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谢燕益:专制统治者唯一的紧迫责任是迅速结束专制历史

——《和平民主100问》之二:为何提出和平民主

专制统治者明知权力垄断、专制权力才是这个社会腐败堕落、一切罪恶、灾祸的根源,明知专制统治每延续一天都意味着是被统治者大大的不幸,对被统治者、国家、社会时刻造成各种人道灾难,专制统治每延续一天,无异于惨无人道、深重的罪恶,因此专制统治者唯一的紧迫责任就是迅速结束专制历史,想方设法让专制权力立即垮台。

中国维权律师谢燕益日前发表公开信,要求当局释放所有良心犯,结束专制走向民主法治。(网路图片)

编者按:2015年7月9日,中共开始密集抓捕、传唤全国各地的维权律师及其助理。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谢燕益、周世锋、谢阳、隋牧青、李春富等一批知名律师被捕,有的至今下落不明。谢燕益在被非法监禁553天后,获释回家。他在监狱中遭遇了怎样生与死的考验?谢燕益亲自写下近20万字的《709纪事与和平民主100问》,大纪元网站首发此书,将分两大部分连载:其一为《709纪事》,其二为《和平民主100问》。

1.为何提出和平民主?

答:提出和平民主是要解决专制社会的问题。终结专制社会,建立一个现代文明社会,必然要面对专制权力。专制权力是造成一个社会所有灾难、所有弊端的总根源。要终结专制权力建立一个以人权保障为核心的宪政民主社会,在目前的历史条件下必然要选择走和平民主的道路。和平民主既是目的又是手段,把手段和目的统一起来。

专制权力的支撑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制度层面,一是文化层面。通过和平民主的方式将二者一并解决好,构建一个和平民主社会。在制度方面就是通过和平民主运动解决法权问题,变专制法权为民主法权。文化方面就是要变专制思维、习惯、文化为和平民主的思维、习惯、文化。

专制社会是一个不断堕落、不断内生腐败、互相残害走向灾难与死亡的社会,宪政民主社会是一个能够不断成长、不断完善、不断内生良善与智慧、不断走向新生的以人为本的文明社会。

2.选择暴力革命还是和平民主?

答:人的生命是至高无上最为宝贵的。不得以任何名义,无论正义还是非正义的名义,让人去牺牲生命或者使生命陷于危险当中,这是人道主义与道义的双重要求。尽管在终结历史上各个时期的专制统治时,不时产生暴力革命,但人类历史表明,暴力革命难以完成宪政民主最终得以确立的历史任务。

建立宪政民主社会是一个长期复杂的过程,在一定的历史时期不排除会有暴力革命、暴力现象频发,也不应当否认,专制强权统治下的人民具有采取任何手段包括暴力革命手段来反抗专制统治的自我防卫、自我救济的正当权利。但是,以枪炮、流血为象征的暴力革命就像言论、集会、和平示威、非暴力不合作、走向监狱、投牢运动等其它社会行动一样,都只是一种语言的表达,一种意志的体现。尽管顽固的专制统治者时有听不懂和平、理性的声音只有枪炮、流血可以促其醒悟、迫其就范的情形,尽管以推翻暴力专制为目标的一切行动和手段不管最终成功与否,在历史上都属正义之举,一切维护专制统治的暴力镇压及各种手段都是反正义的邪恶之举,一定会被钉到历史的耻辱架上,但是,在一个漫长的社会变革、社会转型当中,主要依靠和平民主的方式、和平民主的力量、和平民主的信念才能最终达到宪政民主这一彼岸。

对民主发展规律的历史与现实分析认为,在中国当前国情之下,和平民主运动或者说以和平方式实现民主目标是低成本并现实有效的。探讨中国民主道路的策略问题,突破旧有体制既得利益、战胜文化观念惯性、社会痼疾,迎接一个相对开放的政治环境的到来,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相结合的政治转化、移转权力,最终决定于社会理性的成熟度。旧的政治势力、执政势力被迫放盘,而社会更要有力量接盘,接好盘。社会组织担当起历史使命不可避免,走宪政民主社会道路时,需要深入了解社会可能的最大共识在哪里,需要从何处入手。

