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律所外企被中共“党控” 学者:将引发社会倒退

中共党组织渗透在大陆各层“细胞”中,除律师事务所外,在华外企也不能幸免,据官方数据七成外企已建立了党组织。分析人士称,中共通过控制律师,进一步捆绑国内人权;而中共在外企设置“党委”,加强“党”在企业中的决策权。

律师姓“党”精神被控制

据澎湃新闻报导,大陆中华全国律师协会10月31日举行记者会,全国律师协会会长王俊峰表示,司法部党组决定成立中国共产党全国律师行业委员会,负责指导全中国大陆律师行业党的建设工作。

截止2016年底,中国大陆31个省(区、市)律师协会,以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律师协会都建立党委、党组;中国大陆2.6万多家律师事务所,单独或联合建立党组织者有16,500多家。

王俊峰表示,在34万多名执业律师里,党员律师从2008年6月底的4.4万人,发展到2016年底的十万多人,占律师总人数的31%。

中共目前在全国各地的律师事务所,以建立党支部或指派党建指导员、联络员等方式,实现了整个中国律师行业的全面“党”化。学者们认为律师事务所并不是隶属于政府的行政机构,大规模建立党组织,在很大程度上将危害司法体制的独立性。

旅美原大陆史学教授刘因全对大纪元记者说:“我认为这样做是非常荒唐的,因为律师事务所代表弱势群体,代表那些受害者,为其辩护的,如果建立一个党支部,由共产党领导,这些律师事务所自然就成了一党一派的工具了。这跟律师事务所应该做的职能是相违背的。”

北京的社会活动家胡佳则认为,中共通过在律师事务所建立党支部,将那些不能拿上台面的“暗黑”的要求,通过党组织口头传达的方式进行实施,对于那些敏感案件,要按照党的意志去执行,而那些被冤枉的人将失去最后一道防线。

他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律师把被冤枉者的事件向媒体、向公众公布,同时又把外界对被冤枉者的支持告诉他,在这个意义上,律师实际上是保护法律,保护公民权利的最后一道防线。

他表示,中共一方面抓捕、迫害那些敢于维护公民权利的正义律师,另一方面对律师群体进行渗透、控制。“党要求不要涉及一些敏感的群体性事件,包括e租宝事件,泛亚事件,法轮功案件,还有709律师等这种敏感的政治案件,高律师被监视居住事件,刘晓波有关的这个案件⋯⋯总之,它设置很多禁区。”

他说,“这些禁区都是拿不上台面的,他不能够公开发文,不能在媒体上广泛说,不能让全世界人知道,它都在下面,一些口头文件、不成文的规定,那怎么办?它要谁去执行?如果这个律师事务所建立了党委,这个党委就要发挥作用,你要跟党走,司法局的意见首先是党的意见,其次才是法律的意见。”

他表示,对于敏感案件,中共除了明目张胆地践踏法律之外,它还会堂而皇之地派官派律师,他很可能是党员。“他不对家属说任何事情,不对外界表达当事人在里面的任何情况,也不会对当事人讲外界对于当事人的支持,他会劝当事人认罪妥协,然后求取什么轻判,然后把这个政治案件包装成一个铁案——当事人认罪、不上诉,这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流程。”

外企姓“党”精血被吸食

除了律师业外,党组织也被要求建立在外企中。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齐玉10月19日表示,到2016年底,14.7万家国有企业,其中93.2%建立党组织;273万家非公企业当中,67.9%建立了党组织;还有外商投资企业10.6万家,其中70%建立了党组织。

今年8月,路透社曾报导说,中共企图在外企运营当中扮演越来越大的角色,在华的欧洲十几家公司主管聚集北京,都对此表示担心。

一名参加会议的高管告诉路透社,一些公司迫于“政治压力”,修改跟中共国营机构合营企业的章程,允许共产党对企业运营和投资决策拥有决定权。

《纽约时报》日前也报导,除了国企,中国大陆的私营企业甚至跨国公司被要求设置“党委”,透过这种体制,官方扩大了在大型私营企业中的的影响力。公司高层有时不得不参加雄安新区和“一带一路”这类效益难料的政策性项目。

旅美原大陆史学教授刘因全表示,在民营企业和外企,建立党支部是非常荒唐的。因为企业是为了生产、为了经营的,如果一个党用自己的意识形态,去强行领导、去管理、去影响这些企业,就会影响它们的生产、经营。

他说:“而共产党,我们知道,它本身是一个邪教组织,它是用这个马克思主义这样的邪教组织起来的团体。如果社会被这样强制地控制起来,这样就会造成这个社会的大倒退。”

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则表示,中共在外企建立党支部是为了控制公司决策权,控制其投资的方向。

横河表示,如果党组织的人进入董事会,公司里面就没有秘密可言,就连决策过程都是一清二楚。这样的话,就会跟当地政府和当地共产党组织的利益,甚至跟当地官员的个人利益联系上了,企业就不得不拿出一部分钱去投资当地官员的政绩工程。

他认为像“一带一路”这样的政策项目是没有资金的,政府投资肯定不够,国企可以接受命令,它也不在乎赚不赚钱,但是还不够;最活跃、最能赚钱的是私企,所以怎么把私企拉过去就是一个问题了。

“一旦私企的决策层里面有代表共产党的利益,这种政治性的投资可能就会增加,不得已增加。”他说,“当国家需要的时候,这家企业就有义务向那个地方投资。就可能引导一部分资金往那里去,这样就改变了私企的性质,也会降低私营企业的效率。”

另外,党组织由谁养呢?据路透社的报导,一合资公司被中方要求将党支部管理费用纳入公司预算。

横河说:“共产党是一个寄生的组织,它自己不产生生产力,所以共产党本身它是依附在中国整个机体上,各级组织都是依附在上面,所以是中国人民埋单。现在到了外企以后就吸外企的血,它沾到哪里就在哪里吸血,到了外企就不由中国人民养著;由外企养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陈汉、周慧心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