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 > 正文

金正男被卧底情人出卖?朝特工指挥暗杀视频曝光 三胖高层大换血

——高层大换血 金正恩提拔九名亲信进政治局

今年二月,朝鲜“伟大领袖”金正恩的同父异母长兄金正男,在马来西亚机场遇刺身亡。虽然外界舆论普遍倾向是朝鲜当局所为,但朝鲜官方一直没有承认。近日,日媒首次曝光了朝鲜高级特务现场指挥暗杀的视频,同时披露金正男身边的情人曾密会参与暗杀的朝鲜特工。另外,七日朝鲜政局有新的人事变动,金正恩的九名亲信被提拔为政治局的委员和候补委员,多名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被换下。

两名女杀手

日本电视台富士TV八日的纪实片中,播放了距暗杀现场约十米的一家咖啡店,两名女杀手,即越南籍的段氏香和印尼籍的艾莎听从朝鲜特工指令的接触镜头。

这间咖啡店的监控录像画面中,一名男子向艾莎递过的士费,富士TV称该男子为朝鲜特工洪松学,画面中还有另一名男子走近段氏香,富士TV透露该男子是朝鲜特工李在男。

画面显示,洪松学和李在男在咖啡店里监视着整个暗杀过程。在确认两名女杀手行动成功后,他们马上走出机场外抽烟,随即消失。

富士TV还披露,一名跟随金正男很长时间的朝鲜情人,在金正男被暗杀六个月前曾到新加坡密会李在男,可能涉嫌提供金正男的动向情报,并极可能参与了暗杀金正男的行动。

金正男生前身后事

《争鸣》杂志二零一七年三月号分析,造成金正男死亡的原因很简单:一是他的纯正“白头山血统”与“废太子”身份,二是他与中国靠山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对于偏执疯狂、好走极端的金王朝政权来说,有这两样,就是死罪。对金正男之死,口头反应最激烈的是韩国政府,但内心感受最强烈的,当然是中共政权。与爆核弹、射导弹明着对抗美国、暗中针对中国大为不同,金正男被杀等于朝鲜直接打了中共的脸,也毁掉了中共政权手上一枚宝贵的地缘政治棋子。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五日,时任日本《东京新闻》驻特派北京记者的五味洋治在北京国际机场首遇金正男,由于金正男认为当时几名记者中,五味对朝鲜理解最深刻,而且不带偏见,最终,通信逐渐限于两人之间。五味根据在澳门、北京的三次访谈(累计采访时间超过七小时)和一百五十封以上的电子邮件为基础写出了《父亲金正日与我:金正男独家告白》一书,该书二零一二年一月日本首印三万册,十天四次加印,总发行量突破十五万册。

在书中,金正男对父亲金正日汇集了尊敬、失望、恐惧等多种感情,他谈到,“父亲严厉归严厉,但用情甚深,是深度思考北朝鲜未来的人。可纵然如此,有时也未必能很好的转圜。这对他本人来说,是非常遗憾的”。

金正男生于一九六九年,生母演员成蕙琳,而且当时与其生父金正日相恋时还是有夫之妇。即便后来成蕙琳嫁给了金正日,这段关系不被金日成首肯,因此金正男一直低调的过着近似隐居的生活,金正日在掌权后对他很溺爱,但由于幼年的境遇和常年在海外求学、生活的经历,金正男的思想比较被赤化的明显不是那么厉害。留学归朝后,金正男几度在外媒面前提到朝鲜要改革走向民主。

五味也曾透露金正男的姑丈张成泽(二零一三年十二月被金正恩处决)将金正男视若己出。金正男认为朝鲜经济开放实属必要,曾表示“不实行中国式改革开放,朝鲜就无从发展。”

金正恩的同父异母的弟弟金正恩的生母是高英姬,金正恩的亲生兄长是金正哲,高英姬生了这两个孩子。

金韩松是金正男的儿子,是朝鲜前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长孙。金韩松一九九四年出生在平壤。金韩松幼年时,二零零一年,金正男持一份伪造的多米尼加护照,准备携妻子及幼子到日本的迪斯尼乐园玩。然而,假护照被日本海关查出,金正男也因此被拘捕。颜面扫地的金正日一怒之下把金正男赶出朝鲜,安排在澳门定居。

二零零二年八月金正男的生母成蕙琳在莫斯科病逝。

二零零四年秋,金正恩的生母高英姬死于乳腺癌。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金正日去世,金正男就去了海外生活,再没回过朝鲜。

金正男常年居住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地区。

据韩媒此前报导,金正男身边有三名女人,妻子申正熙于北京北部高级住宅居住,育有一子,为金韩松。另外两名情妇分别为李慧静和徐英罗,两人当时在澳门路环岛高级别墅〝竹湾豪园〞居住。

