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民意 > 正文

这个黄金周 你掏了多少“份子钱”

俗话说得好,‌‌‌‌“每逢佳节送礼金‌‌‌‌”,国庆长假是中国人婚宴‌‌‌‌“井喷‌‌‌‌”的日子,只要接到赴宴通知或请柬,就无法绕开礼金这个门槛。这整整8天的假,也就代表你有可能收到更多的‌‌‌‌“红包炸弹‌‌‌‌”了。

有媒体最近公布了一份各地婚礼红包水准大数据调查,结果显示,浙江省、上海市的红包最大,平均需要1000元;江苏省次之,平均在800元左右;广东省、云南省红包最小,只需给100元左右即可。

在百度新闻搜索‌‌‌‌“黄金周结婚‌‌‌‌”两个字,就能够看到一堆让人心酸的新闻,比如一个厦门姑娘十一收到6张请柬,要包出超过5000元的红包,还有一个江西小伙十一要参加5场婚礼,要送出8000元等等。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你把请柬下。‌‌‌‌”一声叹息,道出了人们对某些人情消费的无奈和反感。

假如一个刚毕业没几年的年轻人,在外地工作,工资是税后月收入4000元左右,扣去生活费用等支出,一个月结余大概有1500元。如果收到婚礼邀请,随的份子很多人钱一般在600元左右。若还要出席婚礼,那就还需至少700元的路费。而一趟下来,至少也要支出1300元。而这意味着,很多年轻人辛苦工作一个月,几乎存不下来钱。

有一位粉丝在我的微博上留言:‌‌‌‌“十年前,我刚毕业时,同学间随礼,也就两三百元。如今,礼金至少翻了三倍,工资没涨,物价上涨,红包也水涨船高了。如今谁不收‌‌‌‌”份子钱‌‌‌‌“就感觉吃亏,谁不随‌‌‌‌”份子钱‌‌‌‌“就感觉理亏,恶性循环,形成死结。‌‌‌‌”

份子钱越随越多、红白喜事名目越来越多还源于人们的攀比心理。别人随1000元,自己随200元,面子上很过不去,既怕对方嫌少又怕别人看不起,于是打肿脸充胖子,无形中被人情绑架。利益是行为最大的驱动力。当人们意识到请客随礼可以获得一定经济利益时,这种势头就会愈演愈烈。

‌‌‌‌“份子钱‌‌‌‌”由最初的‌‌‌‌“帮助‌‌‌‌”,发展到现在的‌‌‌‌“红包炸弹‌‌‌‌”,由联络感情到‌‌‌‌“劫财‌‌‌‌”。然而,一边是随礼者叫苦不迭,一边却是收礼者‌‌‌‌“应收尽收‌‌‌‌”。比如,为了保证‌‌‌‌“人不到礼要到‌‌‌‌”,一些结婚者,居然给不能到场的同学或同事发去电子请柬及收礼的银行账号,令人哭笑不得。至于,同学结婚互送‌‌‌‌“份子钱‌‌‌‌”欠条,更是畸形人情消费现象的真实写照,不仅让婚俗和礼仪变了味道,也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成了一种失范的‌‌‌‌“人情契约‌‌‌‌”,人们深陷于人情消费中不能自拔。

于是,八百年不曾联系的同学突然加你微信,你满怀着一颗期待重逢的心点了‌‌‌‌“通过验证‌‌‌‌”,没想到第一句话就是‌‌‌‌“老同学,我要结婚了!‌‌‌‌”以前有句话叫‌‌‌‌“礼轻情义重‌‌‌‌”,现在却变成了‌‌‌‌“礼多人不怪,礼重不压身‌‌‌‌”,风气一日不改,‌‌‌‌“份子钱‌‌‌‌”的奴隶一日不得解脱。现在,各种名目的‌‌‌‌“人情消费‌‌‌‌”,大多打着商品交换的印记,无不在温情脉脉的薄纱下掩饰着一种金钱关系。

显然,在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的人情消费中,‌‌‌‌“情‌‌‌‌”字意味越来越淡,而不堪重负的‌‌‌‌“债‌‌‌‌”则压得不少人喘不过气来:既要用‌‌‌‌“红包‌‌‌‌”维持与亲朋之间的感情,又要考虑实际收入,将债务控制在可承受范围内,人们便纠结于‌‌‌‌“给还是不给‌‌‌‌”‌‌‌‌“给多少合适‌‌‌‌”等矛盾中。

新华社过年后有一篇评认文章这样写道:在一些地方,‌‌‌‌“整酒‌‌‌‌”花样层出不穷,除了传统的婚丧嫁娶以外,迁新居、考大学、过生日都是一些群众整酒的理由,甚至怀孕整‌‌‌‌“保胎酒‌‌‌‌”、出狱整‌‌‌‌“洗心革面酒‌‌‌‌”。有的人每年平均要参加200次左右的酒宴。重庆三峡库区当地一个农民一年的收入平均不过三四万元,有些人份子钱就要交两三万元。一些村里的低保户本来就收入低,靠国家发的救助钱过日子,现在却还要拿救助钱当份子钱。每年平均要参加200次左右的酒宴,送出四五万元份子钱。

‌‌‌‌“人情来往知多少,请帖数不了。今日盛行应酬风,钞票不堪回首口袋中。亲朋友情应犹在,只是规模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杯杯酒水肚中流。‌‌‌‌”这首流传甚广的打油诗,形象生动地表露了当下老百姓在人情消费中的无奈心迹。无论是嫁娶、得子或老病,亲戚、朋友及同事不仅要送个红包表示一下,而且数额越送越大,悄然变成了一种沉重的‌‌‌‌“人情负担‌‌‌‌”。正如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天柱县石洞镇红坪村农民杨爱东说,‌‌‌‌“在外打工三万三,回家吃酒荷包干‌‌‌‌”。

在农村大病虽很可怕,但并不是家家时时都面临的问题,而‌‌‌‌“份子钱‌‌‌‌”却不是这样,‌‌‌‌“人情消费‌‌‌‌”农村比城市更甚,毕竟农村是个熟人社会,有些人情更抹不开推不掉,否则就会被孤立被耻笑。而且某些农村地区的‌‌‌‌“份子钱‌‌‌‌”已是无所不包。传统的婚酒、丧事酒和寿酒不用说了,有的甚至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母猪下崽要办酒席,摔个跟头也要收份子钱,连住院也要办酒席,无中生有说在某地买房了要‌‌‌‌“温居‌‌‌‌”……

在美国,不兴中国式的‌‌‌‌“红包‌‌‌‌”,结婚通常不给现金,多数人会选择送陶瓷、床上用品等来表达对新人的祝福。尽管送结婚礼物不是必须的,但是大部分客人都选择至少送一点小礼物以示祝福。

据统计,平均而言,美国每对新人收礼200份,每份价值70到100美元。其中有些还是‌‌‌‌“团送‌‌‌‌”的,即几个人合起来送的。

有些情况下,一些新人也会收礼金。通常兄弟姐妹给三到五百。朋友、同事则基本按照‌‌‌‌“1年20元‌‌‌‌”潜规则,即相识1年的,给20元;2年的,给40元……通常到1百元封顶。若是从穿尿不湿开始一起长大的发小,最多给个2百美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天涯社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