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成功集权秘诀就两个字 江泽民闭幕时瘫倒

——19大演讲23次提“斗争”

十九大虽然结束了,但是随着中共喉舌媒体中越来越多的画面被分析和外媒记者捕捉的各种细节,中共表面上所谓的“团结大会”,实际上波云诡谲,充满激战。时评人士陈破空表示,习近平仅仅用了五年就成功集权,把江系势力打的落花流水,秘密就两个字:腐败。陈破空称,民主化才是腐败的解药。学者何清涟表示,不能因噎废食,不能因为选择性反腐否定反腐。

媒体统计,习近平十九大上三个半小时的演讲,“习氏烙印鲜明”,对比中共十三大到十八大“斗争”一词出现频率不断下滑,但十九大突然冲高,飙升到23次。对应的现象是,会议闭幕时,江泽民似乎瘫软在椅子上。

中央社10月30日援引港媒报导,中国传媒研究计划(CMP)从政治话语角度看中共十九大的语象分析,作者为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荣誉讲师、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主任钱钢。

该研究比较了中共十三大以来8届党代大会报告的相似度。其中,习近平十九大报告与胡锦涛十八大报告的相似度为92%,两人所使用的政治话语有不小差异。而胡锦涛在十七大的政治工作报告与前任江泽民在十六大报告的相似度则为95%。

十九大报告“刻上了鲜明的习氏烙印”,对比从十三大到十八大,“斗争”在大会报告中出现频率不断下降,但到十九大突然逆势上扬,在报告中出现了23次。

十九大会议闭幕江泽民瘫软在椅子上

《南华早报》10月24日报导,媒体很注意今年91岁的江泽民。在十九大上宣布要对党章进行修改和补充时,江泽民手里拿的文件(习近平的讲稿)有一张不由自主地掉在地上,不得不依靠一名服务员取回。

在当天会议闭幕的时候,江泽民似乎瘫软在椅子上,试图挣扎几下也无力从椅子上站起来,他身后的两名服务人员不得不把他连拉带拽地揪起来。

《每日邮报》的一张照片显示,在十九大当天闭幕的会议上,江泽民一次用右手手指戳习近平的左臂,看起来想跟习近平搭话,习近平看似无动于衷。

之前10月18日十九大开幕式上,中央央视画面显示,91岁的江泽民是被人“架”进会场的,尽管有两人搀扶,但他入座时仍需要双手扶着椅背才能吃力坐下,而当时站在身旁的习近平,对这一幕扭脸斜视。这与十八大时被江架空的胡锦涛在会场对江“毕恭毕敬”的状态迥异。

江被“架”进会场,习漠视。

据英国《卫报》报导,江在听习报告期间,经常张着大嘴打呵欠;还频频看手表等。报导说,如果这有一定暗示,那就是他对习近平大论的“新时代”讲话感到不满和不耐烦。

习作报告,江频看表。

现场画面显示,习做完工作报告后,与胡锦涛互动交谈甚欢,江泽民则被晾晒在一边,板着老脸。

习胡亲密互动,江被晾一边。

在习近平宣读完“十九大”报告后,回到座位前,他和右边的胡锦涛握手,不仅摄像镜头一路跟着,还给他们握手予以定格的大特写,但习近平转身与左边的江泽民握手时,画面只显示习近平,江的画面被摄影师的后背“牢牢遮住”。

江表决“赞成”习,表情很痛苦。

台湾东森电视早前在节目中用“绵里藏针”来形容,称央视导播的举动一定是得到了“党的同意”,其中每一个画面都有意义。

东森主持人评论指:“这如果不是故意的,什么才是故意的。摄影师是故意挡在那个人(江)的”“等于江泽民这次虽然出来,但目的就是要让我们晾着你。把你卡在里面,你是活着,但离死不远。”

东森节目还关注到,当习近平念报告中提到“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时,央视镜头就转向江泽民,而且是江的大特写。

主持人表示,人民痛恨什么就是江泽民,这绝对不是巧合。世界上,特别在共产党的世界里面,没有偶然,只有必然。这画面一定都是千挑百选过的。

从十九大习近平对待江泽民的态度上看,习近平已经完全摆脱了胡锦涛时代处处受江泽民掣肘的态势。时评人士陈破空认为,习近平仅仅用了五年就成功集权,把江系势力打的落花流水,秘密就两个字:腐败。

陈破空:江泽民“闷声发大财”,胡锦涛“不折腾”,反腐利剑他俩没用好

31日陈破空在自由亚洲文章表示,论资历、年龄和政绩,上台仅五年的习近平,并不具备攀到如此权力高度的条件。然而,这一景象,却在事实上发生了,习近平攀上了权力高峰。他是如何做到的?秘密就是两个字:腐败。共产党的集体腐败,无官不贪。

陈破空提到,早在二十年前,笔者接触到一位中共体制内人物,他就对我说:时任总书记的江泽民,当时已经密令收集了所有高官的腐败材料,只要谁不听命于他,他就会以反腐为名,将其下狱、治罪。然而,事实上,江泽民只拿下了一个人——陈希同,政治局委员兼北京市委书记,便及时收手。(至于少数几个省级官员如成克杰、胡长清等,此处暂时不叙。)

