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十九大后中共出新规 习近平一招翻版党主席制

中共十九大结束,新一届政治局27日召开首次会议,审议通过新规,提出了中央政治局全体成员包括常委,每年向“党中央和总书记”书面述职的新要求,而以往是五大国家机关党组(非个人)向政治局常委会报告工作的要求。明显突出习近平和其他常委的上下级关系。十九大前外界热传习近平恢复党主席制但最终落空,但此次政治局新规和党主席制有异曲同工之处。

中共十九大结束,新一届政治局27日召开首次会议,审议通过新规,提出了中央政治局全体成员每年向“党中央和总书记”书面述职的新要求,有别以往的五大国家机关党组(非个人)向政治局常委会报告工作的要求。

据中共新华社报导,习近平主持了27日的中央政治局首次会议,会议提出「5个聚焦」,包括「聚焦到习近平总书记是全党拥护、人民爱戴、当之无愧的党的领袖上」。

提「4个政治」保持一致

另外,除重申「4个意识」(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外,还有「在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政治道路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新说法。

会议审议了关于《加强和维护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的若干规定》(规定)。新规定要求政治局全体成员“主动将重大问题报请党中央研究”、“要对党忠诚老实”等。

新规定还要求,中央政治局全体成员“要坚持每年向党中央和总书记书面述职”等。

对此,香港《明报》报导称,以往是中共五大国家机关党组向政治局常委会报告工作,今后述职者将具体到个人,且包括政治局委员、常委;同时述职对象也由常委会集体变成总书记个人,突出上下级关系。

新规还要求中央书记处和中纪委、人大常委会党组、国务院党组、全国政协党组、最高法党组、最高检党组每年向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央政治局报告工作。

报导称,过往政治局常委会都有听取“一府两院”、人大、政协的“工作汇报”及中央书记处的“工作报告”,但这次统一表述为“报告”。此外,今后中纪委也须每年报告工作,听取报告者由原本的常委扩大至政治局全体。

此外,还要“严格遵守有关宣传报导的规定”,但未做详细说明。今次政治局新规要求所有政治局委员包括常委都要向习近平个人汇报工作,和十八届时的常委各管一摊已经大相径庭了。

23日,就有关中共十九大能不能恢复主席制,时评人士胡平在美国之音说,二十大可能会提出改制的问题。尤其是如果胡春华和陈敏尔两个60后不进常委,明显没有接班的梯队。所以对于主席制的改制并不是空穴来风。

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十九大虽然没有改成党主席制,但新规提出了中央政治局全体成员包括常委,每年向“党中央和总书记”书面述职的新要求,也有变相改成党主席制的影子。习近平到目前只收回军权,所以下一步还需要从江系收权。但习近平执政第二季比第一季收权速度要快很多。正因为习近平没能打破政令不出中南海,所以习近平还是很多小组的组长。

习近平兼任多个小组长

10月13日,香港政治学者郑宇硕教授对《德国之声》表示,中共十九大修改党章,“习近平巩固权力、提高声望”之后,习近平的地位也被提升为与毛泽东一样,比邓小平还高。在这一情况下,习近平恢复主席制“可能性不高”。

郑宇硕教授特别提到,习和以前的中共领导人很不一样。他身兼很多很多中共中央领导小组的组长。而这些组长已经使他不但“插手经济问题”,还能“参与过问”国务院总理负责的经济领域。

资料显示,中共中央18个中字头小组中,习近平兼了包括财经、深改、网络、军改等中共大政方面的“小组”,但实际上还不包括诸如2014年的“钓鱼岛应变小组”这样的组长。

郑宇硕教授认为,这也是大家猜测习近平是否会(重新)采取党主席制度,将“权力集中”的原因。

“小组”可以治大国?习近平要名号还是要实权?

2017年1月27日,编辑部在北京的海外多维网署名泉野的文章也就“小组治国”进行解读,认为“小组”背后的原有政治局体制之变,才是该注意的要点。

该文述及了中共政治局这一“最高领导机构”的由来,认为这一源自原苏联的架构有三大要素:最高的研究、讨论;最高的决策(含政府与法律);以及最高的执行机构。但实际上,中共的常委才最终决定生杀大权。

不过,习近平似乎并未充分施展这一机构的功能。

早在2013年,大陆媒体就有文章说,《“小组”如何治大国?》,文章称“国家领导人亲任组长的小组权力最大”。

不过,所有的小组都“隐形”,不挂牌无编制无办公地点,更何况“注册”。等同于某种“应急小组”的模式,“在出现了需要应对的重大问题时,以组长牵头组织联席会议、多部门联动的方式完成决策。”

文章称习近平的权力小组“寻常无踪迹,大事现真身”,反倒把中共最高决策机构政治局“撩边”。

何清涟女士的上述文章分析就指出,习近平成立多个小组,那是因为“不得不如此为之”,习近平“只是出自危机感与不放心”才这样做。她还进一步分析称,习近平对“整个架构与官僚构成并未经过大的调整”,只是安插自己人马.

何清涟该文章发表至今,习近平对福建、浙江旧部与老乡、同学的任用、启用军工系无派系的官员主政地方,在军改中置换江系背景的军头,证实何女士当时所言,习近平深感(或者说担忧)指挥不灵,因此,习采用毛当年习惯用的“小组”形式,既达到了重新整合事权的目的,也便于其直接插手各领域的工作。

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分析,十九大新规提出了中央政治局全体成员包括常委,每年向“党中央和总书记”书面述职的新要求,如此一来,习近平要名号有习近平思想入党章,要实权有常委向述职的新要求,名号与实权变成两得了。

阿波罗网林亿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