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金钟:哪些人在批判毛泽东?

工人在维护毛泽东雕像(Getty Images)

毛泽东去世已经41年,自由社会不少人认同他和希特勒、斯大林为20世纪三大恶魔之首,但在13亿人口的中国,毛仍然是被崇拜的伟人,他的像高挂在天安门上、印在钞票上,他的文集年谱还在大量印刷,更有领导人想做“毛皇帝第二”。开放杂志三十年不移的立场是:不批判不清算毛的罪恶,中国就不能实现政治改革、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现代国家。我们出版张戎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发表过不少具影响力的批毛文章,作过许多有关毛的人物专访。

研究毛泽东,面对一个时代的现象,应取更宏观的视角,不局限于他在中国大陆27年的统治,至少应该追溯到二战期间,涵盖两岸和国际共运。毛和他领导的共产党虽然取得1949年打败国民党的胜利,但对毛的批判在国内外一直没有间断,而且,这些批判都为毛不断升级的暴政所证实。这是值得我们借鉴的历史经验。这里谨概括批毛的三大方面:

一、毛体制的幸存者和见证者——包括李锐、李志绥医生、辛子陵等中共高级干部,和学者、作家刘宾雁、吴祖光、李慎之、茅于轼等知识分子,及年轻一代的刘晓波、袁腾飞等人,他们都以著作、言论和切身体验,公开揭露和斥责毛祸国殃民的事实。1980年四千高干藉讨论历史问题决议之机,大量倾诉毛的极左错误,李维汉例举毛50年代以来的十大错误,胡克实、夏衍、王光美等指毛是专制主义者、出尔反尔、嫁祸于人、言而无信、不择手段。方毅更指毛是历史上最大的暴君——这些批毛者代表中国人的良知和正义传统。毛一手造成的大饥荒,是中共统治期间的核心事件。毛深知罪无可恕,只有全力掩盖,镇压异己,亲自多次向外国人说谎:中国没有饥荒!粮食部长陈国栋揭露周恩来帮毛封杀饿死人数达数千万的官方调查,令人惊讶不已……

甚至毛发动文革的帮凶林彪,最后也成为毛的反对者,他和策划杀毛的儿子林立果叛逃失败后,留下的“五七一工程纪要”是一篇当时无与伦比的讨毛檄文。严斥毛的独裁统治是社会法西斯主义,将国家机器变成绞肉机。我们见证过林彪事件使文革遭到破产的过程,历历难忘。但是,邓小平在文革后走资专政并举,一手遮天压制党内外批毛思潮,提出“四个坚持”,延续毛的政治路线至今,错过了毛去世推行体制转型的历史机遇。不过,可以相信无数批毛志士留下的地火不会熄灭,在未来的民主转型中,中国内部的非毛势力将发挥主导作用。

二、台湾是批毛的典范——台湾现在本土化高涨,已经“不反共”。毛只是历史课本的一个话题。但是我们翻开一部国共斗争史,可以清楚看到,从三十年代到毛去世,整整四十年,国民党抗共的实质,仍然是以反毛为主要目标。抗战胜利后的重庆和谈,双方分歧的焦点:军队国家化与取消武力割据,正是触及毛思想的要害:枪杆子里出政权。不仅蒋介石指毛不讲信义,“禽兽不如”,咏雪词是称王称霸的帝王思想,而且名学者胡适、张君劢等都公开要求毛放弃武装割据,国家才能和平统一。事实上,毛毕其一生,都是迷信暴力,以暴力打天下,以暴力维持统治权力,导致在建国后的和平时期七千万人丧生。国民党在1947-1948内战危机时刻,却仍恪守孙中山的“军政、训政、宪政”遗教,实行制宪行宪,数亿人民投票普选国大,然后选举总统,进入宪政民主。国府败退台湾,励精图治,在经济起飞后,实现民主转型,至今已实现6次总统普选。

中共参与了1946年的政协宪草,但由于毛根本没有宪政理念,一门心思要扩张武力打倒国民党,毛蔑视蒋介石“民主无量、独裁无胆”。他在大陆拥有独裁权力后,确实有超越秦始皇千万倍的胆量,肆无忌惮,直到死于一场浩劫。毛1976年临终遗言,说一生只做两件事:将国民党赶到海岛去了和发动文革。两岸比较,“成王败寇”的惯律已然被推翻。台湾成为大陆人梦想自由富裕的灯塔,中国则陷于“崩溃的边缘”!这难道不是台湾在另一个中国的批毛,取得“逆转胜”的成功吗?台湾当年的“反共八股”,诚已过时,但对照中共暴露的专政残虐,我们只能说“不幸而言中”。毛独裁有胆,已是“史无前例”,他自命的两件事都经不起历史的评判。如刘晓波所说,毛把十亿个中国人变成零,最后他自己也变成了零。

三、共产国际对毛思想的否定——对中共十九大的研讨中,我认为中共党代会史上最有进步意义的应是1956年9月的八大。这个比较开放的大会跟随苏共20大反个人崇拜及推行人道主义政治路线,宣布阶级斗争结束,强调发展经济、大会及党章不提毛泽东思想。因为早在斯大林时代,苏共就对中国革命的性质有看法,认为是普加乔夫(俄国农民暴动领袖)的中国版,毛是人造奶油式的马克思主义者(邓在八大透露中共党员69%是农民)。在抗日战争、国共内战中,毛曾指责斯大林支持王明的右倾路线,战后又要“把中国送给美国和蒋介石”,不许中共革命,包括敦促毛蒋会谈和国共划江而治,“搞南北朝”。——这是毛耿耿于怀的对苏共贬低中共的宿怨。

斯大林1953年去世后,国际共运开始“解冻”,苏共20大一声炮响,开启共运走向修正主义的自我反省,直到苏联瓦解苏共倒台。这一并非内外敌人促成的历史演变,分明是人类社会的一大进步。但是,毛泽东死守阶级斗争教条,陶醉于内战的武功,将战争夸张到万能的地步,在1957年莫斯科共党会议上,竟然发出核大战死三亿人也有好处的狂言。在国内背叛八大路线,煽动阶级仇恨,直到文革大疯狂。对苏联则不断妖魔化,污蔑苏共走向缓和的“三和”“两全”内外政策,甚至诬指资本主义已经在苏联复辟。更将大饥荒的人为原因,归咎苏联撤援逼债(现已证明是谎言)。赫鲁晓夫多次嘲笑中国胡闹的大跃进,指文革是“军事官僚专政”。毛从公共食堂、土法炼钢,到关闭大学、禁言禁书、造反派夺权、法制荡然,政府瘫痪……哪一桩不显露“山大王”无法无天毫无现代素养的劣根性?和乌托邦理想主义岂可相提并论?我们也只能说,苏共对毛的不信任,“不幸而言中”。

中苏分歧终于在毛死于天怒人怨之后,偃旗息鼓。邓小平拖延到1989年戈尔巴乔夫访问中国大陆才恢复正常关系。但是这场让中国付出惨痛代价的“反修斗争”的大是大非,至今中共当局还是瞒天过海,没有一点正式的检讨和交代。根源何在?涉及批毛。刘晓波说得好:毛泽东没有影响世界历史进程,他只能关起门来折腾中国人。苏共与毛三十年的对抗,以其强大的物质力量和迎合世界潮流的意识形态,抵御了毛欲称霸世界的狂妄,引领共产阵营浴火重生,走上民主之路。毛的神主牌虽然还在北京支撑着那个罪孽深重的政权,但是,苏共战后的道路,给中国未来提供了一个选项,那就是令毛至死不安的共产体制的和平演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开放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