他指出,江泽民没有胆量、或者没有决心做下去。相反,江泽民默许官员腐败,以腐败为粘合剂,团结全党。江的名言是:“闷声发大财。”继任的胡锦涛,一位权力遭架空的傀儡总书记,更没有胆量和决心这么做。任内也只拿下一个人——陈良宇,政治局委员兼上海市委书记。以为震慑一下不服从的官僚,便及时收手。胡的名言是:“不折腾。”

选择性反腐指谁打谁

陈破空说,轮到习近平上台,就全然不同。习近平阵营不仅秘密收集了所有高官的腐败材料,并且,断然而大规模地,把这些材料派上了用场——一旦发现党内有谁暗算习、有谁反对习、有谁不服从习,就立即出手,果断拿下此人,旋即以腐败罪名下狱、治罪。比如:

辽宁省委书记王珉下狱(先调离后),因为不服从习;天津市长黄兴国下狱,因为不忠于习;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下狱,因为反对习;政治局委员孙政才、以及上将房峰辉、张阳和杜恒岩等下狱,因为“阴谋篡党夺权”,意即,密谋发动推翻习近平的政变。而习近平拿下这些高官的理由,无一例外的,都是反腐。尽管,习近平真正的动机,却是清洗,清洗任何不忠者、任何不服从者、任何反对者,或他所称的“阴谋家”。

反腐,选择性反腐,是习近平集权的手段,更是捷径。以至于,短短五年时间,集权就大功告成。习近平能做到这一点,不仅仅因为,他具有江泽民和胡锦涛所不具备的胆量和决心,而且因为,中共的腐败已经蔓延到这种程度:腐败信手拈来,贪官随手一把。无官不贪(包括反贪者本身),就看谁抓人和谁被抓、抓谁和不抓谁。

习近平反腐得王岐山,天意?

陈破空说更关键的是,习近平还具有江泽民和胡锦涛所不具有的运气:被政治老人们匆忙间放到中纪委书记职务上的王岐山,意外成为高官和政治老人的克星。这个王岐山,不仅正好是习近平青年时代结交的“铁哥们”,而且偏偏又是一个敢作敢为且足智多谋的人物,从经济和社会危机的“救火队长”,变身为权力斗争的“救火队长”。作为习近平最得力的帮手,王岐山手握的中纪委,成为最锋利的刀把子,指谁砍谁。

无论是江泽民时代的中纪委书记乔石、尉健行,还是胡锦涛时代的中纪委书记吴官正、贺国强,都不具备王岐山那样的“救火”特质,更要命的是,他们与江泽民或胡锦涛之间,也根本不存在王岐山与习近平之间的那种铁杆盟友关系。

陈破空:民主化才是腐败的解药

有了共产党的腐败,才有了习近平的反腐。因为腐败,才有反腐;因为反腐,才“暴露”腐败。腐败与反腐,互为因果关系,二者相辅相成。习当局说“反腐永远在路上”,意思就是,腐败永远在路上。只要腐败永远在路上,就给习近平集权、独裁、君临天下,提供了永不枯竭的源泉。

短短几年间,习近平就被破格拥立为“核心”,并非出自官僚们的心服口服,而是出自官僚们的恐惧,胆颤心惊。口服而心不服。官僚们并非忠于习近平,而是畏惧习近平,因为,他们人人都有把柄握在习近平手上。

习近平成功地废止了邓小平创立的隔代接班人制度,在他的第一个任期结束后,没有出现接班人,或者说,习近平无情地让接班人消失。原定的第六代接班人,孙政才遭下狱,胡春华遭边缘化。习近平摆开架势,准备终身执政。

诚然,在一党专政下,中共所谓集体领导或个人独裁,对中国人民而言,并无效果和感受上的差别。然而,毕竟,废除领导人终身制而确立领导人任期制,原本是中共改革开放的重要成果之一,标志着文革结束和对毛泽东终身独裁的否定。时隔四十年之后,终身制竟可能在习近平手上复活、复辟。中共改革开放的重要成果之一将付诸东流。这是习近平权术的成功,却标志着中共政治的倒退。

拒绝民主化,带来腐败。当腐败泛滥成灾之时,本来,民主化才是解药;然而,中共统治者却以腐败深重威胁党的生死存亡为由,在挽救党的思维下,进一步集权,打造强人政治,强化独裁。如此恶性循环,对中国人民而言,民主化,变成一件可望不不可及的奢侈品。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何清涟:不能因噎废食,不能因为选择性反腐否定反腐

何清涟29日美国之音撰文称,对于专制国家的掌权者来说,反腐既关系政权安危,也是统治者驾驭僚属的金马鞭。如果不反腐,像江泽民、胡锦涛时期那样,国家资源被蛀虫吃空,然后将资金转出国外,留下破旧河山与大批心怀怨愤的穷人,这叫做“不反腐亡国”。

如果全面开花地反腐,则势必官场怨声载道,这叫做“反腐败亡党”。

何清涟分析,一个政权如果公然放弃反腐,那就成了强盗山寨,而且中国也早就经不起江胡时代那种上千万官僚竞相贪污搜刮的腐败,因此,习近平的反腐是必要的。

何清涟认为,这种反腐也有天生的问题:人治下的反腐,必然是有选择的,对稳定政权危害最大的必然先受惩治。如果仅仅因为选择性反腐,就否定这五年的反腐,就意味着中国从此只能放任所有人公然腐败,这种国家,还能称之为“正常国家”吗?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