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二大爷:你不能把这个世界 让给你鄙视的人

若是我们没有条件去国怀乡,留下也不见得是坏事。沉默的大多数即便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也始终会让那些我们鄙视的人心有余悸。做贼毕竟是做贼,拿再多的刀,也成不了终身的事业。若不是倒在内讧中,就必然会倒在正义的反击之下。这是如芒在背、不可更改的宿命。

“不满意你滚出中国啊”“键盘侠有本事别BB”……如果你没有遭遇过这样的诘问,那很遗憾,你一定是一个不合格的网民。

如果你恰好有本事,又还不满足于当吃瓜群众,是不是一定要滚?象李大眼们那样去国怀乡,再不愿见这令人失望的故土?

不一定。

一、离开,世界也许只会更烂

公元前659年,老糊涂晋献公禁不住宠爱的骊姬的枕边风,用栽赃的方式废掉太子,改立骊姬的儿子奚齐为太子。太子申生也是个直肠子,万念俱灰,直接就上吊自尽了。

太子虽然死了,但还有两个成年的公子排在奚齐之前,重耳和夷吾。在骊姬不遗余力的构陷之下,晋献公居然派军队追杀自己的儿子。自知待下去死路一条的重耳和夷吾开始了漫漫流亡路。

经过这一番折腾,晋国内部分崩离析,各种势力蠢蠢欲动,一时间动乱不止。奚齐还没继位就被杀、接着上台的公子卓也没活多久。国内的大臣想起了流亡在外的重耳和夷吾,派人去迎接。

重耳是个有贵族精神,却没有贵族野心的人。当初晋献公为了扫清障碍,不惜派兵围剿他的时候,他虽然手里有封邑、家臣、军队,还是不敢反抗,抹脚开溜了事。春秋时代贵族有个特别的政治避难法则:出奔。就是贵族或者大夫觉得环境对自己不利的时候,可以选择出走他国避嫌或者避难,放弃政治权利,但保留政治地位。

重耳其实就是按照这个规则跑了。熬了好几年终于等到回国结束动乱的机会,他却放弃了——这个公子哥觉得国内环境太险恶,再去趟浑水不值得,找借口推辞了。这也让夷吾顺利登上君位。

但逃避并没有为重耳带来想要的安全,也没有给纷乱不已的晋国带来太平。昏君当道,晋国内乱不止,外战屡败。即便他已经远逃异国12年,弟弟夷吾派来的杀手还是如期上门。重耳只有继续跑。去齐国、曹国、宋国、郑国、楚国……列国都转了一个遍,最后才在秦国立足。即便他有显赫的身份、贤明的名声,离开故土,无从着落。虽然谋臣用了无数激将法,他也没有下定决心去争取原本属于自己的国家。

直到他的侄子继位后,对他的追杀依然没有停止,甚至还扩大到追随他的家臣。重耳终于认识到,面对敌人,既惹不起也躲不起,迟早要有对决的那天。在流亡了整整19年后,他鼓起勇气,在秦国的帮助下,带领三千人杀回故土,一路民心所向,望风而降,顺利夺取政权,晋国也结束了十几年的动乱,重新崛起。

最终,他成了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

二、留下,世界也许会变好一点

徐阶是明朝嘉靖时期的内阁首辅,他在主政的几年中,广开言路,平凡冤狱,提拔能人,虽然品行一般,但也算一代名臣。在中国的政治改革史上有赫赫大名的张居正是他的学生。但这个人刚进入内阁的时候,却是在杀机四伏之中。

徐阶的顶头上司,是历史上所谓奸臣的模板:严嵩。他和儿子严世蕃,把不务正业、天天沉迷于问道求仙的嘉靖玩的团团转,控制朝政长达二十年。严世蕃是个人精,对全国各种官职的肥缺程度了如指掌,明码标价,但凡涉及升迁,不到他家去意思意思,绝无机会。就连嘉靖的儿子——后来做了皇帝的裕王因为被吏部拖欠岁赐,没法都要去行贿严世蕃,这才要回了岁赐。他有两句名言:皇家没有我家富,皇帝没有我快乐。权势熏天,一时无二。

严家父子通过各种手段干掉了徐阶的恩师,前内阁首辅夏言,作为夏言推荐的人,徐阶可以说是危如累卵。严家父子一心专营权术,让原本就顽疾在身的明朝政局更加糜烂。这种情况下,正直一点的大臣要么因为管不住自己批评的嘴而被杀,要么避祸称病退休,远离是非。

徐阶没有走。虽然不是一路人,但他城府极深,隐忍不发。事事顺从,从来不发表反对意见。严世蕃看不起他,有时候当面侮辱他,他也不在乎。为了让严嵩放下防备,他甚至把自己孙女许配给严家做小妾。当时的朝臣都看不上他,私底下说他是严嵩的政治小妾。这个小妾,徐阶当了整整十年。

直到嘉靖和严嵩产生矛盾,徐阶看出了扳倒严家父子的机会,他一反常态,果断出手,台面台下的各种手段齐下,一举置于严家父子于死地。甫一上台,即革弊政,大刀阔斧,朝政为之一新。

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张居正后来的中兴改革。

三、你不能把世界,让给你鄙视的人

中国人最常见的悲剧之一就是小人坦荡荡,君子常戚戚。这种悲剧映射出来的逻辑,是畸形的制度和对应的社会环境下,规则对于潜规则的一种哀嚎,文明对于野蛮的一种无奈。

君子们往往困于伦理道德,家国情怀,在无所不用其极的流氓肖小的夹击中,一败再败,最终含泪而逃。纵然有那么一两个铮铮铁骨的国士或者英雄,也不过是在悲剧中增加一点亮色。这片号称礼仪之邦的土地,屡屡成为动物法则的乐园,公平正义的坟场。

站在人性的角度,我们不能苛求每个人都要以卵击石,鱼死网破。恰恰相反,对于出走的人,我们要给予更多的理解。首先要像个人一样的活下去,生活才有所附丽,有所希望。走有些时候不仅需要智慧,也需要勇气。至少中国的脊梁不至于全部埋葬在夹边沟之类的地方,这是好事。

但若是我们没有条件去国怀乡,留下也不见得是坏事。沉默的大多数即便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也始终会让那些我们鄙视的人心有余悸。做贼毕竟是做贼,拿再多的刀,也成不了终身的事业。若不是倒在内讧中,就必然会倒在正义的反击之下。这是如芒在背、不可更改的宿命。

所以只要你愿意坚持,希望就永远在。正因为不满意,所以不滚。因为我们不能也不该,把这个原本属于我们的世界,轻易的让给鄙视的人。

2017-10-21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