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普通百姓 文革被赶出北京那10万人的悲哀

由于遣返对象大都是下层人士,所以在有关“文化大革命”的书籍中很少介绍,文革史学家关心的只是某些大人物与知名人士在文革时的遭遇,对于成千上万普通“黑五类”的苦难,他们是不屑一顾的。其实普通百姓的凄惨苦难,才是文化大革命最大最深广的不幸。

1966年8.18红卫兵运动被推向高峰,打人和滥杀无辜之后总要有新的花样才叫不断革命。于是发起一场把所谓有问题的人赶出北京,当时称为“遣返运动”。“遣返运动”受到了当时传播媒介的狂热吹捧。1966年8月29日,《人民日报》发表重要社论《向我们的红卫兵致敬!》社论说:“红卫兵上阵以来,时间并不久,但是,他们真正地把整个社会震动了,把旧世界震动了。他们的斗争锋芒,所向披靡。一切剥削阶级的旧风俗、旧习惯,都象垃圾一样,被他们扫地出门。一切藏在暗角里的老寄生虫,都逃不出红卫兵锐利的眼睛。这些吸血虫,这些人民的仇敌,正在一个一个地被红卫兵揪了出来。他们隐藏的金银财宝,被红卫兵拿出来展览了。他们隐藏的各种变天帐,各种杀人武器,也被红卫兵拿出来示众了。这是我们红卫兵的功勋。”

8月31日,毛泽东携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再次公开接见了来自全国的红卫兵和革命师生代表。林彪在大会上重申了中央和毛泽东支持红卫兵小将的坚定立场。

党报和中央领导的公开表态,使红卫兵和造反群众的革命热情更为高涨。9月上旬,北京遣返运动进入了高潮,仅几天时间,就有近10万人被赶出京城。当时,北京站每天开出几十次列车,每次列车上都载有成群结队的被轰回原籍的“黑五类”分子。而在车站广场上等候遣返的“黑五类”黑压压望不到边。

有一位当时出自崇文区的遣返对象的子女白玉福回忆说:

8月18日,毛主席接见红卫兵以后,新华印刷厂也成立了红卫兵组织。我父亲由于历史上有污点——他参加过张学良领导的东北军,任少校教官。——遭到红卫兵的批斗。他在工厂被关了近一个月。9月的一天,父亲突然在三个年轻红卫兵的押送下,回到家里。红卫兵向我们全家宣布:三天之内,全家滚出北京!

三天?我们全家都呆住了。我哥哥问:“怎么,我们子弟也走吗?”“对,”红卫兵厉声对哥哥喝道:“全家都滚蛋!一个不剩!”我哥哥不服,他和我姐姐一块去新市委群众接待站上访。新市委接待站聚集着一大批遣返对象的子女,他们中有些人还佩戴着红卫兵的袖章。这些子女异口同声说他们已同反动家庭划清了界限,正在积极投身文化大革命。若把他们一块遣返,不是把他们往反动阵营推吗?接待站的同志一听有道理,立即向市委做了汇报。第二天接待站就告诉我哥哥他们:政治表现好并且经济上能够独立的“黑五类”子女可以留京。

我由于年龄小,经济上不能独立,只好随父亲一块离开京城。让人不解的是红卫兵也不知道把我们家送往何方,他们只是见别的工厂开始遣送“黑五类”,他们怕落后于形势,便匆匆地订下了驱赶“黑五类”的时间表。不过红卫兵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要把我们送到乡下去。因而他们命令我们少带东西,几个铺盖卷、几双碗筷就足以了。他们还让我们一律要穿黑外衣、黑裤子,棉袄棉裤也必须是黑色的。说这是统一规定,若不执行规定北京站革命群众根本不让上火车,还可能被革命群众痛打。

我们按照红卫兵的要求,处理了所有的东西,每人做了一身黑棉衣。9月17日,一辆吉普车开到了我们家门口。在一阵“四类分子滚蛋了!”的喊声中,我们一家在红卫兵的监督下,战战兢兢地爬上了吉普车。吉普车很快驶离了我们住了十几年的紧挨着元大都土城墙的小院,我的心一阵发冷。北京,别了,我再也回不到你身边了!再也看不见你了!

