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谢燕益:《和平民主100问》之一:序言

编者按:2015年7月9日,中共开始密集抓捕、传唤全国各地的维权律师及其助理。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谢燕益、周世锋、谢阳、隋牧青、李春富等一批知名律师被捕,有的至今下落不明。谢燕益在被非法监禁553天后,获释回家。他在监狱中遭遇了怎样生与死的考验?谢燕益亲自写下近20万字的《709纪事与和平民主100问》,大纪元网站首发此书,将分两大部分连载:其一为《709纪事》,其二为《和平民主100问》。

谢燕益律师被非法关押一年半后,终于获释并与家人团聚。(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序言

几乎每一次公共事件的发生都触发人权意识的普遍觉醒和进一步深化,这不仅是专制统治者始料不及的,恐怕民间社会也没有充分重视它将对我们所产生影响的深刻程度。专制独裁从来都是建立在愚民之上的。民众的觉醒以各种形式进行的权利抗争、民权意识与专制意识的对垒本身就是对一个社会的极大推助,在这一过程中人们开始运用法律武器捍卫伸张民权,妄图以合法的意志战胜违法的意志以改变命运,但是专制统治与民权之间的天然矛盾不可调和,这一矛盾发展到最后将不可避免地陷入死局。没有民主,法律最终只能沦为专制统治的手段,这是一个历史的必然结果!因此要实现法治,“功夫在诗外”,就必得走向和平民主的道路!

当民权不断得以伸张到达一定阶段之后,由于其惯性的发展,此时需要责任意识的普遍建立以及人性内在向善的普世价值的信仰与之相呼应,和平民主这一历史意志就在这个时代彰显出来。人类的历史正是一种意志较量的历史,中国的变革无疑是一次意志的改变再聚合的过程。《和平民主100问》在总结历史政治常识的基础上,试图对后专制时期的社会建构以及新的政治伦理做一点考察,它必然是人道主义的。

人的觉醒是一个必要条件,经济、历史、社会结构等多方面的因素,它们相伴而生,除了现实利益诉求,在政治变革中,人的认知能力起着重要作用,人的信仰及意志具有决定性作用,尽管它远远超越政治、超越世俗。从终极意义上说,人选择宗教信仰更根本的不单是宗教具有的功利导向,因信而得救,出于奖赏和惩罚的原因而做出的选择,信则进天堂彼岸光明,不信则下地狱彼岸凄凉,更主要还是宗教内容本身让人感受到的道德感,一种真实的爱、至善、慈悲的召唤,它符合人的某种规定性,它是绝对的、无条件的,让人信服,不因外力而改变,不是一种诱惑和恐惧,是以理服人,是内生于人的良知、人的本性、心生感动,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内核。

不管出世的选择如何,向善的普世价值的情怀的普遍萌发生长,会对世俗的社会产生不可抵抗的作用。人遭受奴役还是得自由取决于人的信仰,假如人们相信世俗的权势、财富、物质决定着自身的命运,那么人必然遭到奴役,专制也就永远无法消除。如果人们普遍相信一个超越世俗的造物主主宰著世界,那么自然人也就不受种种假象的困扰,不可能受制于世俗的权势,自由的灵魂从来无法被奴役,一个人性觉醒与神性复归的时代正在到来,它也必然与现世的人道使命产生某种联系。

从专制极权走向宪政民主的困境在于,宪政民主社会立基于个体主义本位,无论是作为积极追求者、构建者还是将来作为这一社会的一分子都不可能由一类没有个性的非自由主义、非个体本位者塑造与承担。一个一个独立的公民,谁也不会服从谁,谁也不买谁的帐,大家只是理性的合作者。多元化的社会没有统一性和一统性的关系,它们往往是相互独立、分隔的。而在实现现代社会转型建立宪政民主的过程中,一个个个体主义者它的对立面恰恰是一个由国家主义、集体主义、政治集团、强大组织、利益集团联系起来的主体,其在意识形态思想方面达到一定的统一、严密的组织上的统一,还有利益上的某种联系与统一,或兼而有之,是具有一定统一性的专制主义力量。这就势必形成这样一种局面:宪政民主的力量对专制强权的力量其实质就是个体对集体、个人对整个政权、国家机器或者一个武装到牙齿的组织、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并且毫无疑问,这种局面将长期存续,那么个体如何能够对抗一个强大的政权、集体、组织、政治集团呢?

这个看似无解的挑战其真相却是,在世俗社会中,没有任何组织比个体更强大、更有力量。当然这一个体必须是觉醒了的有着坚定信仰的个体。无论一个国家还是政党、政治集团都不是个体的对手,都无法改变个体的信仰。一个暴虐的专制政权可以消灭一个个体却始终无法战胜他。只要个体足够坚定,他可以战胜一个时代、整个世界!如果一个社会中有足够多的这样的个体,这个社会作为一个整体就会随之改变。少数人创造历史,一个社会当中只要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极少数这样的个体存在──严格意义上的真正具有独立人格的人,其坚强的意志就足以带来这种改变,并带动更多的人站立起来。当一个社会中有一部分人意识到个体是不可战胜的,比如谭嗣同、甘地、曼德拉、金大中,意识到一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都不可战胜个体时,那么这个社会就必然要发生改变。与此同时,专制政权由于自身不断腐败堕落,其溃败瓦解将不可避免。对于觉悟了的个体来说,这正是不可胜在我,可胜在敌。

当有更多的个体生命愿意挑战自我、超越自我,克服人性的弱点,愿意面对异常艰苦的生命磨难,不甘平庸地活着,而这个时候,他们作为生命的强者和命运的主宰,一定是内心充满光明的,在内具有向善的普世价值情怀,受到至善、爱与慈悲的感召,对外秉持对世界的和平、坚忍、宽容与爱的担负,宽宥那些作恶者、爱他的仇敌,抵抗不义,坚守正道乃至牺牲救世!那些真正的强者对专制统治者必然也内心充满了怜悯与同情,将其作为弱者来对待,即便对于一些暴戾者也不轻易放弃某种救赎的人道使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