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周晓辉:共产幽灵漂流在中国大地 带来的是噩梦

10月14日,中共新华社又推出了《〝我们的自信〞理论篇——真理永恒》短片,并被国内各大媒体在头版重要位置转载。短片配以如下文字:这是一本书的〝奇幻漂流〞。是它,在血与火中拯救了中华民族;是它,铸就了〝新中国〞的盛世与辉煌。让我们一起走进书页,穿越百年,见证一个〝幽灵〞成长为一个〝奇迹〞。

这本让中共大书特书的书就是《共产党宣言》。书中的第一句话就是: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而这个幽灵在1920年也漂到了中国大地,伴随着中共的成立、发展肆虐整个中国,毒害中国人民,戕害了至少八千万中国人,并且摧毁中华传统文化,使中国人的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着。可以肯定的说,这个幽灵绝不是什么真理,它带给中国人的不是什么〝盛世和辉煌〞,而是无尽的苦难和噩梦。

为什么这样说的?众所周知,马列主义的核心是相信唯物主义、无神论以及暴力斗争,而中国传统文化敬天畏地、讲求天人合一、重视人伦纲常、重视精神和道德、相信神佛存在。二者是完全不相融的,也是格格不入的。

具体来说,首先,中国传统文化讲求敬畏天命,孔子认为〝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佛家和道家都是有神论,相信生死轮回、善恶有报;而马列主义和共产党宣扬的是〝无神论〞,而且〝无法无天〞,认为没有〝救世主〞,只能依靠自己。也就是说,承认有神论等于直接挑战了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

其次,中国传统文化相信〝天人合一〞,人按照天道行事,就会在死后回归天国。佛家还认为人在世间的一切都是因果报应的结果,因此反对滥杀。而《共产党宣言》认为〝共产主义〞才是〝人间天堂〞,而通往〝人间天堂〞之路就是依靠共产党的领导,并且要通过暴力斗争,毛泽东更喊出了〝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因为不信神佛和因果报应,所以斗争起来才崇尚暴力,才无法无天,才能让人们长期生活在暴力、打杀、高压、恐惧和血腥的氛围中,才能经过长期的宣传和教育,浸透到人们的骨髓中。

此外,儒家重视家庭观念,讲〝孝〞,讲〝礼〞,而马列主义却明确表示要〝消灭家庭〞。共产党五大〝导师〞私生活的糜烂,苏联、中国社会中的共产党高官换妻、乱伦、包养情妇,破坏家庭,屡见不鲜,就是与此有关。

儒家还强调〝仁义礼智信,忠孝廉耻勇〞,重视〝仁者爱人〞,马列主义和共产党却主张阶级斗争,即主张一种人对另一种人的斗争;而且是通过暴力和无产阶级专政。

儒家主张忠君(〝忠〞不是盲目的,因为有天道,所以皇帝也要遵守)爱国,而《共产党宣言》却主张〝取消祖国〞。列宁为了夺取政权而卖国,中共武装保卫苏联、出卖中国利益和国土给苏联,都是具体表现。

正是因为马列主义完全背离了中国传统文化,因此对于视自己为马列子孙的中共而言,当然是要全力消灭中国灿烂的文化,打弯承载着播散传统文化的知识分子的脊梁,并不遗余力的灌输马列主义。于是,中共在1949年夺取政权后,一方面通过一次次运动消灭传统文化和承载传统文化的精英,一方面全方位通过媒体、教育等强行向人们灌输马列主义,使中国人与的传统文化渐行渐远,没有了信仰、没有了道德约束的中国人开始无限度的放纵自己,社会道德也在一日千里的下滑,而今日中国所有的乱象都与此有关。

共产主义幽灵飘荡在中国大地96年,荼毒无数生灵。据《九评共产党》透露,从1949年以后,中国就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受到过中共的迫害,估计有六千万到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超过人类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而近十几年来,中共在幽灵的指导下,甚至做出了强摘人体器官并进行公开买卖这样前所未有的罪恶,其无耻到了何种地步已无言辞可以表述。

毋庸置疑,共产主义幽灵在中国所创造的〝奇迹〞就是杀了几千万人,毒害了十几亿人的灵魂,包括中共党魁和高官们。可以说,它不仅没有拯救中华民族,反而为祸中华大地。这个幽灵,不仅根本不爱中国,不爱中国传统文化,更是背弃中华文明的千古罪人。

那些迄今仍将马克思主义抬出来作为幌子的中共高官不妨想一想,为何马克思主义在西方早已鲜有人问津?为何共产主义在全世界如过街的老鼠?什么是历史的大趋势?而且《共产党宣言》中对英国工人阶级的预言其实已经失败。

在大陆2009年出版的《西洋经济史的趣味》一书中,作者介绍了美国康乃尔大学的George Boyer教授于1998年发表的一篇论文,该论文探讨了《共产党宣言》(以下简称《宣言》)时英国的经济状况,指出马克思在写作时并没有进行认真的考察,并分析了当年为何英国工人对《宣言》不感兴趣,为何马克思和恩格斯的预言失败了等。

George Boyer教授的结论是,《宣言》过度渲染了工人的悲惨,其实,大部分的工人还是在传统的小型工厂就业,真正被系统的剥削的大型棉纺厂很少,而且只是集中在曼彻斯特。George Boyer教授认为问题就出在马恩自身。因为恩格斯的家族在曼彻斯特有棉纺工厂,但他并没有在伯明翰住过,因此把曼彻斯特的状况当成普遍的情形。而马克思则一半靠恩格斯的转述,一半靠从报章杂志的断章取义,从而导致《宣言》过度渲染了劳工阶级被剥削的惨状。

