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内幕 毛泽东怒斥汪东兴:想改换门庭就给我滚

毛泽东说:“江青、张春桥和姚文元都已经来过了。他们说六号简报的影响很大,把人们的思想都搞乱了,这里有你的一份功劳。不过我不给你记,让别人给你记吧。这么一来,你们都成了英雄,而我成了孤家寡人,是不是?你们想逼我上梁山,我偏偏不上你们的当,看你们怎么办?你在我的身边,为什么有事不向我讲,你想改换门庭就给我滚!”

汪东兴

1970年春天,毛泽东提出准备召开四届全国人大,并建议改变国家体制,不再设立国家主席。他对江青和张春桥说:“有人想打倒皇帝自己做皇帝。我要给他们一个一针见血,干脆不设皇帝的位置,看他们再来争。”没想到,林彪果然着急了:“国家不能没有主席,没有主席则名不正言不顺。我坚决主张设国家主席,并建议毛主席继续担任国家主席。”

叶群曾经找到汪东兴说:“现在到了关键时候了。你应该在合适的时候说句公道话,一个大国怎么能不设国家主席呢?不设国家主席,林彪怎么摆?总不能把林总排到周恩来的后面吧。有人在这个问题上大做文章,目的是为了反对林总。林总既然是毛主席的接班人,我们不出来捍卫主席,让谁来捍卫呢?”汪东兴点点头:“你放心,我当然是听林总的了。”

叶群说:“这样好,林总在任何时候都不会亏待你的。”

汪东兴掉进林彪设计的陷阱

1970年8月24日下午3点多,汪东兴参加九届二中全会华北组的讨论时,陈伯达也参加这组的讨论,主持会议的李雪峰热情地打招呼:“请伯达同志和东兴同志先讲吧。”

陈伯达先说了一通设国家主席的必要后,汪东兴接着说:“我完全拥护林副主席的重要讲话,完全同意伯达同志的发言。我代表中央办公厅和8341部队坚决要求设国家主席,建议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当国家主席。”

当晚,全会的第六号简报《华北组第二号简报》出来了。

简报并没有多印陈伯达的讲话,却把汪东兴的发言登得很详细。

简报最后说:“大家热烈拥护林副主席昨天发表的非常重要、非常好、语重心长的讲话。认为林副主席的讲话,对这次九届二中全会具有极大的指导意义。大家听了陈伯达同志、汪东兴同志在小组的发言,感到对林副主席讲话的理解大大加深了。特别是知道了我们党内,竟有人妄图否认伟大领袖毛主席是当代最伟大的天才,表示了最大、最强烈的愤慨,认为在经过了4年文化大革命的今天,党内还有这种反动思想的人,这种情况是严重的。这种人就是野心家、阴谋家,是极端的反动分子,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分子,是没有刘少奇的刘少奇反动路线的代理人,是帝修反的走狗,是坏蛋,是反革命分子,应该揪出来示众,应该开除党籍,应该斗倒批臭,应该千刀万剐,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大家衷心赞成在宪法第二条中增加毛主席是国家主席,林副主席是国家副主席……”

会后,陈伯达拉着汪东兴的手说:“你的发言很好,字字句句讲到了要害处。”汪东兴当然没有想到,他自己为此掉进了一个陷阱里。

简报印出来后,他碰上江青要到毛泽东那里去,他主动打招呼,江青爱理不理地说:“你汪东兴什么时候也学会讲演了?看来你是要和我们分道扬镳了。”

汪东兴有点莫名其妙:“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我跟上鬼了?”他找到陈伯达,把他的心里话说了以后,陈伯达说:“建议毛主席当国家主席,是天经地义的正确,不要怕。那几个秀才就是靠着江青的支持才不把林总放在眼里的,他们就是野心家,阴谋家,我们要敢于和他们斗争,这是一场考验。”

汪东兴说:“不管发生什么事,反正我是跟着毛主席和林副主席走的,就是杀我的脑袋我也不会回头的。”

汪东兴并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认为自己是和毛泽东保持一致的。

毛泽东大发脾气吓坏汪东兴

8月25日上午11点多,汪东兴听到毛泽东通知他到住地时,预感到要发生什么重大事情了。他隐隐约约地听到了有关林彪和叶群的一些传说,从他的政治生活中的经验来看,这显然是真实的。

汪东兴走进毛泽东的房间时,毛泽东摆摆手说:“坐下吧,你看到六号简报了吗?”

“看到了。”汪东兴说,“我在来的路上才看到的。”他说了谎。

毛泽东说:“江青、张春桥和姚文元都已经来过了。他们说六号简报的影响很大,把人们的思想都搞乱了,这里有你的一份功劳。不过我不给你记,让别人给你记吧。这么一来,你们都成了英雄,而我成了孤家寡人,是不是?你们想逼我上梁山,我偏偏不上你们的当,看你们怎么办?你在我的身边,为什么有事不向我讲,你想改换门庭就给我滚!”

汪东兴不敢隐瞒了,把他和林彪、叶群的一些谈话和盘端出。

最后,汪东兴流着眼泪说:“主席,我犯了错误我心里很难过,我自己辜负了主席对我的信任。我一定听您的话,再不会犯错误了。”

很快,他就写出了一份详细的检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本文摘自2013年4月10日《老人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