吉普车开到了北京火车站,我下车一看,吓了一跳:满广场都是穿着旧军服、腰扎武装带、手里拿着皮带、木棍的红卫兵,足有几万人。广场中间有一条窄窄的通道,跟我们一样穿着黑棉袄、黑棉裤的“黑五类”扶老携幼在这条通道里慢慢蠕动着。红卫兵们不时举起皮带、拳头朝“黑五类”砸去,“黑五类”躲得了这边,躲不了那边,一副悲惨相。

看到这情景,我父母想往后退,但押送我们的新华印刷厂红卫兵不答应。说早晚得过这一关,而且火车很快就要进站了。没办法,我们三口人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还好,连走30多米都没挨着皮带,红卫兵站在两旁只是讥笑我们三口人穿的又肥又大的黑棉袄。由于时间紧,我母亲只用大针缝缝就给我们爷俩穿上了,所以棉袄很不合体。我父亲的棉袄一边长一边短,袖子还掉了下来;我的棉袄又肥又大,后边还撅着。引得红卫兵们一阵大笑。

但快到进站口时,情况有点不妙。我们前边的一对老夫妻被红卫兵截住了。红卫兵开始搜他们的身,当搜到那老妇人时,老妇人有些慌乱。红卫兵立刻警觉起来,挨个口袋翻查老妇人的衣服。突然,一个女学生翻出了一叠钞票,她立刻变了脸,吼道:“谁让你藏现金的?没看见我们的布告吗?‘黑五类’不能带任何贵重物品上车。你为什么违反规定?”这时那“黑五类”老头扭过脸说:“这都是我们近几个月的工资,到乡下要花钱的。”“好啊,你敢顶撞我们?!”那女学生立刻朝老头举起了皮带,只听“啪”的一声响,金属皮带环打在老头眼眶上,顿时鲜血如注。老妇人想去扶老伴,但被几个红卫兵死死拉住。“打——!”只听一声喊叫,十几个红卫兵一齐朝老头扑来,棍棒、皮带雨点似地落下。老头很快就倒下了,血染红了他的衣服,连地上也汪了一滩血。他的脸肿得吓人,红卫兵停下手后,把他像拖死猪似地沿着通道拖了出去。

那老太婆已经吓傻了,呆呆地不知该怎么办。一个女学生大喝一声:“滚!”这老太婆才一拐一拐地朝前挪动。但没走几步,不知哪个学生喊了一声:“这是地主婆!”于是老妇人遭到了四面八方唾沫的袭击,学生们争先恐后朝老妇人身上啐。老妇人身上脸上头发上全都是粘乎乎的唾液,她躲不能躲,跑不能跑,只是嘴里一个劲儿地喊:“饶命!饶命!”

厄运终于也落到我们家头上。我父亲由于走在前面,脚步快了一些,学生们立即截住了他,一阵拳打脚踢。只是由于我父亲嘴里不停地喊:“我有罪!我有罪!”红卫兵才放过了他。接着是我母亲,由于红卫兵从她身上搜出了100元钱,几个女红卫兵揪着她头发往地上撞。要不是后来广场上突然响起了红卫兵指挥部的紧急广播,我母亲必死无疑。就这样她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上站台时得我牵着她。

上面这个人的回忆,真切地描绘了当时遣返运动的情景。由于遣返对象大都是下层人士,所以在有关“文化大革命”的书籍中很少介绍,文革史学家关心的只是某些大人物与知名人士在文革时的遭遇,对于成千上万普通“黑五类”的苦难,他们是不屑一顾的。其实普通百姓的凄惨苦难,才是文化大革命最大最深广的不幸。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摘自《青春的浩劫》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