根据马恩的解释,曼彻斯特工人的悲惨生活是源于他们被〝资本家无情地剥削〞,但现代经济史学者却认为,是由于当时英国正处于〝1840年的饥荒〞。

历史的真实是,英国在经历了40年代的饥饿时期后,从1850年开始迅速进入了〝维多利亚繁荣期〞。1856-73年间,英国工人每小时的生产力,每年增长1.3%,这项增长率直到1951-73年间才被超越过。也就是说,《宣言》里所预测的〝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工资会下降〞是完全错误的。因为这一时期,工人的生活水准大幅提高,实质工资在1851-73年间增加了26%,在1851-81年间增加了38%。经济好转后,工人组织全国性的工会,保障工人的福利,不必依靠国家来救助。

正是因为工人生活水准的提高,当1848年《宣言》出版后,人们对斗争自然无法产生兴趣。不过,马恩对此并未死心,仍然期盼着下一波的经济危机会再带来革命的热潮。然而,他们还是失望了,只好转而批评英国工人的〝狭隘心态〞。他们所期待的共产党革命终于在1917年的俄国发生了,但却是一场夺取民主政权的政变。

显而易见,马恩对于经济的理解与分析也是相当片面的。那些赋予煽动性、迷惑性的词藻除了将这个世界带入你死我活的斗争外,似乎别无他用了。而这也正是曾发出毁灭人类愿望的相信魔鬼的马克思所期望的。

如果中共高官们还执迷不悟,还迷信马克思主义,那么不妨看看二十世纪哲学家波普尔对马克思主义进行的彻底的批判。

马克思理论宣称物质生产规律决定历史进程,要分别经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的过程。资本主义经济规律蕴涵着毁灭其自身的因素,因为它造就了无产阶级。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并发展到共产主义,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所以它是一种彻底的历史主义。

波普尔则认为历史主义不过是以权力主义和极权主义为根基的理论性假设,是自然科学中谬误理论的产物。在他看来,马克思主义是最精致、影响最广泛也是最危险的历史主义,而马克思不可避免的失败原因就是因为它们无法证伪,所以是伪科学的教条。

波普尔首先批判了马克思的以经济主义为基础的历史主义,因为在其看来,马克思的经济学说从本质上来讲是为他的政治学说服务的。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坚持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经济基础决定了政治、法律等上层建筑。波普尔承认经济的作用,但他不同意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认为过分强调经济的作用,甚至夸大为决定社会发展的唯一因素,那就彻底错了。

波普尔提出的理由是:一、如果经济体系被摧毁,但技术知识仍然存在,那么经济体系很快就能被重建;然而如果技术知识被完全摧毁,那么现存的经济关系将随之消失,而且其重建将会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二、对社会经济条件的了解,离不开对科学、宗教等其他文化方面的理解,但是反过来,即便没有经济背景,人们仍然可以研究一个时期的科学思想。他一再强调,思想和知识是进行经济活动的必要条件,而经济因素绝不是人们进行思想活动的必要条件。政治权利应该是基本的,因为它能控制经济权利。政治权利是经济保护的关键,政治民主也就是被统治者控制经济权利的唯一手段。

其次,波普尔反对马克思的暴力革命理论。他承认资本主义社会存在非正义性和非人道性的弊端,但这只是资本主义的一个初期不可避免的现象。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原则和自由市场经济本身不是社会弊端的根源,问题在于对资本主义中那些盲目的和不加限制的经济力量缺乏控制。任何不加限制的权力都是危险的,经济权力并不比其它权力更危险,而同样的,它也是可以被制约的。

波普尔用经济干预主义的事实来反驳马克思对于上层建筑是专制工具的说法,指出资本主义的民主制度正是限制资产阶级经济利益和政治权利手段,而且没有民主的制度,那么统治阶级的经济利益和政治权力便没有制约的力量了。

对于马克思所谓的〝资本主义内部矛盾必然灭亡,社会主义一定胜利〞的预言,波普尔认为是错误的。

首先,资本主义的内部矛盾并不必然导致社会主义,而只是预示了经济干预主义的必然性,而经济干预主义不一定采取公有制的方式。工人阶级的利益保障不需要用社会革命的暴力手段,完全可以采用社会改良和民主的手段达到这一目的。

其次,无产阶级革命并非不可避免。波普尔对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暴力革命倾向极为反感,认为他们是在有意地挑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以使革命爆发。

最后,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并非不可调和的。马克思强调,资本主义的后果是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和无产阶级的绝对贫困化,这些结果破坏社会生产力,激化社会矛盾,从而导致资本主义灭亡。事实上,这些问题都被现代资本主义彻底解决了。因为随着民主制度的作用,国家社会的干预保障了剥削现象的限制,资本主义初期所表现出的残酷剥削现象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对照当今的资本主义国家和如今残存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我们不难发现五十多年前的波普尔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的正确性已经一一得到了验证:随着民主制度的完善,资本主义国家民众的生活是越来越好。而那些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国度呢?几乎都走上了极权统治,并带给人民无尽的苦难。从这个意义上说,马克思主义不过是害人、欺人的伪理论罢了。

因此,中国梦实现的真正前提是:将这个西来幽灵彻底赶出中国,将信奉其的怪胎中共彻底解体,不让其再为祸中华大地。如此,才是为国家计,为人民计。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君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