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老照片】看到了这些 方励之的世界观彻底被颠覆了

方励之:我和李淑娴在八十年代初期去德国访问,决定到柏林去看看柏林墙,当时我们还是共产党员,从西柏林坐旅游车进入东柏林。两边一对比,太清楚了:一边就是西德,虽然也有不足,但相当繁荣;另外一边,简直没法看。同一个民族,同一个城市,如此强烈的对比!所以,不需要再说什么,理想就会破灭。

1974年2月15日,苏联作家索尔仁尼琴到达瑞士。他是两天前被苏联驱逐出境的。这位荣获过诺贝尔奖的作家由于出版一部描写苏联监狱制度的宏篇新作《古拉格群岛》而被迫离开祖国。在几乎没有给予任何警告的情况下,苏联政府就公布了一项要求这位55岁的作家流亡西德的驱逐令。他已经离开西德到达苏黎世并将在那里得到政治庇护。在此以前他一直是持不同政见者,还坐过11年牢。

他们每天都会给我们带来一些报纸。我通常只阅读那些标题:“切尔诺贝利——一个充满成就的地方”“我们战胜了核反应堆!”“生活还在继续。”我们那儿还有一些教导员,他们会时不时地组织我们开展一些讨论。我们被告知:我们必须赢得胜利。可是,我们的对手是谁?原子?物理学?还是整个宇宙?对于我们,胜利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生活就是挣扎和奋斗,以及不断战胜困难。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如此钟情于洪水、大火等各种灾难。因为我们需要一个机会来证明自己的“勇气和英雄主义”。——阿列克谢耶维奇《切尔诺贝利的回忆》

1991年苏联8·19事件中,三名抵制政变牺牲的普通民众。左起,乌索夫,科马尔和克利切夫斯基。22岁的科马尔跃上一辆坦克,但后被坦克碾压。乌索夫试图帮他,但被子弹击中头部。28岁的建筑师克利切夫斯基也被射中头部。在他们的努力下,政变的坦克掉头折返。

方励之:我和李淑娴在八十年代初期去德国访问,决定到柏林去看看柏林墙,当时我们还是共产党员,从西柏林坐旅游车进入东柏林。两边一对比,太清楚了:一边就是西德,虽然也有不足,但相当繁荣;另外一边,简直没法看。同一个民族,同一个城市,如此强烈的对比!所以,不需要再说什么,理想就会破灭。

1986年的柏林墙,西德一侧的墙面画满了涂鸦,东德的墙面则干干净净。????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阿波罗网东方白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