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玉清心:捐献一百移植上千 差额用了谁的器官?

两次调查报告的二百多个录音显示,脑死亡供体的来源和获取过程均不透明,完全是暗箱操作,违反国际社会共同遵守的相关规范。对“捐献一百移植上千”这种现状,中共作何解释?捐献器官和移植手术量之间的巨大缺口,现在是用了谁的器官来填充的?他们来自什么渠道?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已在全球曝光,但曝光出来具体案例很少。中共在实施此项杀人罪恶时都是在绝密状态下进行的,很多案例目前仍在在被掩盖中。(大纪元合成图片)

今年7月19日和10月20日,“追查国际”先后发布了两个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的调查报告。其中,被调查的医院和红十字会有上百家,公布的调查电话录音209个。

上述调查结果显示:器官移植数量很大,患者等待供体时间很短,捐献器官很少,绝大部分移植器官来源不明。对于外界一直质疑的器官来源,依然被黑幕掩盖。

录音里,被调查的多家医院,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都说排队等移植的人很多,床位紧张,我们做的很多,今年比去年多,以后会越来越多。

2015年中共突然宣布停用死刑犯器官后,有部分移植医院萧条了一阵子,但很快就出现了转机。随着“脑死亡”器官的出现,多家移植业务又纷纷火爆起来,连经济欠发达的云贵川地区,都重操旧业,或恢复或新建移植科。在供体器官上,那些移植大户从来没“断过顿”,供体始终充足。那些自己“找食吃”的医院,从现在的移植量看,似乎也都“有食吃”甚至“吃得饱”了。

从调查看,多家医院报出自己的器官移植量从少到多,甚至从无到有。大陆器官移植呈上升趋势。而担负器官捐献的红十字会,却门可罗雀,与热闹的移植医院形成鲜明对比。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个个抱怨,没人来登记捐献、捐到的器官少的可怜。

对此,不妨以浙江省器官移植和器官捐献现状为例,看看现在大陆器官移植的异常现象。

据中共卫计委2017年最新公布的人体器官移植资质的173家医院名单,浙江省有8家医院有移植资质。各家医院的肝肾移植量大致如下:

第一家,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这是全省首推大户:肾移植平均每月有30~40例,一年能做400~500例;肝移植每年要做200例,去年做了200多例。

第二家,树兰医院(杭州郑树森私人医院):2016开业,肝移植当年做了120多例,今年已经做200例;肾移植做的也不少,肾移植病床爆满。

第三家,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肝移植一年能做50例,今年能超60例以上;肾移植一年能做200~300例。

第四家,宁波市鄞州第二医院:肾移植一年能做60~70例。今年己做了30多例。以前肾移植做很多能做几百。

第五家,南京军区第117医院:前两年能做几百例。今年做多少这个数字,我不能告诉你。

第六家,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肝移植一年做四、五十例;肾移植做一百多。

第七家,浙江省人民医院:肾移植一年做几十台,肝移植资质批下来了,开始做。

第八家,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肾移植在做,去年做了三十多个,今年十几个。

上述8家医院,肝、肾年移植量合计约为:肝移植800例,肾移植1000多例。从调查电话里不难听出,医生护士们报移植量时都十分敏感,吞吞吐吐。如此看来,这个数字很可能被大大缩水。

然而,即便用这一保守数字和浙江省年器官捐献数字做对比,也相差悬殊。浙江省红十字会器官捐献管理中心负责人今年4月20日对调查员说:捐献人不多呀!2016年全省捐献器官一百多,还有一些不能用!

移植上千,捐献一百。二者之间的缺口至少九百。如果说公民自愿捐献已成为中国器官移植的唯一来源,那么,那些用来填充二者间巨大缺口的器官,无疑就是非法的!这大量的非法器官来自哪里呢?

接受调查的医院称:异体移植供体来源,主要是脑死亡捐献器官。再追问下去,对方或闪烁其辞,或三缄其口。

两次调查报告的二百多个录音显示,脑死亡供体的来源和获取过程均不透明,完全是暗箱操作,违反国际社会共同遵守的相关规范。对“捐献一百移植上千”这种现状,中共作何解释?捐献器官和移植手术量之间的巨大缺口,现在是用了谁的器官来填充的?他们来自什么渠道?

中共至今没有停止迫害法轮功,像黄洁夫、郑树森这样的移植医生,都有着很深的中共政治背景。郑树森的一个头衔是“浙江省反X教协会副会长”,他是迫害法轮功团体的负责人。因此,质疑针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强摘器官仍旧在继续,绝非空穴来风。#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