韩国情报当局确认,徐英罗实为朝鲜劳动党126联络所的特工。联络所是朝鲜对韩间谍部门的别称。

徐英罗起初负责保护金正男,同时将其动向汇报给平壤,但后来成为金正男的“第三夫人”。

据《争鸣》杂志二零一七年三月号,今年二月十八日,金正男遇害第五天,中国商务部宣布“自二月十九日起全面暂停进口朝鲜原产煤炭”。《争鸣》并分析,鉴于煤炭是朝鲜几乎唯一的大宗出口产品,而中国又是朝鲜煤炭几乎唯一的买家,在二〇一六年朝鲜对华贸易中,煤炭出口额在单价下降的情况下仍有高达两位数的大幅增长,总值接近十二亿美元,占朝鲜对华出口总额的百分之八十一点四。可以想见,这一额外制裁对朝鲜本就捉襟见肘的金融、外汇形势的打击将空前严厉。

今年三月七日,一位自称“千里马民防”(Cheollima Civil Defense)的YouTube用户将一段视频上传至YouTube。视频中,一名年轻男子声称自己是金正男之子金韩松,并亲口承认了父亲金正男的死亡。“千里马民防”自称是一家脱北者援助组织,该组织在官网发文表示,金正男的家属上个月向组织求救,要求组织协助逃离并提供保护,并表示“他们一家三口迅速被护送至安全的地点”。该组织还对协助保护金正男家属的荷兰、中华人民共和国、美国和第四个不愿具名的政府表示了感谢。

早前在中学海外留学时期,在其社交网站的博客上,金韩松曾面向好友做了一次问卷调查。这项调查的题目就是“你喜欢民主主义还是共产主义”。金暗示,他愿意选择“民主主义”。后来意识到引起注意,他果断删除了这个问卷调查。

金正恩会否成为最后一任朝鲜独裁者?

金正恩,生于一九八四年,曾在瑞士伯尔尼国际学校就读,一九九七年离校。金正恩是朝鲜劳动党第一书记、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和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

二零一二年四月,金正恩就任朝鲜劳动党第一书记,也就是朝鲜最高领导人,同年十一月二十日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被活捉并开枪打死。

金正恩上台后,进行了一系列动作以稳固自己的权力。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中共十八大召开。

次年也就是二零一二四月,扶灵七老之一的禹东测被免职。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日,军队二号人物李英浩被免职。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武装部部长金正阁被免职。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金正恩的姑父张成泽在劳动党政治局会议上被带走。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的金正日丧礼上,金正恩曾与张成泽、金己南、崔泰福、李英浩等七名朝鲜政坛元老一起扶灵。这七人被视为金正日生前考虑的辅佐金正恩的朝鲜政权核心人物,但其中五人先后失势,仅剩金己南和崔泰福。

但在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庆祝大会主席团的二十五人名单中,长期担任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的金己南、崔泰福、郭范基、李万建的名字已不在其中。

去年五月朝鲜劳动党一中全会后公开的十九名政治局委员名单还有这四人的名字。

日本《产经新闻》的相关报导也说,朝鲜劳动党元老金己南和崔泰福未出席八日的庆祝活动,可能已退出第一线。

据朝中社消息,朝鲜劳动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十月七日在平壤举行。会议罢免和补选了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以及党中央副委員長。其中,朴光浩、朴泰成、太宗秀、安正秀、李容浩等四人被补选为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崔辉、朴太德、金与正、郑京泽等四人被补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朴光浩、朴泰成、太宗秀、朴太德、安正秀、崔辉等六人被补选为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

韩政府的一名消息人士表示,这些人可能是党组织指导部或金正恩书记室工作的人。这些部门工作人员的身份是高级机密,没有公开过。

上次中共十八大开后不久,朝鲜高层即遭清洗,这次十九大即将召开,金正恩又进行大换血,是否是给中共某种姿态呢?从金正恩以核武为筹码来至今,作为金家第三代独裁者的他似乎别无选择。恋栈权力,核武威胁是他的一块金砖。“中朝两国人民一衣带水”,这样毛时代以来的宣传与时下大陆舆论环境中,金正恩这三个字就代表着笑话,大陆网民说,形像是个笑话,发型是个笑话,政策是个笑话,表情也是个笑话。除了残酷的独裁者印象外,就只剩下与牡丹峰女郎们的一些花边,这种宣传与舆论的矛盾,似乎印证着中朝友谊也早已出现裂痕。

金正恩的专断独行,还能往前走多远?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郑浩中 来源:阿波罗网王皓毓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