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鲜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洞天方一时 娇妻变老媪!

只是在仙洞看了一场歌舞的功夫,恍惚一瞬间,娇妻变老媪。男子眼神恍惚迷离的望着眼前白发苍苍的人,自己却容颜未改,相比之下,陌生的恍若两世为人。不敢相信往日的恩爱,娇美的容颜,不离不弃,生死相依的诺言,竟然都是一场幻象。(pixabay.com)

山涧青青,群山叠翠,在缭绕的云雾中,古木参天,峭壁耸立。一座座黛青的山峰,数数点点,深深浅浅的漂浮在白雾的笼罩中,若隐若现,一阵风儿吹来似有若无,飘飘渺渺,犹如一幅灵动的水墨丹青。

春光无限,百花盛开。一对居住在大山中的年轻夫妻,踏着落花,携手而游。树影摇曳,微风徐来,女子双眼灵动,笑意盈盈,乌黑的青丝挽着个简单的发髻,丝丝缕缕的垂下,脚步轻盈如蝴蝶一般欢快的穿梭在丛林中。男子紧随其后轻快的追逐着女子的脚步,生怕一时大意就跟丢了,一路欢声笑语,郎情妾意。寂寞山林,空山幽谷,因这一对璧人的到来,渲染的生机勃勃,明媚清幽,宛如人间仙境,醉了春风,醉了山水。

女子玩得累了,不觉汗水湿了衣衫,停在山涧间歇息,男子赶忙拿出摺扇为女子送来阵阵清凉,两人相视而笑,眉目间流淌着满满的温情。女子猛地夺过摺扇,一脸俏丽的拿着扇子,学着男子温文尔雅的动作,大方的扇着,望之娇羞可爱,令人心神一荡。一抬头瞧见一朵硕大的红花盛开在悬崖峭壁的石洞旁,仿佛空谷幽居的佳人,期待世人的赏析。鲜花送美人,当然得是英雄去采。男子为博娇妻一笑,毫不犹豫的跃上山崖,伸手去够,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够着了,刚稍一使劲,忽然身子一晃跌下洞中。

女子一惊,吓得忙扑过去看,只见无边的黑暗瞬间就吞噬了男子的身影,须臾一切归于寂静,却再也不见丈夫的音容,只有无边的凄凉哀痛,心也仿佛随着男子坠入无边的深渊。前一瞬还柔情蜜意,后一瞬就生死相隔,一个大活人一晃就消失了。一切来得太突然,谁知天堂地狱的距离,只是前一秒后一秒的瞬间,难以置信的打击,无休止的悲痛,从此活着就是悲伤的延续。

在惊恐无助的静谧中,男子吓得闭上眼睛坠下去,感觉到死亡离自己越来越近,突然身子一震触到地面,眼前霍然一亮,知道自己还活着,睁眼一看惊恐的张大嘴巴,竟然是别有洞天,机缘巧合的跌入一仙境中。只见碧空万里,绿草接天,远处雕廊画栋,朱廊玉桥隐在山水缥缈间,四周灵气涌动,纤尘不染。烟波浩渺,仙乐飘飘,袭人心扉,一群翩翩少年正在踏歌而舞,宽衣大袖,衣袂翻飞,举手投足间仪态出尘,儒雅风流。个个生的骨骼清奇,仙姿卓越,眉宇间尽是坚毅,如若万仞之山,坚不可摧。

望之令人心神放松,一股浩然正气迎面扑来,瞬间驱走恐惧,不觉心驰神往,羡慕不已,想不到这世间竟有男子并具山水丰神。一团团,一簇簇,交相辉映,舞步铿锵有力,大袖一挥有排山倒海之势,气势宏伟直冲霄汉。身形宛转间又如蛟龙戏水,碧波荡漾,落花逐水般畅快淋漓,收放自如,进退有度,面含微笑,如沐春风。男子恍若置身梦中,美妙难言,忽然生了倦意,不想回去了。白云苍狗,世事无常,人生百年转眼即逝,除了一身的罪孽什么都带不走,娇妻美妾也如过眼烟云,到头来不过是一场幻境。既有仙缘,不如就留在这仙境中,修习道法,做一天逍遥自在的神仙,也好过一场虚幻的人生。

但思来想去,总是放不下娇妻,没有道别的分离,也是人生一大憾事。待一曲散尽,思念已袭上眉梢。石洞旁一白发老媪苍然而立,望穿秋水,几十年的等待,画地为牢,将漫长的光阴都凝固在分开时的一瞬,记忆中永远都是那个皓月清风,芝兰玉树般的少年,笑意盈盈,脉脉含情的眼神彼此相望,不管是生是死,却仍旧是女子心窝里的爱郎。日日年年,年年日日,女子等的两鬓斑白,无数个日日夜夜唯一能活下去的温暖就是一遍遍的回忆,那些早已逝去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点点滴滴浮现在眼前,望着手中的摺扇始终不肯放弃希望,相信他不会死,守在洞口终会等的夫君回来,只是生死相隔的思念何时是个头!

只有那山间的野花,年年岁岁依然灿烂,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景物依旧,容颜已逝。突然山洞中跃出个美少年,惊得老媪向后退去,定睛一看真的是夫君回来了,一点没变,还是英姿飒爽的少年郎,惊喜的扑上前去拉住,生怕一个不小心又消失了。少年却惊得不敢相认,眼前这个白发苍苍的老媪就是当年的美娇娘?没想到回到自己以为真实的人间来,却如梦如幻,亦真亦假。

只是在仙洞看了一场歌舞的功夫,恍惚一瞬间,娇妻变老媪。男子眼神恍惚迷离的望着眼前白发苍苍的人,自己却容颜未改,相比之下,陌生的恍若两世为人。不敢相信往日的恩爱,娇美的容颜,不离不弃,生死相依的诺言,竟然都是一场幻象。叹息中,得到失去,失去得到,好似一生一世都在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得到的真是自己想要的吗,失去的又怎知不是万古机缘?人生一世所为何来?幻境灭后人最想要的是什么?

既然人生短暂的不过是一场虚幻,那在虚幻中谈什么得到失去,爱恨情仇,功名利禄不过是诱人沉迷堕落的梦境而已。到生命最后一刻,要了帐的时候,回顾一生所守护的不过是欲望而已,并不是自己真实的灵魂。一生为欲望而活,却没为自己真实的活过一天,争争斗斗,尔虞我诈,到头来钱财带不走,业债却如影随从,欠了什么都得用命去还,除了失去灵魂的圣洁,降低了生命的境界,迷失了回归的路之外,就是无休止的偿还罪业。

但神佛慈悲,总是有无数个偶然促成一个必然,就像无意跌落仙洞的少年,一场歌舞为他诠释了生命的真相,看罢后人间已过几十年。留住了容颜,留住了永恒的瞬间,回到人间看到老妻足以点悟他领悟人生真谛。肉身不过一个皮囊,而灵魂是永恒的,不过这个皮囊的所作所为能透支灵魂的圣洁,使其堕入深渊,万劫不复,也能使灵魂升华为更高境界的生命,回归最本源的家,这就是修炼。

说通俗点就是灵魂可以依附这个世间的肉身,通过世间的吃苦修炼提升生命的境界,返回到最真实的自我,没有高德大法一世修不成,要生生世世藉助这个皮囊,藉助正法的指引,修持心性,提升道德来充实滋养灵魂,使灵魂越来越高大圣洁,离最本源的自己就越近。因为我们的灵魂同根同源都是在真,善,忍中诞生,也只有在真,善,忍的修持中才能回归。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NTDTV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