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台媒:习近平的权力软肋 威胁就体现在2018年

——终局时刻来临 习近平2022年的三个中国

习近平的权力软肋就在「银根子」,而其威胁就体现在2018年。枪杆子(解放军)、笔杆子(国内外统一战线宣传)、刀把子(政法公安情报)在体制上都属于中央集权的结构,因而利于通过各种人事、组织改造而集权,唯有金融「银根子」,本质上就属于捉摸不定的流动性通货,今天在这,明天就可在那,难以集权。

11月2日,台媒刊发评论文章认为,十九大之后“亡党亡国”的挑战不但没有缓解反而更加严峻,神秘的“终局时刻”于2022年到来时,中国可能出现的三种不同结局。一是法西斯的中国,二是家族垄断的中国,三是台湾经验。此前多有观点认为,不抛弃中共,习近平难以兴国,只有走民主化的道路,中国才有未来。

11月2日刊登于《上报》的题为“2022年的三个中国”的文章指出,十九大后习近平欲执政20年,已成世界共识。现在人们在争论习将中国带往何方?

文章指出,在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时,虽然表面上经济还在“发展”,但中共已经面临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胡锦涛和温家宝都先后在媒体上公开说出就要“亡党亡国”了。而进入2017年十九大,这个“亡党亡国”的挑战,其实是更加严厉了。“这是历史格局的问题,不是任何虚假数据、官方粉饰所能左右的”。

政论家陈破空,在其2016年4月出版的《倾斜的天安门》一书中指出,历经半个多世纪的铁血统治,红朝腐败深重,超越历朝历代。其灭顶之灾,已隐约可见。

上报文章作者提到一个“终局时刻”,并将2022年中共开二十大作为这个时刻的预定年份,除非这个会被延后或取消。文章指出,所谓“终局时刻”并不是游戏结束的时刻,而指的是历史格局的交叉路口,不论是主动还是被动,走上了其中的一条路。

而为什么把“终局时刻”钉在神秘年份2022年?作者认为,2017年的十九大,习近平仍然让人存有足够大的想象空间,这一切将在2018-2022年之间定格。一旦定格,中国究竟是走向地狱之路,还是天堂之路,还是彻底打掉重练,就不会再有悬念了。

文章分析了所谓2022“终局到来”时的三种中国走向。

第一种中国:法西斯的中国

文章称,十九大时的习近平,并不如外界(尤其是台湾)媒体所言,已经达到了个人权力的顶峰。军权(枪杆子),只能说是初步稳定,政权(笔杆子、刀把子)或许达到了七八成,而经济权(宏观调控)大约只掌握了五成,至于金融权力(银根子),大多散落在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家族手中,这些家族从大的来说约在百家,从小的来说约在五百家,习能够直接控制的有个两三成就算不错了。

文章指出,习近平的权力软肋就在「银根子」,而其威胁就体现在2018年。枪杆子(解放军)、笔杆子(国内外统一战线宣传)、刀把子(政法公安情报)在体制上都属于中央集权的结构,因而利于通过各种人事、组织改造而集权,唯有金融「银根子」,本质上就属于捉摸不定的流动性通货,今天在这,明天就可在那,难以集权。

文章认为,当下,耍弄这套扭曲系统的游戏规则的人群,并不在习班子内。反而,由于过去五年名为打腐实为整肃的「反腐运动」,已经令这群耍弄金融的人进入更为隐晦的状态。

文章表示,习近平不可能不处理这群为数庞大、散落全国的金融大小玩家油子,否则他没有胜算。

文章强调,由于金融的散落性、流动性、隐晦性,收拾对手的最有效方法就是祭出法西斯的手段-以民族主义为由、以富国强兵为指标,强力对每一家银行、每一家企业、每一个个人,严厉进行对金流的控制;而这时候,笔杆子和刀把子就是关键中的关键工具了。

文章称,过去是枪杆子出政权,而今日的中国已经迈入了「银根子垮政权」的阶段。

文章分析,在最糟的情况下,假设习近平无法在两三年内迅速的将扭曲的中国金融扳正,而必须持续的使用法西斯手段,那么到了2022年,在执意执政20年的境况下,法西斯方向就极为可能成为中国的「新常态」,例如武力强制性的重新分配:有钱的吐出钱来,进行类50年代的「公私合营2.0」,全社会重新洗牌。

第二种中国:家族垄断的中国

当前中国的金融甚至资产,极大比例的掌握在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家族手中,这些家族从大的来说约在百家,从小的来说约在五百家。

文章称,1991年,在89天安门几乎亡党的事件之后,邓小平以两条「邓氏约法」稳住了中共政权。第一条,「党让你发财,和你交换政治权利和思想自由」。第二条,一党专政从毛式集权改为横向「常委分权」以及纵向的「中央/地方分权」。然而在「以权为本」的中国,这样做的代价就是分仓式的腐败。近年来的事实证明,邓氏约法已经走到了尽头。

习近平过去五年的作为,似乎在向人民提出新的「习式约法」:你给我集权,我还你一个不腐败的美好未来;然而,许多人内心深处担心这会走回毛式集权,尤其是已经通过耍弄银根子而至富贵的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家族和其团伙。

文章预测,在2018-2022的博弈中,并不排除家族们团结起来和习近平叫板谈判,以至于出现一种妥协后的结果:家族之间停止斗争,不分背景身份,全力拥护共产党保持一党专政,但是反对党内一人专政。

最终形成新的格局:共产党走向一个比较内部民主开放的平台,一件诸多家族共同享有的外衣,中国由党国一家逐步迈入国家家族化,以门阀仕绅集团瓜分地盘资源,家族与家族间达到一种竞争博弈下的平衡。

第三种中国:半套蒋经国或「台湾经验」

文章表示,有人期望习近平走台湾的「蒋经国模式」,但文章作者认为,在现在到2022的短短五年之间,习近平即使有心,中国的环境也远远未达当年蒋经国在台湾所拥有的环境条件。

文章更倾向于另外一条出路,那就是直接了当的跳过蒋氏和民国,而开大门的迎入「台湾经验」;换句话说,就是直接的诉诸「台湾人民」的演化经验。

文章强调,「以台湾为正负参考座标」不必说出口,参考着去做就行了。

不过,台媒这篇文章,就中国的变局分析,忽略了中共固有体制和意识形态的影响。有观点认为,不管选择何种道路,中共的体制是一个邪恶体制,不摆脱共产党,习近平难以兴国。

罗宇:中共人心丧尽;老百姓不会给习近平太多时间

中共大将罗瑞卿之子罗宇,2016年在《与习近平老弟商榷》系列文章多次向习喊话,劝谏习近平主动走上自由民主之路。

罗宇表示,中共为什么总是和国际社会格格不入?他认为,有了民主思维,国内、国际各种矛盾都会逐步有序的迎刃而解。没有民主思维,只会越弄越糟。

他进一步表示,有人说民主会带来混乱,这个说法其实毫无根据。在现实中,经历过民主转型和正在民主转型的发展中国家,都没有乱过。前苏联和东欧的民主转型,虽然经历了短暂的辛苦,但并没乱,最终获得了一大进步。

文章一针见血指出,共产党在得了天下之后,就逐步丧失了人心,〝到今天,已人心丧尽。〞对习近平来说,〝老百姓不会给你太多时间。〞

罗宇表示,习近平唯一能留给历史的就是开创大陆中国民主新时代,只有这样做,在历史上才立得住。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