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领6常委齐飞上海 中共弥天大谎引人关注

——中共一大谎言骗你几十年 多名代表背叛中共 两人沦为汉奸

31日习近平率六常委参观中共一大会址。之前媒体多次揭露中共建政后对其一大会议造假的问题。毛泽东被曝当年并没有主持中共“一大”,只不过在会场做会议记录而已。中共一大的真实日期是7月23日,而不是毛泽东定的7月1日。此外,后来参加中共一大的12名代表中多人抛弃中共,还有两人充当日本人的汉奸。

10月31日上午,习近平等新一届七名政治局常委从北京乘专机抵达上海参观。当天,习近平率领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和韩正,前往上海参观中共一大会址。

早在延安时期,关于中共成立的日期就讨论了很久,因为当时不确定「一大」是在1921年6月还是7月召开的。1940年,毛在一个讲话中,公开为中共建党日期拍板,定为7月1日。1941年6月,中共中央正式发表文件,以7月1日作为党的「诞生日」。

不过,后来的资料显示,7月1日是中共的成立日的说法也是错误的,正确的日期是7月23日。

根据「一大」代表陈公博和周佛海的回忆,当年在「一大」上海停会之日,陈公博所住的隔壁房间「发生了一件奸杀案」,从而惊动了警方;加上法租界巡捕又到会场搜查,代表们便转移到嘉兴南湖上开了一天会,便结束大会。

正是通过查阅当时的报纸,确定了凶杀案的日期,将日期前推8天,恰好是7月23日。这也是为何「一大」要跑到嘉兴南湖的原因。

根据海外中共党史专家司马璐的考证,1938年,中共成立了一个委员会,开始研究中共党史。该委员会的主任委员是由王明兼任的,实际负责人是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杨松。《中国现代革命史》、《中国近代史资料选编》以及当时的中共党史教材都是由其主编的,这样一个对中共“忠心耿耿”之人却在几年后死于延安整风运动。

研究党史,首先要确定中共的建党日。早期中共党人如邓中夏和李维汉,都说是1921年6月。根据是1921年6月中旬,上海临时中央发出通知,中共一大定于1921年6月30日举行。然而,事实上,由于当年6月底,准备参加会议的代表多数没有到上海,所以决定改期。

中共一大通过阶级斗争仇视的党纲 公开宣称武装夺权

一大代表多人抛弃共产党;2人当汉奸

苹果日报31日报道,共产国际派代表马林与会。对中共创立有重要贡献的李大钊、陈独秀因故没有出席会议,但会议仍选举陈独秀为党的总书记。

会议通过了充满阶级斗争和阶级仇视的中共党纲,公开主张要与无产阶级一起,“推翻资本家阶级的政权”。

值得一提是,12名代表包括李达、李汉俊、张国焘、刘仁静、毛泽东、何叔衡、董必武、陈潭秋、王尽美、邓恩铭、陈公博、周佛海;后来有多人抛弃了中共;另有陈公博、周佛海更沦为汉奸、日本人的走狗。

中共建党的几大谎言骗你几十年

2016年7月13日东方日报,刊登作者司马成的文章称,1920年4月底,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在上海会见陈独秀,提供经费资助促使在上海以及南方建党。8月上旬,中国共产党上海支部召开成立会议,陈独秀被推选为书记。在共产国际的档案记录,中共建党确实在1920年8月。

为什么最终把中共建党纪念日定于1921年7月1日?那是毛泽东于1938年5月提出来的。据说参加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董必武和老毛都不记得中共一大是7月23日召开。但为何不打电报去苏联查问?尴尬的历史真相不利于毛泽东的最高领导权,因为1920年陈独秀建党时“小毛”还是青年团员。

为什么中国共产党创始人陈独秀和李大钊都缺席所谓中共一大?可见区区57人的迷你组织不但在五亿中国人当中寂寂无闻,在“中国新文化运动总司令”陈独秀眼里,任广东省教育委员长兼任大学预科校长比建党伟业更要紧。直接听令于苏联大使馆的李大钊,正忙于为克里姆林宫拉拢北方军阀和政要,对当年共产国际远东局属下的中共中央的领导职务没多大兴趣。

尽管《党章》昭告天下中共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但是出席(列席)中共一大的13人清一色的知识分子,而且不知哪一位家庭出身于产业工人阶级。

当年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同共产国际远东局书记尼克尔斯基指导中共“一大”会议。马林向全国各地每位代表寄去经费100大元。

对于月薪六元的北大图书馆管理员助理毛润之来说是巨款了。一大中央局组织委员张国焘预算有30个职业革命家按月领取生活津贴20元至35元。陈独秀报告共产国际自1921年10月至1922年6月,由中央机关支出12000金卢布。

此前,时政评论员曾伯炎的文章披露,只要去翻一翻中共的党史,便发现成堆成片的谎言,中共上海“一大”会址里塑的毛泽东主导“一大”的塑像,就是绝对的捏造,由谎言打造的。说毛泽东主导“一大”完全违背历史。

文章说,当年,陈独秀未参加中共“一大”,会议由李达组织。开会通知寄到湖南,落在毛泽东手里,他便邀何叔衡一起去赴会。到上海见到李达后,李问:是共产党员吗?毛答:不是,只是社会主义团员。

李达说:既然来了,正缺一个人作会议记录。毛就留下列席会议,作过几天会议记录。会议结束,李达仍给毛与何一人一百五十大洋的车马费。这是第三国际给的,毛任乡村小学教员,一年工薪也没有这数量,加入赤党的活动,苏俄老板给这么高的价钱,能不提高他革命积极性吗?

但是,李达嘴不稳,这历史真相漏出去了,文革中,江青害了上海演艺界大批知她底细的故旧,毛泽东也叫湖北省委书记王任重,把任武汉大学校长的李达斗死。

中共造假一个个都被揭穿

1980年中共的《人民日报》则首次承认了中共建党是在1921年7月23日的说法。毫无疑问,毛泽东关于中共建党日期两次都说错了,但仍然没有人敢反驳他。

迄今为止,中共党庆仍是7月1日,媒体在宣传时还会“恭祝党的生日”,因为那是毛定下的。在中共看来,否定毛就等于否定中共。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