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科教 > 正文

抑郁女孩独自越秦岭登雪山 欲“自我拯救”

独自攀登5396米的哈巴雪山,独自穿越秦岭……这是广东女孩邓毅(化名)用来治疗抑郁症的方法。

2015年确诊之后,她一度陷入自我怀疑,但她逐渐认识到“必须接受外界的冲击。”

邓毅昨日告诉重案组37号,被雪山的恢宏气势冲击后,已慢慢摆脱抑郁症的她感到,自己的人生似乎又开阔了一些。

全文1267字,阅读约需3分钟。

▲今年国庆期间,邓毅(化名)登上海拔5396米的哈巴雪山主峰。受访者供图

学业受挫患抑郁症“甚至买好面具”

2015年,邓毅因为学习成绩不理想,患了抑郁症。

“我实验课老是学不好,这让我感到很挫败,后来自卑心越来越重,不敢出去见人,甚至买好了面具”,邓毅对新京报记者说,被确诊为抑郁症后,她曾休学一年,在家休养的大半年里,一直处于一种消极的状态。

也就在煎熬中的这一年,邓毅在杂志上了解到,一名外国男子,用三年的时间在海上航行,治愈了抑郁症。

“我想我也可以,我渴望生,我不想再要现在的自己!”她在公众号写道。

邓毅决定也通过这种方式自我拯救。

▲抑郁症患者邓毅(化名)在海拔5396米的哈巴雪山主峰。受访者供图

挑战极限走出抑郁“自己变得强大”

2016年3月初,她带着一张存有2000多元的银行卡,登上从广东肇庆前往内蒙古海拉尔的火车。

在内蒙古独自行进了8天后,她又去了陕西,用三四天时间穿越秦岭徒步路线之一,并登上中国大陆东部第一高峰——拔仙台,海拔为3767.2米。

2016年8月,邓毅用十天时间,独自骑行在格尔木到安多的700多公里青藏线上。

“第一天,车坏了,临夜扎营在戈壁滩,夜里是有狼的。入夜了风沙渐大,似乎要把帐篷掀起,我马上撤离了,下土坡去拦车到适合人的地方去(撤离后,帐篷被吹飞了)。”邓毅在2016年8月13日的朋友圈中,描述了她在恶劣的天气下第一次丢帐篷的经历。

但她并没有绝望,反而慢慢走出了抑郁。

邓毅说,影响她最大的是秦岭,她一个人在里面走了三到四天,真切感受到自己作为一个人存在着,靠自己的力量在丛林中生存,“心境更开阔”。

她在登山日记《插山·秦岭日记》中写道:“当一个人遇上一座山,她便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人,我觉得自己一下子变强大了。”

▲邓毅(化名)在哈巴雪山主峰看到的宏伟景色。受访者供图

登山带来的震撼“感觉更从容了”

今年国庆节,邓毅来到位于香格里拉县东南部的哈巴雪山。

在向导的陪同下,她用5个小时到达哈巴雪山海拔4100米的大本营,在10月5日登顶失败后,10月6日成功登上了海拔5396米的哈巴雪山最高峰。

邓毅向媒体回忆这段旅程时曾说,黄金周期间来哈巴雪山的只有几十号人,而且大部分都是骑着马上雪山的,当时有4个人从海拔2600米的哈巴村到海拔4100公里的大本营,只有自己一个人是徒步的,其他三个人都是骑马上去。

“我不是雪山的游客,我认为只有真诚地去接触一座山,才能真正走进一座山。”邓毅说。

她认为,登山对治疗虽然没有直接作用,但登山让她看到很震撼的东西,“感觉更从容了。”

如今,邓毅已有两年多没有吃过医生开的那些药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陈柏圣 来源:重案组37号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