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谁是祸首?“中国舞蹈之母”的跌宕人生

戴爱莲和第一任丈夫画家叶浅予,以及叶浅予前妻生的女儿叶明明。(网络图片)

1916出生于西印度群岛的特立尼达一个华裔家庭中的戴爱莲,被誉为“中国舞蹈之母”,是中国著名的舞蹈艺术家和舞蹈教育家。她的石雕头像还陈列在英国皇家舞蹈学院的接待厅中。

戴爱莲从小就对音乐与舞蹈有着天然的感受力。14岁那年,父母送她去英国伦敦学习舞蹈,她很快迷上了芭蕾舞这门优雅的艺术,曾先后师从著名舞蹈家安东・道林、鲁道夫・拉班等,后来又跟随现代舞大师玛丽・魏格曼。在老师和学生眼中,她无疑是学校中既有天赋又十分勤奋的学生之一。

在英国期间,戴爱莲受身边相信共产主义的英国朋友的影响,开始相信马列主义。1939年,由于二战爆发和父亲的破产,戴爱莲只得一边学习舞蹈一边打工维持生计,或是在伦敦艺术家沙龙表演舞蹈,或到电影制片厂、剧场当临时演员,或是做模特。她的《波斯广场的卖花女》、《杨贵妃》、《伞舞》等作品,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创作的。

在打工做模特时,戴爱莲爱上了英国雕塑家威利ž苏考普,可惜威利业已订婚,她只能选择离开。就在此时,她受斯诺的《红星照耀中国》一书的欺骗,认为中共是中国的希望,所以选择了回国,并决定去延安。

1940年,戴爱莲来到了香港,结识了共产国际秘密党员宋庆龄,并受邀参加了演出为抗日筹款。在香港,24岁的她遇到了33岁的画家叶浅予,二人决定结婚,并水路兼程前往大陆。他们来到重庆后,通过宋庆龄又认识了周恩来。在周的劝阻下,戴爱莲没有去延安。在重庆住了5个月后,她因病回到了香港手术,其后途经少数民族地区再度返回重庆,并在重庆推出了一台“边疆舞蹈大会”,内有藏族舞蹈《春游》和《甘孜古舞》、彝族舞蹈《裸裸情歌》、苗族舞蹈《苗家月》、维吾尔族舞蹈《青春舞曲》和《马车夫之歌》等,演出受到了各界的好评。

中共建政后,戴爱莲先后担任了第一任国家舞蹈团团长,第一任全国舞协主席,第一任北京舞蹈学校校长,第一任中央芭蕾舞团团长等。期间,她创作了一些歌颂中共的舞蹈,但惟有她创作的《荷花舞》和《飞天》才奠定了她舞蹈大师的地位,并因此被誉为“中国舞蹈之母”。

可以说,女子双人舞《飞天》是戴爱莲的一部传世之作。它是中国当代第一部取材于敦煌壁画的舞蹈,戴爱莲成功地运用了戏曲中“长绸舞”的形式,并把它加工为独立的纯舞蹈艺术。舞蹈追求的不是敦煌壁画的描摹再现,而是以绸带飞扬瞬间的舞姿造型和流畅、滑翔、腾跃的步伐,表现翱翔天宇的一种意境——寄予人类的希冀与向往。

这期间,戴爱莲因爱上了另一位舞蹈演员,而选择了与叶浅予离婚。

然而,戴爱莲的出身背景让她在文革中吃尽了苦头。文革爆发后,她被戴上了“走资派”、“牛鬼蛇神”、“特务”的帽子,被反复地审查、批斗、抄家。当时江青还特意点过她的名字,说“为什么到现在没有动戴爱莲?她有没有历史问题?”被江青钦点的戴爱莲的日子自然并不好过,她被送到“五七”干校劳动,种地、种菜、养家禽、掏粪……。她的第二任丈夫为了自保,也选择了离开她。

精神极度压抑的戴爱莲两次想到了自杀,但乐观的性格让她撑到了文革结束。被“平反”后的戴爱莲重新开始了繁忙的讲学和交流活动。

可惜,这样一位终生热爱舞蹈,怀着满腔热忱回到中国的华侨,似乎从不曾反思中共带给自己的苦难、扼杀自己艺术生命以及给那么多人造成悲剧的根源何在,反而在即将离开人世之际选择了加入中共,并“很自豪”。这样的悲哀究竟谁是罪魁祸首?

不知曾认为“中共是中国的唯一希望”的戴爱莲活到今天,看到当今中国的乱象,又该做何感想呢?是否会有所醒悟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吴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