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十九大多人意外出局 1大员丑闻缠身 大洗牌开始上演

中共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出炉,透露出了下一届国务院班子的雏形。李克强连任总理、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出任常务副总理基本成定局。目前还有3个副总理出缺,港媒称,分别是刘鹤、杨洁篪和杨晓渡。外界认为十九大人事存在多宗意外。迹象显示,中共高层权斗远非结束,十九大后,下一拨儿权力大洗牌已开始。

下周或开始就会有新一拨儿党政军人事任免公布,还有一些高官会以出席公开活动的方式履新。一直延至明年3月前后,中共国家机构和省部级大员将展开大洗牌。

香港《苹果日报》27日评论指出,习近平在十九大之前大举调动党政军人事,从职务安排着手派人卡位。十九大人事结果名单出现意外状况。

一是国家副主席李源潮、中央书记处书记杨晶退出中委,中宣部长刘奇葆、新疆前区委书记张春贤退出政治局,这几人均是十九大主席团成员,又未届退休年龄,出局后最终能否平安落地仍不可预知。

二是中央军委大“裁员”,除了军委直属六部三委中只有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政治工作部主任苗华、纪委书记张升民跻身军委委员。原本是军委委员的各大军兵种司令员都无缘跻身国家领导人名单。这些军方将领多是在上轮军改中,经过习亲自把关选定的。

其中,在军队方面,新任中共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长宋普选落选中央委员,着实令外界吃惊。

宋普选历任中共南京军区副司令员、中共国防大学校长,在2014年底出任中共北京军区司令员。今年9月接替70岁到龄退役的赵克石,出任中共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部长。他曾是前年北京阅兵总指挥,被认为获习近平信任,本来基本锁定了一个中共中央军委委员位置,未料却连中共中央委员都未能入选。

习的军中大秘、中共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钟绍军未入中央候补委员,也引人注目。

评论指,习近平的军队改革仍未结束,军权保卫战仍未结束。

港媒:外交部出事 杨洁篪丑闻缠身

目前主管外交事务的中共国务委员杨洁篪,曾任中共前外交部长,也被认为江派背景浓厚。杨曾于2001年被江任命为中国驻美大使,2004年12月,任满回国,再次出任外交部副部长。2007年4月,任中共外交部长,2013年3月被卸职,转任中共国务委员。同年8月,兼任中共中央外事办主任。

据动向杂志2011年9月号披露,2011年初,杨洁篪在陪同胡锦涛访美期间,参加了奥巴马举办的〝三加三〞私人聚会。

之后,他将会谈中胡锦涛承诺不再镇压法轮功的资讯传递给了江,于是出现了胡访美未归,而国内出现再提江泽民集团一手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事件〞的怪事。

2012年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被迫逃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后,当时胡锦涛称〝要通过对话解决分歧〞,希望双方〝抓住机遇,排除干扰,共同努力〞。而外交部却高调〝反美〞,称对美国〝干涉〞中共内政表示强烈不满,并要求美方道歉。

港媒消息称,杨洁篪的所为使其在习近平上台后一年多,其外交部长职位被王毅取代。

据香港《争鸣》杂志1月号报导,中共国务委员、前外交部长杨洁篪向中共中央作了渎职检查,承认任期内放任腐败,违规事件不断发生,部门党纪、政纪涣散、作风堕落等,提出引咎辞职。

同时,根据香港《动向》杂志2014年1月号报导,中共总理李克强在出席外交部党委扩大生活会上,在诸多方面对中共外交部提出训斥。李克强说:“一个摆在面前的课题要解决,外交系统的条件、设施、保障在国际上是属前列的,但政治素质、专业素质、作风修养方面问题不少……”

1月23日,一则涉及中共外交部数百名退休官员、金额高达的2.6亿元的非法集资案被大陆媒体曝光,成为引人注目的事件。

陆媒《南方周末》1月23日报导,中共外交部数百名离退休干部,最近十年以来,陆续卷入一起非法集资案中。由中共外交部老干部组成的顾问团,在回扣和高额利息的诱惑下,协助绿源公司从中共外交部人员中吸纳了1.5亿元巨资,顾问团当中不乏为司级以上的前中共外交部官员。

江泽民当上中共总书记之后,一直掌控中共外交系统。钱其琛、唐家璇、李肇星、杨洁篪几任中共的外交部长皆是江派人马。

最近,中共江派在外交部的势力正在被削弱,中共外交领导班子遭遇大换血。2014年1月9日,中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中共国务院任免工作人员消息显示,王超被免去商务部副部长,出任外交部副部长;原任外交部部长助理的张明被擢升为副外长;宋涛被免去副外长职务。

王超履新外交部后,主管欧洲地区事务、翻译及档案工作。翟隽则赴法接替孔泉出任中共驻法大使,后者回国接任中共中央外办副主任,并将被免去副外长职务。

上述王超、张明、宋涛、翟隽4人职务调整后,中共外交部官方网站“主要官员”栏目显示,外交部现“1正7副3助理”格局,目前为:王毅任外长,张业遂任部党委书记兼副部长,另有李保东、王超等6位副外长和张昆生、郑泽光、钱洪山3位部党委委员、部长助理。

香港《太阳报》报导称,外交部最近进行的人事调整,商务部原副部长王超调任外交部,表面是为加强经贸外交,实际上是中共第五代领导人对外交系统进行大换血的讯号。外交系统面临一系列的大调整,那些“不转换思想”的外交官将要走人。

外交部原先特有的惯例是,所有最高级的官员如外长和副外长基本都来源于外交系统,也就是从外交部内部提拔上来的。这次王超成为副外长,也被认为是习近平朝外交部“掺沙子”,不再允许外交部高级官员“近亲繁殖”。

阿波罗网林亿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