需要首先掘发更具体的方案来争取社会的更大共识、全社会的行动力。它就是和平的民主,或叫做和平民主运动。阶级现状或者说社情民意决定了,现阶段谁都希望温和的、渐进的、持续的民主改革的方式。专制极权最高统治者如此,官僚权贵亦如此,愿意接受此方案所面对的现实以保证其利益及安危。贫民草根也还没有被压迫到最后的吼声,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知识精英、商业精英等中产者更存有这一理性期待!这就是社会基础。如果再向前发展一步,恐怕就会被或左或右的情绪所打破。更为重要的是,和平民主运动不仅是打破旧有生产关系、制度体系的手段,更是建立全新生产关系、制度体系的途径。转型期要解决的问题、面对的困境,破解官僚权贵阶级格局以实现社会公正,政党放盘,社会接盘,逐渐建立宪政民主、公民社会。

从现代政治文明来看,任何宪政民主的进步都不可能从暴力中产生。以暴易暴、对暴力的后果、军事力量作为国家公器等方面的认知,公众还普遍缺乏。毫无疑问,危机,十分有助于新的极权的产生,人们在转型过程中往往会寻求依靠、过分依赖于极权、强权而回到老路上去,可是,和平民主运动一开始就需要以非同寻常的勇气和意志持续向惰性人格、堕落文化开战!

随着工业革命、启蒙运动的完成,生产力得到大大的发展。物质财富不断扩大,精神文化也日益丰富起来。无论在经济上还是精神上,人身依附关系的社会状况空前改变。多元力量的崛起,当吃掉对方、消灭所有敌人成为不可能时,尽可能联合多的力量则成为明智的选择。枪杆子里出政权将被现代政治文明彻底摒弃,现代政治文明的一个根本改变就是从枪杆子里出政权到选票里出政权的过渡。

在开放的社会环境之下,愚化、奴役变得越发困难。民主是目标,和平正是手段。和平本身包含了正义的价值,始终站在道义的制高点上,累积力量。专制统治者用武力镇压、暴力强制,而民主主义者则始终以理性、智能、和平的斗争方式回应之!跟任何斗争一样,牺牲在所难免,经过较为漫长的时期驯化强权。即便具体的宪政规则、宪政程序或有无章可循之时,人们只要坚守政治道德、正义取向、程序正义,借鉴全人类宪政民主的所有历史经验,始终以和平民主理性的方式开拓前路,道义和权力最终将不可避免地实现统一,历史证明了这一点,历史还将继续证明!

从甘地、曼德拉、哈维尔、金大中到蒋经国、戈尔巴乔夫,无论身份地位处境如何,但大家都不约而同选择了同一条道路──和平民主之路。和平的民主就是要在革命风暴到来以前顺应时代,把握社会理性成熟转型,反对激进的暴力方式。同时,也要呵斥旁观者,推动全民的理性、公民社会形成与发展。旁观者使得和平方式的民主成本激增。社会经济人这种搭便车的心理,需要被现实更深重地教训,中产阶级的精神意志往往因为优越物质生活带来的暂时满足而不思进取。只有当他们的认知能力与现实地位极不相称并且意识到严重危机到来时,改变的热情和勇气才又被点燃。

和平民主深切认识、发掘当官僚成为一个全新阶级的时候其原来的阶级基础早已土崩瓦解、精神信仰一并死亡的客观事实,在这一过程中走向自己的反面而其作为一个新阶级的(即官僚权贵阶级)历史必然。与此同时,这个阶级始终处在集体无意识的状态当中,并没有也永远无法产生阶级自觉而不可能真正强大起来。其丧失原来的阶级基础精神信仰一并死亡的时刻只能各自为战,对淘汰他们的历史潮流徒劳地抵抗。无数历史已经证明,当官僚权贵成为一个阶级之时,就已经进入了垂死挣扎的历史当中,集体无意识决定了官僚权贵的宿命。

历史表明,当官僚权贵成为一个阶级、特权充斥社会,劳苦大众在经济上受到压迫到达顶点,阶级矛盾靠旧有体制即官僚体制难以调和时,新的变革必然要到来。起初进行个体的行为后来上升到集体的经济斗争、维权斗争。而官僚阶级为维护其既得利益将进一步走向反动,利用各种方式镇压、瓦解底层社会的维权、经济上反抗的努力。最终民间社会从经济斗争演变成各种形式的政治斗争,从自发到自觉。在社会转型时期,官僚权贵阶级为了各自的利益成为最顽固的改革阻挡力量。与此同时,他们的意识却处于分化状态,有激进的、有保守的、或左或右、唯利是图、各自为战、混乱无序。因此,和平民主其实并没有真正的敌人,真正的敌人只是人性的弱点。克服人性的弱点、战胜恐惧是和平民主运动的挑战。

