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林彪杀害毛泽东御医:报复!

毛泽东嘱咐傅连暲医生为林彪进行会诊,会诊的结果是:林彪无大病,只是身体虚弱些,怕光怕风怕水等现象,主要是心理和精神作用。但更使傅连暲吃惊的是林彪已染上扎吗啡毒品的恶习。叶群要求傅连暲不要把林彪使用毒品的事报告毛泽东。傅连暲只答应对别人保密,但对毛泽东无论如何不能隐瞒。这一来,林彪、叶群对傅连暲恨得咬牙切齿。傅连暲万万没有想到,十几年后竟会此事惨遭林彪迫害身亡。

毛泽东与林彪

在50年代中后期,林彪像一只候鸟一样,夏天去北方,冬天回南方,随着季节的变换飞来飞去。凭着他的权势、地位,到哪里都有一幢豪华别墅,有秘书、保健医生、警卫员、公务员和司机跟随着,前呼后拥。地方领导毕恭毕敬地远接近迎,像众星捧月一般拥戴着,照顾着。其气派、威风、神气不亚于旧社会的达官贵人。他早就扬言有病,而症状都十分古怪。

古怪多疑从不相信医生

他怕阳光,即使是在上午,还是要拉上窗帘,打开灯光。他也讨厌室大陆板、墙裙、门窗和桌椅散发出来的油漆味。1950年,在苏联疗伤的林彪回到了北京,管理部门为他准备了一所崭新的住宅,他去看房子,一闻那浓重的油漆味,立即退了出来,从此便得了这怕油漆的毛病。他家窗帘、地板、门窗都不上油漆。

林彪除了怕阳光、怕油漆味外,还怕风、怕水。据说,他在苏联疗养期间,听说克里米亚的矿泉水颇有益于健康,于是慕名而去,结果喝多了,以至一喝水就拉肚子。从此他就不喝水,生理上需要的水分都从食物中摄取。他由怕水连带怕听潺潺的水声、淅沥的雨声和海潮声,怕低气压……

林彪还特别多疑。杯弓蛇影,他越怕有病,越像有病。可是中医、西医反复会诊,偏偏认为他心、肺、肝、肾功能一切正常。于是,他就不相信医生,而自己翻医书,自己开方子自己吃药。在东北时期,在哈尔滨,他有一次开的药方里砒霜过量,差一点儿出事。谭政等对他这一癖好都不以为然。一天,谭政和何长工商量,准备去把他的医书烧掉,但谁也不敢去,因为林彪发起脾气来是怪吓人的。罗荣桓从莫斯科回来后便规定,今后林彪开的方子必须经过医生认可方能取药。林彪一直保持这一“爱好”。中共建政后,他身边的工作人员怕出事故,拿了他开的方子后都要请傅连暲过目后才敢去抓药。

就为这病,他在北戴河的别墅就选了好几处,非要找一个看不到海水,听不到浪声,但又有海边新鲜空气的地方不可。他常住的地方是苏州、杭州、广州。他的住室窗户,要用三层厚窗帘严严实实地遮住光、挡住风,空气要进行过滤。外人进来,必须经过紫外线消毒间方可入内。他出现在人们面前时,总是一副疲倦、瘦弱的病人样了。

他的病,引起了毛泽东的关注。1953年,毛泽东要林彪彻底地检查身体,并一再指示负责中央首长保健工作的总后勤部卫生部副部长傅连暲组织专家对林彪身体做一次全面、细致的检查。

1894年出生的傅连暲也不是一个简单人物。他从小随父母加入了基督教会并入读教会学校。1911年中学毕业后入汀州福音医院附设的“亚盛顿医馆”。1915年冬“医馆”毕业,担任福音医院医生和“亚盛顿医馆”教员兼汀州省立七中与汀州女子师范学校校医。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签名通电反对英、日帝国主义,被推举为福音医院院长。1927年9月南昌起义军途经汀州时,发动汀州所有医务人员成立“合组医院”,无偿医治徐特立、陈毅等300多名伤病员。此后,以其社会职业作掩护,为中共做事。1929年3月,红四军入闽解放汀州城后,领导福音医院大量收治红军伤病员。受毛泽东的影响,他于1933年投奔红军,在瑞金办起了中央红色医院,当上了院长。

毛泽东的救命恩人——傅连暲

那是1934年9月底,正受排挤的毛泽东在江西于都得了急病,发高烧到了四十摄氏度。他的17岁的卫生员钟福星慌了神。张闻天马上通知中央医院。院长傅连暲一听毛泽东病重,连夜赶路,用了一天的时间,在第二天傍晚时分,终于到了于都。他顾不上劳累奔波,直奔毛泽东床前,一摸前额,滚烫。一量体温,四十一摄氏度!

“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只喝一点米汤。”警卫员吴吉清告诉傅连暲。

傅连暲有着丰富的从医经验,断定是恶性疟疾复发,给毛泽东服了加倍剂量的奎宁。

“傅医生,我限你三天治好!”毛泽东虽然病重,仍不失幽默。

傅连暲日夜守候在床侧。第二天,体温降为四十摄氏度。毛泽东在沉睡中度过。第三天,一量体温,三十七度,正常了!

