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龙七公:历史没有如果 只有教训!

在香港的中国人如果不是昧于历史,也许会很骄傲的说:“没有香港,就没有结束中国二千多年专制帝王统治,建立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的辛亥革命!”

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二○一一年),笔者“毛遂自荐”,曾先后应邀到三十多家中学演讲,题目是“辛亥革命运动与香港”。不知道这算不算是非官方的、自发的推动“国民教育”呢?

说到辛亥革命与香港的关系,一、革命思想的发源:一九二三年二月二十日,孙中山应香港大学学生会邀请访问母校(一八八七至一八九二年,孙中山在香港大学前身香港西医书院就读),在大礼堂(今称陆佑堂)用英语演讲,题目是《革命思想的诞生》(Why I Became a Revolutionist?)他一开始就说:“我有如游子归家,因为香港与香港大学乃我知识之诞生地······即从前人人问我,你在何处及如何得到革命思想,吾今直言答之:革命思想,从香港得来。”他在香港求学期间看到的良政治,相对于满清政府在中国大陆的倒行逆施的恶政治,于是产生“曷为吾人不能改革中国之恶政治耶”的革命思想。

二、革命组织的起点:一八九五年二月二十一日,设立兴中会总会于香港“干亨行”。三、革命宣传的重镇:一八九九年,陈少白受命于香港创办《中国日报》。四、革命起义的基地:首次武装起义于广州(一八九五年十月),是在香港策进;一九○○年七月在香港决定惠州起义计划。

一九一一年(辛亥年)十月十日武昌起义,中国各省次第响应,孙中山领导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民族革命“毕其功于一役”,但“建立民国”之后,实行民主的民权革命和“平均地权”的社会革命则尚未成功,民国肇建,专制遗毒未除,中国陷入四分五裂的局面。一九一一至四九年三十八年间,除了八年对日抗战,其馀三十年的时间,都是政党和野心家争逐权力永无休止的恶斗和内战,人民不但没有因为“倾覆清廷,建立民国”而登于衽席,反而陷水益深,蹈火益热。

一九四九年之后,中国分裂,台湾海峡两岸两个政权分治,由冷战到冷和,在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一党专政已经六十八年;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威权政治已成历史,手创民国的“革命民主政党”中国国民党,经过两次政党轮替之后,几乎沉疴不起,执政民进党旨在“台独”,由“自外于中国”而“去中华民国化”,“中华民国”亦已“国之不国”!

历史没有如果,只有教训。一八九五年的香港兴中会宣言,除开民族主义部分,如今读来,仍具时代意义:“中国积弱,至今极矣!上则因循苟且,粉饰虚张;下则蒙昧无知,鲜能远虑。堂堂华国,不齿于列邦;济济衣冠,被轻于异族。有志之士能不痛心!夫以四百兆人民之众,数万里土地之饶,本可发奋为雄,无敌于天下。乃以政治不修,纲维败坏,朝廷则鬻爵卖官,公行贿赂;官府则剥民刮地,暴过虎狼。盗贼横行,饥馑交集,哀鸿遍野,民不聊生,呜呼惨哉!方今强邻环列,虎视鹰邻,久垂涎我中华五金之富,物产之多,蚕食鲸吞,已见效于踵接;瓜分豆剖,实堪虑于目前。呜呼危哉!有心者不禁大声疾呼,亟拯斯民于水火,切扶大厦之将倾,庶我子子孙孙,或免奴隶于他族。用特集志士以兴中,协贤豪而共济,仰诸同志,盍自勉旃。”

“不知史,绝其智;不读史,无以言。”旨哉斯言!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东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