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李怡:党外无党 党内无派

10月24日中共十九大表决修改党章,开创了零不同意零弃权通过的新时代,这是观察和评估中国局势的重要指标。经多日思考,试分3天来谈谈管见。

习近平主持表决,分别提出“同意的代表请举手”、“不同意的请举手”、“弃权的请举手”,后两个得到从各个角落的6个声音“没有”作回应,于是习近平说:“没有,通过!”然后是雷鸣般掌声。2,236名代表出席的会议,对一个议案零反对通过,可以说是铁板一块、意见绝对统一啦。在全球政界,恐怕只有东邻朝鲜可以做到,古巴越南都不大可能。

即使中共在文革高峰时也做不到。1968年北京召开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133人出席,讨论中央专案小组《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会议举手表决通过“把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撤销其党内外一切职务”时,其中一位中央委员陈少敏(女,1928年入党)紧闭双眼、伏在桌上,拒绝举手……。但当时发表的会议公报则宣布大会“一致通过”。散会后,康生曾找陈少敏质问,陈的回答是:“这是我的权利!”

在文革热潮中,陈少敏接下来受到残酷迫害,被公开批斗和劳改。直至文革后,胡耀邦担任中共总书记,他在一次会议上首次表示对陈少敏深深的敬意,他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大家都犯过错误,都举了手。就是陈大姐没有举手,没有犯错误……。”实际上,举手不能说是犯错误,因为出于对表达不同意见的恐惧,属人情之常,这是在高压下不能够有个人意见的恐怖的政治时势。

十九大的主题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且看毛泽东如何演绎“初心”。他在1957年写的一篇文章中说:“除了沙漠,凡有人群的地方,都有左中右,一万年以后还会是这样。”莫非中共党不是“人群的地方”?

邓小平在1978年说:“一个革命政党,……最可怕的是鸦雀无声。”“一听到……尖锐一点的议论,就要追查所谓‘政治背景’、所谓‘政治谣言’,就要立案,进行打击压制,这种恶劣作风必须坚决制止。”他说的“恶劣作风”不但没有制止而且在这个革命政党身上越演越烈,直至出现零反对意见的完全无声。

1966年在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上,毛泽东说:“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这是中共创党人陈独秀当年描述国民党的话,毛没有说明是引自陈独秀,他直接使用,当然是同意这看法。

中共国现在是真正党外无党了,那些应声虫的所谓“民主党派”岂能算是“党”呢?但是否“党内无派”?零不同意零弃权的所谓表决,表面看来是“党内无派”,但“千奇百怪”的事怎可能发生?这只是在威胁下无人敢“不举手赞成”而已,是一切俱假的“党内无派”的假象。

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比文革更严峻、更让人恐惧的威权?这种“党外无党,党内无派”的状态,对中共未来的局势有什么影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