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财经 > 正文

中国非常接近“明斯基时刻” 债务占GDP比重328%

中国人行行长周小川在中共十九大召开期间警告,由于企业债务处于相对高档,家户负债增加太快,中国必须防范“明斯基时刻”。但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副教授史宗瀚指出,中国已非常接近明斯基时刻,因中国非金融体系债务占GDP比重远高过一般认知的逾250%。史宗瀚在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发表的新报告中指出,中国非金融体系债务占GDP比重高达328%。

中国人行行长周小川在中共十九大召开期间警告,由于企业债务处于相对高档,家户负债增加太快,中国必须防范“明斯基时刻”(Minsky Moment)。但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副教授史宗瀚指出,中国已非常接近明斯基时刻,因中国非金融体系债务占GDP比重远高过一般认知的逾250%。

史宗瀚在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发表的新报告中指出,中国非金融体系债务占GDP比重高达328%。而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统计,中国非金融体系总债务占GDP的比重已从2008年年底的141.4%,攀升为2016年年底的257%。

“明斯基时刻”意指长期的经济繁荣中,资产价格上涨会导致投机贷款增加,而过多投机债务会造成投资者的现金流吃紧,当被要求偿还债务时,就必须卖掉投资物,连锁的抛售将导致价格下跌,最终造成资产价格的崩溃。

史宗瀚表示,如此庞大的债务负担意味了中国支付的利息远大于名目GDP增幅。截至今年6月底,中国支付的利息总额超过名目GDP成长约8兆元人民币(1.6兆美元)。他说:“中国整体而言就像是庞氏骗局。”

目前,中国额外增加的利息负担都被资本化为新贷款,导致中国的债务水准快速增加。史宗瀚指出,这将是一个动态过程,未来几年将促使中国债务成长,或直到债务泡沫破裂。

但什么因素会造成中国债务泡沫破裂呢?史宗瀚表示,尽管中国的债务负担庞大,未来5年不可能出现由国内引发的危机,但引爆点可能是同步发生的资本外流和外国信贷突然撤离。

史宗瀚说,随着中国债务水准持续攀升,有钱人担忧中国未来的成长放缓,以及他们的资产可能被用来纾困金融体系,倾向把资金带离中国;当有钱人把钱搬走,会导致外汇存底减少,引发人民币贬值,进而推高通膨和利率,冲击资产价格。

史宗瀚表示,在2013年以前,很多人都认为中国极不可能出现资本外流,但在2014年年中至今年年初之间,中国外汇存底暴减约1兆美元。

但对中国而言,最大的风险可能是外国信贷突然撤离。多数分析师预估,中国的外债为4000亿美元。但史宗瀚指出,若加上香港的外债(毕竟,很多中国企业和银行透过香港子公司大举借贷),中国外债超过1.9兆美元,且超过1兆美元是短期的跨银行间借贷。

史宗瀚表示,当伦敦的银行把钱拆借给香港的银行,会假定这些钱将投资于货币能自由交易的相对流动资产,但若香港的银行把钱借给中国四大银行,四大银行又将钱转借给资产流动性很低的中国大型国有企业。当这些外债即将到期,中国监管机构可能不准中国企业将人民币转换成美元。

史宗瀚指出,过去没有人会质疑中国用外汇存底偿还外债的能力,但随着最近几个月中国外汇存底快速减少,外债又急速增加,中国可能不再拥有足够的流动外汇存底来偿还外债,尤其是高达1.2兆美元的跨银行间借贷大都是短期的。

若外国债权人发现他们向香港或中国国内企业的贷款出现危险警讯,或美国利率升高导致资金流向新兴市场的趋势逆转,中国和香港的银行可能突然发现,他们无法展延对外国银行的庞大债务。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自由时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