和平民主运动以社会组织为根本,法权运动为要领,以组织决定力量、力量决定结果的信念,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各种组织形式,有实无形、有实无名的各种存在、各种创新机制,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不仅将其作为一个利益纽带,也必然成为一种信念、政治意识的聚合深化的载体。当专制极权的旧的意识形态丧失其存在的土壤,其维系的意识形态土崩瓦解之时,必然为新的意识形态生长提供了广阔的空间,由此产生多元的意志主体、形成新的政治生态格局。

3.从专制社会走向民主社会到底发生了什么?

答:从专制社会走向民主社会,本质上其实是两种意志的较量。即和平民主意志与暴力专制意志;自由公民意志与特权奴役意志的较量。这两种意志此消彼长,长期共存。和平民主的实现,枪炮是一种意志的表达,言论和各种形式的公民行动、和平民主运动也是意志的表达。这就好比一个偷盗者当被人指出其偷盗行为时,起初他可能会不以为然,可是当十个人持续指责他时,他就会从开始动摇直至彻底崩溃,这就是意志决定论!我们百千次的斗争努力,不是没有效果只是未到时候,每一分努力都不会白费。而归根到底两种意志在各个层面展开较量的背后是思想信念在发挥作用。一个社会的主要思想信念,什么时候其主导意志由暴力专制的状态转变为和平民主的状态,或者说大多数人至少具有主导能力的阶层的思想信念发生这种改变时,那么这个社会就基本跨入到一个全新的社会境界。

思想才是最有力的武器,也是最根本的武器。因此说最深刻的变革是思想信仰的改变。专制社会所以存在,是由于我们相信自己的命运完全由一个世俗的权柄所左右,一切都受到物质层面的金钱、地位、权势的支配,人的存在形式完全被物质所奴化、异化。由于这个原因,也仅仅由于这个原因,人丧失了自由意志和道德自觉。专制社会的瓦解,奴役与压迫最终得以改变,是因为我们从崇拜权力、拜物主义的极致一击猛醒,精神层面发生了改变,相信存在一个超越世俗的造物主,这也是一般社会大众告别对专制权力无谓恐惧的开始,越来越多的人逐渐走出信仰的蛮荒,开始树立起向善的普世价值信仰,意识到存在诸多更高级、更复杂的因素,其各种因素相互制约,往往我们受到表面的某些假相迷惑、受到经验的束缚。我们的命运归根到底并非受制于一个世俗的政权、一个物质世界。当然这并非意味着人完全可以不受物质条件、经济条件、客观规律的制约,而是使人对物质世界的流变这一规律有所警醒,洞察历史脉动,对其背后更深刻的生命规律、人生真谛的醒悟,信仰与制度共同决定了人类文明,这也正是人领悟、顺服与承载造物主意志,贯彻历史的意志担当人道使命,实现人类社会的自由、平等、尊严与正义走向社会契约的开端。

4.维稳系统作为第二政府,其成本不断攀升,将吞噬掉整个专制政权吗?

答:由于专制体制的原因,需要应对体制内部和民间社会不断增长的权利诉求,因此专制控制体系必须不断得到加强和扩张,而它越得到加强与扩张就越难以控制,不仅始终存在新生的专制权力体系对旧有的权力体系的吞噬与后者的反抗,而且新生权力体系的支撑力量还要不断侵蚀专制统治基本盘官僚权贵阶级的利益尤其是维稳权力体系之外的技术官僚集团。这就势必不断增加专制权力有效统治运行的成本。专制统治要得以延续,至少维系以下几个方面的平衡,满足各方的利益:新生权贵集团和旧有权贵集团之间、保守派和改革派之间、中央和地方之间、官方和民间之间、专制统治权力核心强力部门维稳系统与职能部门技术官僚集团之间以及强力部门维稳系统内部之间。而事实上最终专制统治的成本趋于无限增大直至不可承受,历史上所有专制政权最终垮台的原因都是财政负担过重,经济难以为继。内部的斗争无论以反腐之名还是其它名义以及外部的变革压力、财政经济的因素都在其中起到决定性作用。

一些历史学家按照财政经济的逻辑像分析以往的社会变革一样来分析这次变革,以为能找到答案,实际上这种分析永远滞后于历史。这一次一定不仅仅是世俗的所谓专制统治财政经济难以为继的变革,而根本上依靠人性的觉醒、神性的复归来决定,没有这个结果,那这次变革则是没有意义的,注定它非同以往。

5.和平民主意志与暴力专制意志历史性对决的现状?