“傅医生,你是‘红色华佗’,果真三天把我治好了!”毛泽东坐了起来,大口地吃饭。他总算又一次度过了危机。

此后,傅连暲先后任延安中央总卫生处处长兼中央医院院长、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总卫生部副部长。中共建政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第一副部长、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副部长。

毛泽东对林彪的病情是重视的,他特意派了自己最信得过的人来给林彪会诊。

当傅连暲兴冲冲地把这一好消息告诉叶群时,她的反应不是高兴而是有些惊慌。然后才镇静下来说,感谢毛主席的关心,不过林彪怕麻烦,是不是就不用会诊检查了,请傅连暲帮忙写个证明,说明林彪有病就行了。“都是老相识了,这个忙总可以帮的吧!”

傅连暲感到十分奇怪,会诊检查是件好事,为什么怕麻烦?他为人正直,对工作认真负责,哪能不会诊不检查就开证明,何况是毛主席亲自布置的任务。他当然拒绝叶群的要求,请来北京、上海、天津的几位内科、神经科、外科专家为林彪会诊。军委也很重视,派总政副主任肖华参加这项工作。会诊的结果是:林彪无大病,只是身体虚弱些,怕光怕风怕水等现象,主要是心理和精神作用。但更使傅连暲吃惊的是林彪已染上扎吗啡毒品的恶习。

傅连暲把会诊结果如实告诉叶群,要她多陪林彪到户外散步,多吃水果蔬菜,特别叮嘱,一定要劝他改变生活方式(指戒掉扎吗啡的习惯),否则太影响身体健康。叶群要求傅连暲不要把林彪使用毒品的事报告毛主席。傅连暲只答应对别人保密,但对毛主席无论如何不能隐瞒。这一来,林彪、叶群对傅连暲恨得咬牙切齿。林彪有一次竟当着一位医生的面对叶群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着瞧!”

毛泽东知道林彪无病和吸毒的实情后,写了一首曹操言志的诗《龟虽寿》送给林彪。“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

傅连暲与林彪的关系本来不错。1932年在中央苏区时,林彪看到傅连暲为红军和乡亲治病,经常奔走在乡间小路上,很是辛苦,就将缴获的一匹骡子送给他当坐骑。这匹骡子毛色乌亮,四蹄雪白,跑起来又快又稳,林彪自己也很喜欢。

在延安时,傅连暲主要负责中央领导同志的保健工作,林彪是抗日军政大学校长,也在保健范围,彼此经常见面,所以叶群说“都是老相识了”。1938林彪为阎锡山的手下误伤时,还是傅连暲星夜兼程,精心治疗,为林彪捡回了一条命,算是有救命之恩了。不料在奉命体检会诊后,情况大变。一次在广州休养,傅连暲与林彪住所只有一墙之隔,出于关心和责任感,傅连暲特意去拜会林彪,不想却吃了闭门羹。不仅林彪不见,连叶群也不见。他深感困惑和不满,在去拜望陈云时有些激动,他认为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何必用这种方式对待同志。陈云知道他为人耿直,便宽慰他对这种事不要在意。后来陈云夫人于若木去看叶群时顺便提及傅连暲吃闭门羹的事,询问为什么不见傅连暲。叶群当着于若木的面破口大骂傅连暲。说他不给林彪看病吃药,还向毛主席诬告林彪,等等。对叶群的蛮横无理,于若木也感吃惊。这时傅连暲才恍然大悟,为林彪体检会诊,揭露了他装病、吸毒真相,林彪对此耿耿于怀。他万万没有想到,十几年后竟会此事惨遭林彪迫害身亡。

林彪装病的真相在一定程度上败露了。为这,他对傅连暲恨之入骨,他要找机会陷害傅连暲。后来,机会终于找到了——“文革”中,林彪死党邱会作给年逾古稀的傅连暲将军戴上了“三反分子”“修正主义分子”帽子,说“傅连暲反对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在林彪副统帅患病时,不给药吃,还威胁、陷害林副统帅,手段何其毒也!”紧接着傅连暲的家被抄,人被斗,作为一个凭人道和医术终生行医的傅连暲,却始终弄不清这到底是为什么?他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报告自己的境况。信中写到:“我跟随你几十年,你是最了解我的。几十年来我有什么错误,从来没有人跟我谈过,现在突如其来地说我是三反分子、反革命,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实在弄不明白。就算我样样事都做错了,那么1934年你在于都病危时,我挽救了你生命,总是对的吧?希望你现在也能救我一命。”多么催人泪下的信,多么微薄的希望,多么可怜的请求!

可是傅连暲根本得不到毛泽东想保他的消息。在所谓的“群众义愤”下,傅连暲将军肋骨被打断,头被打破,于1968年3月29日凌晨,“熟睡”在监狱中冰冷的水泥地板上,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摘自《毛泽东与林彪》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