称,韩国统一部(Unification Ministry)每天都派官员去板门店(Panmunjom)给朝鲜打电话,一天2次,时间分别是上午9时和下午4时。但是,18个月以来,朝鲜从未接听电话。

报道称,朝鲜加快了搞核试验的频率,韩国统一部此举则致力于增进与朝鲜的关系,期望以和平方式解决朝鲜问题。

据外媒报道,韩外长康京和9月25表示,朝鲜半岛不能再次爆发战争,韩美应严密管控当前状况,防止军事冲突发生和紧张局势升级。

分析认为,韩外长的话传递出韩国对战争的担忧。韩国感觉到了朝鲜挑衅带来的一些不确定性,担心朝鲜或美国突然作出一些超过韩国能够承受的事情。

朝鲜金正恩9月3日试爆核弹,引发国际社会强烈谴责。美国总统川普在联合国大会上称,金正恩是执行自杀任务的〝火箭人〞,并警告,美国有彻底摧毁朝鲜的军事能力。

而朝鲜声称要在太平洋上空引爆核弹,并威胁称将要击落美国飞抵半岛的轰炸机。

不过,有报导指,朝鲜连美国轰炸机飞近本土的迹象都察觉不了,更别提击落了。

金正男惨案开庭

10月2日起,金正男惨案的两名女嫌疑人均在吉隆坡接受庭审,预计审讯将进行23天。

金正男于2月13日在吉隆坡国际机场准备登机前遇害身亡,检方指控事发当日,两名女嫌疑人29岁的段氏香和25岁的席蒂艾莎,在机场向金正男脸上涂抹VX神经毒剂,致其中毒死亡。

据称,金正男死亡后,其遗孀及儿子金韩松因怕遭到金正恩暗杀,甚至不敢出面领回金正男的遗体而选择隐身,最后,金正男的尸体,由朝鲜以9名滞留于朝鲜的马来西亚人质交换,带回了朝鲜。

韩媒〝首尔经济〞报道,金正恩对于哥哥的遗体的处置方式是下令〝剁碎金正男遗体,不许留任何痕迹〞。

台湾上报报道称,这部骨肉相残剧,早在金正男、金正恩两人的母亲成蕙琳、高英姬的宫廷斗争就开始了。金正恩接班后,其母高英姬死后被称为〝平壤的母亲〞,陵园被当作圣地,官方还发表了记录片,但金正男之母成蕙琳,则完全被隐匿起来。

骨肉相残早已埋下祸根?

韩媒曾经对成蕙琳做过深入的调查。成蕙琳1937年生于韩国。其父是韩国庆尚南道昌宁世代名门的第3代独子,因信仰共产主义迁居朝鲜,却被当作〝阶级敌人〞迫害。

成蕙琳在首尔长大,后来随着家人迁居到朝鲜,1955年,成蕙琳从平壤艺术学校毕业,60年代成蕙琳以具有个性的美貌及出色演技而走红,成为最走红的电影明星,被称为当时朝鲜第一美人。

1968年7月18日,成蕙琳与金正日在白头山首次相遇,金正日对比他大5岁的成蕙琳一见钟情。

台湾上报10月3日报道称,成蕙琳认识金正日时,已经是有夫之妇,是朝鲜名作家李箕永的长媳。

最后,成蕙琳与丈夫李平离婚,当时两人已育有一子一女,李平在承受不住压力下,跳大同江自杀。而金正日也抛弃了妻子,与成蕙琳同居在一起。

金正日全家福。前排是金正日及其子金正男,後排自左向右依序是金正男的家庭教師成慧琅(成惠琳的姐姐)、成惠琅的女兒李南玉、成惠琅之子李翰榮。

成为〝金正日的女人〞的成蕙琳,搬进了给金日成与金正日的直系家属居住的〝五号宅院〞,过着与世隔绝的秘密生活。同居不久,成蕙琳就怀孕了。

虽然金正日终于如愿以偿,但是这场太子的不伦恋,在平壤闹得沸沸扬扬,金日成不肯接受这个儿媳妇,当时的理由有三:1是电影明星不适合〝第一家庭〞;2是成蕙琳来自韩国,社会关系复杂;3是成蕙琳已有过一次婚姻,而且育有子女。由于金日成的干预,成蕙琳无法以金正日夫人的身份出现在公众场合。

由于金日成的干预,成慧琳和其子金正男,当时在朝鲜是绝对不能被暴露的人物。

而金正恩的母亲高英姬却不是如此。金正日于1973年正式迎娶革命战士遗孤金英淑,更重要的是,这时候他又看上了舞蹈演员高英姬。

高英姬和金正恩

上报报道称,芳年19岁的高英姬,出生于日本东京,后来随父母迁往大阪,1960年又移居朝鲜。高英姬的父亲是朝裔,生于韩国济州岛,后来成为日本著名的柔道选手,还曾为金日成表演过柔道。

上世纪70年代中期,金正日在父亲金日成举办的一个晚会上,见到了高英姬,陷入热恋。和成蕙琳一样,她也先被授与了〝功勋演员〞荣誉。

高英姬的个人情况与成蕙琳差不多少,但因高英姬随家人从日本回朝鲜定居,属于〝爱国侨胞〞之列,而且高英姬比金正日小11岁又未婚。所以,金日成对儿子这桩婚姻未加反对。

高英姬在与金正日同居后,其〝儿媳妇〞身份很快就得到金日成的认可,还在〝五号宅院〞里有自己的房间,地位与和金正日有正式婚姻的金英淑相同。

而成蕙琳只得宠不到5年就被金正日打入冷宫,受不了这个事实,患上忧郁症。

成惠琳陵墓

从1974年开始,成蕙琳前往莫斯科接受治疗。从1970年代后期开始,成蕙琳的病更加恶化。每天晚上接受高效药物也无法入睡。

据悉,不安症状发作时成蕙琳的痛苦状,旁人都难以目睹。成蕙琳从那时起长期滞留在莫斯科疗养,只是偶尔回到平壤。

上报称,2002年,成蕙琳在莫斯科的一家医院里过世,享年65岁,身边连一个亲人都没有。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