答:和平民主意志与暴力专制意志的历史总对决就好比在一个天平的两端,这两端的分量目前正在失去平衡,天平明显向和平民主方面发生倾斜,但是暴力专制意志还在垂死抵抗。如果每一个觉醒的公民在这一历史时刻以自己的方式在和平民主意志的一端添加一些砝码、增加一份力量哪怕这个力量极其微小,和平民主意志对暴力专制意志取得压倒性胜利的所谓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即将发生。

对于专制统治者来说,延续专制没信心,改弦易辙没决心,随着时间的推移,专制意志的彻底崩溃瓦解是迟早的问题。在这一历史时期,即便是专制权力的最高统治者面对重重危机(由于其掌握比较全面的信息愈发清楚自己的现实处境),也是徒具其表,日益丧失暴力专制的信心意志,专制当权者只是心存侥幸应对时局,内心丧失道德感,知晓专制统治难以为继,从起初的对人民欺骗到专制集团内部的互相欺骗,专制统治者的谎言从人民的普遍抵触,到统治集团内部的剧场性政治,对专制统治者的撒谎表示出真诚的信服姿态到阳奉阴违,谎言加暴力的专制统治模式已彻底破产:第一,军队、警察等国家暴力工具只能做威慑而时常不在场,并且对于专制军队、警察,人们越来越丧失真实的恐惧感。一旦社会聚合效应发生时,下达执行镇压的命令对任何专制统治者来说无疑都是一项艰巨的挑战。谁也不愿意背负专制的血债,而聚合效应随时会发生。第二,由于互联网的出现,一切谎言被彻底消解。控制作为专制统治的要领在一个开放的市场经济、思想信仰和利益主体多元化的信息时代里变得愈发困难。控制成本不断升高达到极限,行政系统的瘫痪,所有官僚系统消极被动,绝大多数报以观望的态度,时常掩饰内心的惶惧不安。

专制权力难以为继还有一个原因,对于统治集团内部来说,始终处于权责不对应的状态,即当权者承担的责任和其获得的利益不对称。专制集团的最高统治者一定也能够逐渐认识到,专制极权每延续一天,就意味着在其维系专制集团既得利益、权贵特权的同时,也将对被统治者继续造成深重的奴役与压迫,并且这个专制政权的延续意味着严重的罪恶和深重的人道灾难得以延续,而这一罪恶本身再怎么估量都不为过。专制当权者维系这一政权的延续要么是利益使然要么是愚蠢至极。

与此同时,由于专制统治集团内部对权力、利益的无限追求,当官僚权贵成为一个阶级,利益板结化、利益固化愈演愈烈,利益垄断成为一种常态,新生的权贵集团必然要与既有的权贵集团之间产生利益分歧,同时豢养起来的官僚权贵集团欲壑难填,专制统治集团的内斗、分裂加剧。对立双方的角力需要争取外部力量抢占道义资源。

内斗分裂将开启和平民主之路!民间或中间力量此时才有更大的话语机会。在历经权力无序斗争的一个时期之后,谁也无法否定权力多元格局这一既成事实。面对这一趋势,权力适时妥协、与人为善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法国哲人孟德斯鸠有云,法的精神在于权力制衡,而权力多元化、利益多元化格局的形成,多元利益竞争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均有利于公义的产生。

专制统治者明知权力垄断、专制权力才是这个社会腐败堕落、一切罪恶、灾祸的根源,明知专制统治每延续一天都意味着是被统治者大大的不幸,对被统治者、国家、社会时刻造成各种人道灾难,专制统治每延续一天,无异于惨无人道、深重的罪恶,因此专制统治者唯一的紧迫责任就是迅速结束专制历史,想方设法让专制权力立即垮台。

朝野各势力必须意识到大家都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在现代开放的社会环境当中,基于每个主体利益的保障与实现,对立哲学、斗争哲学将彻底丧失政治市场,唯有和平民主、文明竞争,各方利益才能得以保障,社会才可持续发展,人道使命得以成就!

(未完待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